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1 / 2)

六零寡妇再嫁 红芹酥酒 14695 字 2个月前

第二十一章

江明川第二天就带了一大堆报纸回来,金秀珠让两个孩子帮她把报社的地址抄下来,自己则将画好的画折好放进信封里,每个信封里两张画,一张是铅笔画的,一张是毛笔画的。

每幅画都不一样,怕那些报社的人之间认识,到时候发现了。

付燕燕拿着报纸翻找,找到地址后给贺岩,贺岩再抄到纸上去。

最后收集了十一个报社,加上方敏给金秀珠推荐的,一共十二个,金秀珠把自己画的好的画放进大报社的信封里,密封好后贴上邮票。

次日一早,金秀珠就带着女儿去了部队大门口,那里有邮箱,平时邮局的人会来送信,也顺便帮要寄的信带走,只要跟门口值班的小同志说一声就行了。

金秀珠把十二封信和钱放在大门口旁边的值班室桌子上,跟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顺便去部队供销社买了菜。

付燕燕跟在身后,忍不住问:“昨天钱婶婶说的话我听见了。”

说金秀珠的工作是刘红月举报的。

在她印象中,上辈子并没有这些事,应该是上辈子的“金秀珠”没有什么地方让那个刘红月嫉妒的。

虽然她也很奇怪,这个世界上的金秀珠为什么会那么多的东西?会做很多好吃的,会刺绣,会画画会写字……

付燕燕不愿意去深想,现在在她心里,这个世界上和那个世界是隔开的,“金秀珠”也是两个人。

或许,这个金秀珠在小时候偷偷跟村里有本事的老人学的,毕竟她这么勤奋努力。

金秀珠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孩子又想的比较多,怕孩子心里存了气,便解释道:“放心,妈妈心里有数。”

付燕燕看着她不说话。

金秀珠以为她小瞧了自己,没好气道:“你妈我也不是多好的气性,哪能任由她欺负?但也不能就这么冲动找上门与她争吵?能有什么用,人家又不是没长嘴,可能还把自己气坏了,平白惹足笑话,做事不要急,机会留给有耐心的人。”

换做以前,金秀珠肯定跑到刘红月家门口哭得泪雨婆娑,求她放过自己,博很多人同情。但现在她不是侯府中的妾室了,她是江明川的正妻,一举一动也关乎着江明川和全家的脸面。

让人知道了肯定会说闲话,或许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怕了对方。这种得不偿失的事她才不干。

付燕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太清楚她口中的机会是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金秀珠就安安心心在家画画,发现新的报社地址就赶紧记下来,然后锲而不舍的寄画。

贺岩上学去了,家里安静了不少,不过很快他就回来说,自己交到新朋友了。

他的新朋友姓魏,“他爸爸妈妈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他奶奶就把他接到这边来生活,他在老家那边读过一年级了,来这边后直接读二年级,现在跟我是同桌。就是他不怎么爱说话,老是看书,比

妈妈妹妹还爱看书。”

金秀珠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夸赞道:“小岩真能干,这么快就有新朋友了。”

贺岩还在高兴地说:“他长得特别好看,皮肤特别白,嘴里说的有些东西我都不知道。”

然后转头就问江明川,“爸爸,什么是火箭啊?还有太空站,我们国家有吗?”

江明川回他,“火箭有,但太空站我们国家暂时还没有,不过以后肯定有,那个东西是建立在太空中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贺岩哦了一声,然后撅了噘嘴,“还真有这种东西呀,我以为他是骗我的,他骂我笨,我就说我是全家最笨的,有本事跟我妹妹去说。”

“……”

付燕燕面无表情看向他,这关她什么屁事?

金秀珠听了好笑,“有空把他带到家里来玩,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贺岩高兴道:“好。”

这是第一个他自己主动交到的好朋友。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金秀珠的鼓励,贺岩周末就把新朋友带回家了。

贺岩提前一天打过招呼,金秀珠特意让江明川一早就出门买菜,她则去厨房做了一些滴酥鲍螺和冰酥烙。

人来后,小男孩很有礼貌的喊人,“叔叔好,婶婶好,妹妹好。”

手里还拎着一兜子梨。

金秀珠将手中装着糕点的碟子放下,“你好小同志,快进来坐,怎么还带了水果,也太客气了。”

然后对旁边换鞋的贺岩道:“快带你朋友去洗手,吃糕点了。”

贺岩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后很骄傲的跟自己的朋友说:“我妈妈做的糕点可好吃了,你快来尝尝。”

江明川怕自己在家让孩子朋友不自在,早上吃完饭就特意出去了,说跟人约好钓鱼,晚上回来给他们做鱼吃。

金秀珠又去厨房将冰酥烙拿出来,一共三碗。昨天晚上跟张大厨说了一声,让他帮忙找人带点牛奶和冰,今早一并去拿的。

金秀珠又去拿出麦乳精,要给三个孩子冲这个喝。

魏宁青看金秀珠这么客气,很乖巧道:“婶婶,不用泡了,吃不完了。”

“没事,喝不完婶婶喝。”

金秀珠拿着麦乳精罐子去了厨房,留三个孩子在客厅里,贺岩傻乎乎低着头吃冰酥烙,魏宁青看了看周围,最后视线落在旁边小豆丁的付燕燕身上。

然后问贺岩,“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妹妹?”

贺岩听到这话有些心虚,不过还是挺胸抬头道:“你别看她小,她可聪明了。”

昨天他邀请魏宁青来家里玩,魏宁青没同意,他就说是不是怕被我妹妹比下去了?

然后魏宁青就答应来了。

付燕燕懒得理会贺岩,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两人,能信贺岩的话,想来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金秀珠给他们泡好麦乳精后,就让他们自己玩,自己去厨房准备午饭。

贺岩带着新朋

友去自己的房间,还跑去厨房问金秀珠,能不能把她的画给魏宁青看,金秀珠同意了,贺岩才去大房间里拿了金秀珠的几张画出来显摆,“这些都是我妈妈画的,我妈妈会的东西可多了,她还会写诗,我们隔壁的方婶婶都夸她写得好呢。”

“我跟你讲,我妈妈没念过书,都是上扫盲班学会的,她要是念过书,肯定也是大学生。呐,这是我妈妈绣的花,是不是很好看?”

付燕燕坐在桌子边慢慢舀着麦乳精吃,冰酥酪是寒凉的,金秀珠不让她多吃。

她安静听着贺岩那张大嘴巴将家里事全都往外说,不过好在他也不算太笨,没讲金秀珠把画稿寄给报社的事。

魏宁青本来不苟言笑的小脸上,慢慢严肃起来,他拿着画纸认真看,又看向贺岩手中的绣花,小眉头皱得紧紧的,然后说了一句,“你妈妈很厉害。”

贺岩得意坏了,“那当然了。”

中午金秀珠做了一桌子好菜,红烧猪蹄、糖醋排骨、炒青菜、炒粉丝和豆腐汤。

几个孩子都吃得饱饱的,吃完饭又玩了一会儿,魏宁青就要回家睡午觉了,金秀珠让贺岩送他下楼。

人走后,付燕燕跟金秀珠打小报告,“贺岩把家里事都跟人家说了。”

金秀珠听了笑,她也听到了贺岩的大嘴巴,“没事,那孩子一看家里条件就很好,作风也正派,不会有坏心眼的。”

付燕燕皱了皱眉,她总觉得那人有些眼熟。

然后后知后觉想起来,这不是上辈子在医院里,搂着棠盈的那个男人吗?

虽然现在看着还小,但相似的眉眼她绝不会认错。

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觉得真有意思,这辈子这两人竟然成了朋友。

贺岩回来时,脸上都挂着笑,金秀珠在厨房收拾,付燕燕忍不住道:“你怎么跟他成为好朋友的?”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感觉你们俩也没多好。

贺岩自豪道:“别人跟他说话,他都不理人家,就我跟他说话,他才回应。”

付燕燕意外看了他一眼,“那你说了什么?”

“我说,你比我小两岁,你喊我哥哥吧?这样你就多了一个妹妹了,是不是很开心?”

“……”

贺岩还在说:“他让我不要再说话了,很吵。但也跟我说话了是不是?”

“……”

付燕燕面无表情听着,最后留给他一个背影转身走了。

原来傻/逼是自己,竟然还期待他会说什么厉害的话。

贺岩还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今天爸爸妈妈这么热情招待他的朋友,让他觉得爸爸妈妈很爱自己,感觉超级幸福。

——

魏宁青拿着一包糕点回了家。

他不住在家属楼这边,而是走向大门口另一边的老房子,这边以前是食堂和家属楼,后来拆了,食堂和家属楼都搬走了,只剩下几个独栋小院。

魏宁青走向中间一户,

推开院子门,就看到奶奶在打理院中的花草,看到他回来,抬起头,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回来了?玩得开心吗?”

魏宁青点点头,“很开心,婶婶还让我带了一些她做的糕点回来。”

不过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陈女士无奈的笑笑,放下手中的铲子,然后转身去旁边用桶里的清水洗了洗手,“中午吃了什么?小岩的家人怎么样?”

“吃了猪蹄、排骨、粉丝、青菜和豆腐,婶婶还做了冰酥酪,以及泡了麦乳精,贺岩还给我看他妈妈画的画……”

魏宁青将自己在贺岩家的经历全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