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1 / 2)

穿成炮灰皇子后 珑韵 6563 字 8个月前

萧谨行接着说道:“突勒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此次突勒八部受阿依木的唆使,前来攻打西州,却大败而归,回去后定不会善罢甘休。

阿依木在一干兄弟中,向来嚣张跋扈,此次失利,他的那些兄弟也必定要落井下石。”

云舒点头,“万俟部也早有不臣之心,阿依木此番战败,万俟部只要不傻,定然要趁虚而入,煽动其他人对突勒可汗和王室不满。”

余达一击掌道:“这么说来,突勒岂不是要内乱?”

云舒:“乱是要乱一些的,至于乱成什么样,就看突勒可汗能不能压制住他下面的那几l十个部族了。”

不管如何,西州暂时是安全了。

知道突勒暂时不会再攻打西州,余达也是松了口气。

想到才被萧谨行占领的乌思三城,余达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那乌思那边呢?”

萧谨行此番留在轮台和乌善的西州军并不多,鲁东倒是人数多一些,但萧谨行准备离开时,还得带走五六千人,那留在鲁东守城的西州军也就只剩下三千人。

余达很怕乌思那边听说被夺了三城后,想要派兵过来重新夺回这三城。

萧谨行看了一眼云舒,道:“拜殿下所赐,乌思现在正在内乱,伊尔王子和伊赛公主正打得不可开交,还有个相国在一边煽风点火、浑水摸鱼,乌思现下应该是没空管我们。”

余达这才知道乌思的内乱,还有云舒的一份功劳。

他不禁暗道:怎么殿下走到哪,哪里就内乱啊?

好在咱们西州没事!

-

鲁东城被攻破后,乌思百姓全都吓得大门紧闭,小心翼翼躲在屋里,生怕西州军大肆屠戮、趁火打劫。

直到夜深人静,鲁东百姓们还都不敢睡,缩在屋里听着外面整齐划一的巡逻脚步声,胆战心惊地小声议论着。

“夫君,你说他们会不会突然冲进来……”

“爹,我害怕。”

“别怕,若是他们冲进来要钱财,我们就给。若是他们要对珍儿不利,我舍了这条老命,也要与他们拼了!”

“……”

鲁东百姓一夜未睡,一心提防着西州军,但直到天色大亮,西州军也没有冲进他们家中,显得他们一整晚的担惊受怕有些多余。

萧谨行治军严明,一早就下达了军令,不允许西州军在入城后惊扰鲁东城百姓,掠夺其财产。所以西州军只是抓走了鲁东原有的守兵,更换了城防人手,没有一人违抗军令,打扰到鲁东百姓。

一日一夜过后,鲁东彻底换了主人。

留了守城人员后,萧谨行与云舒一道押着俘虏的鲁东将士以及阿依木丢下的残部,返回了西州。

前一天萧谨行一直忙着,也没空跟云舒说上几l句话。这会儿启程回西州,路上也没什么事要忙,于是骑马上前准备与云舒聊两句。

没想到他刚到云舒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一

道身影就从后方挤了过来。

庞农挤到云舒和萧谨行的中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脑后那灼人的目光,满眼期待地看着云舒,问道:

“殿下,您那个热气球呢?快拿出来,咱们一起坐热气球飞回去。”

庞农昨日自然也见到了云舒乘着热气球,从半空往下扔炸弹的情景,那一刻他是真的羡慕得要死,恨不得把曹诚拽下来,自己上去。

更何况他今日去问曹诚关于热气球的事,曹诚又在他面前夸了一番,说热气球上的视野是多么得好,空中的风是多么得大。直说得他想立即飞到天上去。

这不一得了空,他就挤到了云舒身边,想要坐上热气球兜兜风。

“兜风”这个词,也是庞农听曹诚说的,而曹诚则是听云舒说的,庞农深深地觉得“兜风”这个词简直太形象了。

天上风那般大,热气球升天不就是兜风嘛,还是兜大风。

云舒看了看天,道:“你真的要坐热气球?”

庞农赶紧点头,“对对对。”

云舒笑道:“那你怕是一辈子都回不到西州了。”

庞农傻眼,“为什么?”

萧谨行没好气地说道:“这几l日一直是东风,热气球只能顺着风往西飞,你现在要坐,岂不是顺着风被吹到乌思都城去?”

庞农只知道热气球能在天上飞,并不知道他到底怎么飞的,听了萧谨行的解释,才知道是自己傻了。

但庞农也不是真的傻,见此次飞不成,他立即先下手为强,“那下次!殿下下次要是再飞,一定要带上老庞我!”

他也知道军中对热气球好奇的人不少,余达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减少竞争对手,庞农毫不客气地说道:“殿下,我现在就排队报名,我排在第一个!”

余达一直跟在几l人身后,听到庞农的话,忍不住说道:“将军还没坐过热气球呢,要坐也是将军先坐,你这个排名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