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2 / 2)

穿成炮灰皇子后 珑韵 13673 字 8个月前

陶片碎裂,掉了一地,露出里面的泥土。

虽然缸已经碎了,但是里面的泥土还是缸的形状,能看到裸露出来的密密麻麻的根茎,甚至还能看到几只露出表皮的土豆。

云舒没要任何人帮忙,拿出一只铲子,小心翼翼地铲着土。其他人也顾不上忙别的了,就连普通士兵们,也围了过来,想要看看殿下到底在弄什么。

云舒虽然小心,但是动作却并不慢。不一会儿,泥土就散了一地。

同时,土豆也堆了一地!

看着大大小小的土豆,所有人都惊呆了,庞农结结巴巴道:“这真的是那只毒土豆种出来的吗?”

虽然庞农觉得不可思议,但不是那只毒土豆,又能是什么呢?毕竟它们跟那只土豆可是长得一模一样啊!

云舒将这些土豆按照大小分成了两堆,就算是只有铜板大的小土豆丸,他也没有浪费,全都收集了起来。

吕长史早早就准备好了纸笔,这会儿奋笔疾书,在纸上将土豆的个数和重量一一记录在册。

他一边记一遍说道:“土豆种一斤二两,共种得一百七十八只土豆,合计一百一十二斤。”

他一说完,周围的人全都沉默了。

一只一斤多的毒土豆,居然种出来了这么多的土豆!直接翻了一百倍!而且还只占用了一只缸的大小。

若是推广开了,一亩地的产量,是真的能够达到上千斤!

云舒拍了拍满是灰尘的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笑着道:“终于能吃了!今晚我们就吃土豆炖羊肉!”

他虽然心心念念土豆炖牛肉,但牛短时间怕是不能吃上了。

牛在这个时代,既可以用来耕地,又可以用来拉车,而因为气候的关系,西州这边的牛相比于羊来说,少得太多。

数量又少,又能干活,自然不能随便乱吃。

所以云舒只能退而求其次,凑合着先吃羊肉。

同时,他还打算炒个醋溜土豆丝。

但没想到他这个提议,立

() 即遭到了大家的反对。

吕长史震惊: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粮种啊!怎么能用来吃呢?

他苦口婆心劝道:“殿下,咱们只有这么一点土豆种,若是吃了,可要怎么种啊?多吃一只,秋天就要少收几十斤的土豆。您这吃的不是一只土豆,您吃的是几十斤上百斤土豆呀!”

吕长史已经算好了,这里只有一百斤的土豆种,若是春季种下去,到了秋季就能收到千斤的种,再种一季,就能得到上万斤。

“殿下,只要两季!两季过后,您想怎么吃,我都不会阻拦。”

不止是吕长史劝说,就连一直念叨着要尝一尝的庞农也放弃了,他咽了咽口水,改了口:“那就……再等等吧?”

云舒傻眼了,他没想到吃个土豆居然这么难。

“吕长史,您要这么算,我们今日吃一只羊,那也不是吃一只羊,而是吃成百上千只羊。毕竟大羊生小羊,小羊长大再生小羊,无穷无尽……”

吕长史没料到云舒居然拿这个来堵他,只能喊道:“殿下!”

云舒自知多做几道菜,肯定是不行了,于是挥了挥手,后退一步道:“也不是都拿来做菜,但至少得做个一两道,让大家先尝一尝吧。不然大家怎么知道土豆到底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呢?”

吕长史有些迟疑:“这……”

萧谨行径直从地上挑了两只中等大小的土豆,颠了颠道:

“不如就取这两只做道菜,也让大家知道打算种的粮食,到底是什么滋味。回头让百姓们种的时候,才能更好地说服他们。吕长史你说呢?”

吕长史闻言,抬眸看了一眼云舒和萧谨行,最终点头同意。

只是在萧谨行拿走两只土豆之后,吕长史赶紧令人将剩下的土豆全部装袋,他要亲自看管,接下来一个都不能少。

云舒无奈,吕长史此举不就是怕他偷吃嘛。

他就只是怀念土豆的味道,想尝一尝解解馋而已,倒也不必这么防着他吧?

算了,两只就两只,总比没有的强。

云舒也不需要军中的伙夫帮忙,亲自架了锅开始烧水焯羊肉。焯完水的羊肉用温水清洗干净,随后重新取锅加开水,放入清洗干净的羊肉,加入生姜后,开始炖煮。

云舒炖羊肉的时间很是漫长。其他人就没有他这么讲究,将羊肉洗洗干净,切成块就与其他菜一起炖煮。

而萧谨行则是架了个架子,开始亲自烤全羊。羊身上早就已经抹好了精盐腌制入味,随着一圈圈转动,烤肉的香味很快就出来了。

用刀将烤好的羊肉一片片剔下来,第一份就递给了云舒。

云舒是西州王爷,第一份烤肉给他,别人也觉得理所当然。云舒毫不客气地接过了羊肉,吃了一口后,冲着萧谨行竖了大拇指。

不得不说,确实比盛光烤的肉好吃。

这边吃着肉喝着酒,很快炖羊肉的味道就出来了,将士们的羊肉熟了就捞出来吃了,只有云舒一直耐心地等着

等到烤肉都吃了几轮,酒都要喝了个水饱,云舒终于将切好的土豆放到了锅里一起炖煮。

到了这会儿,大家已经对烤肉没了兴趣,余达、庞农和曹诚的眼睛全都盯在云舒的那只锅上。

就在土豆快炖烂的时候,云舒终于将锅里的土豆炖羊肉给用大盆盛了出来。

难得的肉多菜少,但更难得的是大家对肉不感兴趣,全都盯着那些黄色的土豆块。

考虑到萧谨行将第一碗烤肉给了自己,云舒也是相当给面子,将第一碗土豆炖羊肉,盛给了萧谨行。

萧谨行在接过碗的时候,还有些惊讶。

好在其他人,包括云舒都没有发现。

云舒给萧谨行舀完菜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随后招呼大家赶紧吃。

倒不是他不懂礼让,而是这不是现代,他一个王爷不先吃,下面的那些人哪敢动筷子。

其他人见殿下和将军都吃上了,也不再客气,一人一筷子就将土豆捞完了。

吕长史小小地尝了一口,品鉴道:“软糯细腻,口感上佳,倒是老人孩子都可以吃。”

余达一口吃掉,含糊不清道:“酥软绵糯,入口即化。”

曹诚:“唔,完全吸收了羊肉的鲜味。”

庞农:“好!”

其他人看着他,等他说说好在哪里,庞农再夹一块,含糊不清补充道:“好吃!”

见大家都吃得开心,云舒笑着吃着自己那份,顺便问一问旁边的萧谨行,“口味如何?”

萧谨行点头,“很好。”

云舒也没在意他的惜字如金,说道:“这次还是太少了,下次有多的,我多做几道。这次是炖的,下次煎炸蒸炒全都来一遍。”

萧谨行疑惑道:“煎炸蒸炒?”

云舒一边吃,一边畅享道:“我们可以做煎的土豆饼,蒸的土豆泥,炸的土豆条,炒的土豆丝,还能搭配各种肉类,做成土豆回锅肉,土豆烧鸡,土豆……”

萧谨行没想到一个土豆还能有这么吃法。

庞农倒是耳朵尖,老远就听到云舒说的那些吃食,闻言立即叫道:“殿下,您下次再做,若是吃不完,一定要留点给老庞我。”

他倒不好意思让夏王殿下给他做吃的,只能想着殿下做那么多好吃的,一定会吃不完,这样不就可以赏赐给别人了嘛,他可以趁机蹭蹭饭。

云舒笑着答应,“一定有你的份。”

萧谨行默不作声吃着,隔了好一会儿,说了另一件事,“此番大胜,明日我须得写一份战报,送回京都。”

云舒筷子一顿,才想起来还有战报这回事。

也是,这对于大雍来说,可是大捷。在西州呆了一阵,他差点把京都那个老父亲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想了想道:“炸药的事,可以不提吗?”

萧谨行原先还打算在战报里将云舒大夸特夸一番,将此番功绩大半都归到云舒头上。而炸弹这样的武器,完全就能让云舒在众多皇子当中脱颖而出。

“若是不写,你的功劳……”

云舒毫不在意道:“就写是西州军大胜,跟我没关系,亲卫队的事也不要提。”

萧谨行皱眉,若是云舒的事一点都不提,那此番打败突勒联军,就成了他一个人的功劳。

可是他并不想抢云舒的功劳。

他想不通,云舒作为皇子,这么大的功绩,难道不应该写到战报里,让承安帝知道他有多优秀吗?

别的皇子恨不得多捞点战功在身上,甚至有人特地到军营里去镀金。呆在后方,什么都不干,但只要打了胜仗,将军们也要将皇子的份记上。

到了云舒这里,居然将战功全部推出去。

“为何?”

云舒继续扒着肉吃,闻言说道:“树大招风,我对那个位子又没兴趣,干嘛要上杆子展现自己,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好好活着,当个快乐王爷不好吗?”

萧谨行:“……”

“真的?”

云舒瞥他一眼,“什么真不真的?这皇位谁爱要谁要,我才不蹚浑水呢。”!

珑韵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