第 38 章 心动(1 / 2)

心动研究计划 苏钱钱 12472 字 3个月前

江敛这声“恭喜”,或许祝艋没有听出什么,但祝嘉会和梁粤都明显听出了其中的冷嘲热讽。

梁粤皱了皱眉,敏锐察觉到江敛声线的熟悉,再结合祝嘉会刚刚反常的神色,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原来世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

祝艋还在一旁做江敛的介绍,“这是国内世呈集团的江总,小粤,你经常在国内,应该听说过世呈,很有实力的集团。”

世呈在国内的影响力无人不知。

梁粤倒是没想过,祝嘉会的那个男朋友来头这么大。

这让他莫名有了些紧迫感,故意把祝嘉会的手牵得更紧了些,轻笑说,“嗨,江总。”

祝嘉会这时终于回过神,想抽离梁粤的手,却被他紧紧握住。

江敛看着他们牵在一起,只目光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不再看,回应梁粤,“你好。”

他语气平静地好像不认识面前的人。

祝艋又催促祝嘉会,“嘉会,跟江总打个招呼。”

毕竟前些天祝艋说,要在客人面前给他挣点儿面子。

可祝嘉会怎么会想到要来的客人是江敛。

她紧张极了,趁机抽开自己的手,却发现手心满是汗。

祝嘉会努力压下狂跳的心脏,朝江敛伸出手,嗓子干得发不出声音,“你好……江总。”

周围的喧闹好像都消失了般。

江敛静静看着她,好半晌,才若无其事地回握住过来,“你好。”

他语调平得像在对一个陌生人说话。

彼此的手握到一起,肌肤短暂的触碰,却像一把炙热的火轰地在空气中燃烧开。

一些画面急促地在脑中闪现,他们拥抱,他们接吻,他们缠绵。

他们曾无比亲密地十指紧扣。

祝嘉会像被烫到了般,快速收回来。

这些细微的表情落在祝艋眼里,他还以为是侄女害羞,对江敛笑道,“江总,我们这边聊,我给你引荐我们集团的高级工程师。”

江敛非常平静:“好。”

两个男人离开,又去了另一个人群中心。

祝嘉会站在原地,心情许久都没能平复,她垂眸看着刚刚和江敛握在一起的手,仍觉得像在做梦。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大伯之前去沪城见的合作客户,竟然是江敛?

这是真实的吗?

祝嘉会忍不住又抬头朝江敛站的方向看过去,然而男人真实地站在那,他个子比一众人都要高,宽肩窄腰,穿着挺括正装的身材尤其成熟矜贵。

他手里捧着一杯酒,侧颜的轮廓可以窥见他一如往常的清冷疏离。

祝嘉会垂下眸,心跳快,脸也在发烧。

“是他对吗。”耳边忽然落下梁粤的声音。

祝嘉会怔住,低头喝酒掩饰,“什么。”

“当时来首尔找你的

那个男人。”梁粤直接挑明。

祝嘉会抿了抿唇,转身想离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肖娴这时又走了过来,面带笑容地问:“原来你们两个在这。”

肖娴跟梁粤打招呼,“小粤,好久不见了,听说你现在在国内很有人气呀。”

梁粤回了她几句,肖娴又问起两人参加恋综的事,祝嘉会只好先留下来,偶尔搭几句话。

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偷看不远处的江敛。

那人神情恣意,好像真的不认识自己一样,从头到尾都那么泰然。

祝嘉会心想,江敛这样也正常。

他经历那样的童年,早就做到不依附任何人的情感生活,自己走的那一天他能无事发生地去公司上班也能说明——

她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好不容易肖娴和梁粤聊完离开,祝嘉会也找借口说:“我去下卫生间。”

梁粤:“要不要我陪你。”

祝嘉会连忙摇头,“我补妆,可能要一会。”

梁粤便没有跟着,目送她离开。

而内场另一侧——

江敛的情绪全靠他多年以来强大的内驱在克制,周围衣香鬓影,酒色浮动,他不动声色的沉稳之下,是握着杯子的手在收紧,是杯面轻轻泛起涟漪。

他手里的酒没停过,却还是无比清醒。

清醒地看到祝嘉会和梁粤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低头细语,宛如一对璧人。

而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打开那个信封,要不要去找她。

现实好像明晃晃地扇了江敛一巴掌。

江敛用尽最后一点耐心应酬了祝艋后,放下酒杯,“祝总,我刚下飞机有些累,有什么可以跟我的秘书谈。”

祝艋怔了下,表示理解,“好的好的,明天还要去工厂参观,你早点休息。”

他递上早就准备好的房卡,“房间就在顶楼,需要我让人送你上去吗。”

江敛拒绝,“不用。”

江敛转身离开晚宴厅,穿过一段安静的长廊,他走到电梯面前,按键后,等着电梯从30多层下来。

也几乎是同时,隔壁的休息室门打开,祝嘉会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在休息室待了一会,调整好情绪才打算返回现场。

谁知出门就撞见了江敛。

所有人都集中在内厅里,这里四下无人,只有他们。

四目对视,祝嘉会觉得血液好像停止流动了。

微微的穿堂风带着男人眼里的压迫感迎面吹来。

祝嘉会捏紧手里的手包,微顿,很慢两步走到江敛面前,停下——

“……江总。”

他的眼神太冷太陌生了。

陌生到让祝嘉会不敢,也不好意思再去叫他的名字。

这声江总,江敛没有任何反应。

让人窒息的冷场。

祝嘉会不知道要怎么办好,嗫喏了下唇,只好也不再说话,低着头打算离开。

可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

电梯门开了。

江敛甚至都没有回头,直接拉住祝嘉会的手,把人强势拽进了电梯。

祝嘉会吓了一跳,措手不及踉跄两步站稳时,电梯门已经关上。

她不知道江敛要做什么,可在她想开口问的时候,却发现江敛刚刚还平静的眼底,现下却变得深不见底,阴沉汹涌。

莫名叫人心底发凉。

祝嘉会下意识地往后躲,身体贴着电梯墙,“你要干什么……”

可江敛不答她,也不看她。

直到电梯门开,江敛一言不发地把她拉出了电梯外。

他拽着她的手腕,刷卡开了房门。

“啪”一声,门在昏暗中被关上。

祝嘉会也被抵在了墙上。

她的手包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里面的口红手机散落一地。

江敛没有开灯,祝嘉会心脏剧烈跳动着,能感受到他压过来的,强烈的沉冷气息。

“江敛……”祝嘉会有点害怕,“你要干什么。”

“江敛?”

江敛轻声冷笑,“难道刚刚祝小姐不是在叫我江总?”

江敛其实已经尽力让自己视若不见,更尽力让自己忍下这火辣辣的巴掌,可当两人单独相遇,祝嘉会一声江总,让他整晚的伪装彻底撕裂。

他知道控制不住自己了。

“睡了就跑,再若无其事地跟别人相亲。”江敛的声音冷透了,“祝嘉会,你觉得我是可以让你随意玩弄的人么。”

祝嘉会不自觉地往房里退。

“……对不起。”

江敛却步步紧逼:“他是你未婚夫,那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