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戏迷(1 / 2)

秦老板风华绝代 菌行 11303 字 13天前

自那日顶风冒雪拜了观音后,秦追就发了高烧,躺在床上病了好几天,郎善贤闻讯上门给他看病。

在他开方时,秦追还爬起来瞅了一眼:“我咽喉也疼,给我加桔梗、僵蚕,陈皮多来点,我还咳痰呢。”

郎善贤没好气:“行,听你的,谁开方开得过你啊?祖宗,怎么大过年的病成这样?”

秦追中气不足地辩解着:“我体质一直挺好的,一年到头难得病一回,你别看我现在一副衰样,好了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郎善贤看着大侄子烧得发红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亲自提药去煎。

大哥就这么一个崽,真出点差错,郎善贤死了都不敢下地府,怕没法和大哥交代。

其实那天去静安寺吹风后,风寒发热的仅有秦追一人,因为他们回家的时候,芍姐就煮了姜汤给他们喝,秦追喝得胃部都生出灼烧感来,觉得稳了,这下绝不会病了。

等到半夜烧醒,秦追才说坏了,情绪低沉抑郁是会影响免疫系统战斗力的,在喝完姜汤后,他应该找个地方听听相声才更保险。

病了就治,秦追努力喝药吃饭,裹紧小棉被,第五天终于能下地蹦跶了。

他双手叉腰,十分自得:“我这人瘦归瘦,体格还是很好的嘛。”

在没有消炎药的时代,他这个恢复效率已经很不错啦。

知惠路过,不解:“欧巴,我以前生病的时候,都是烧两天就好了哦。”

和她一比,恢复时间是她两倍长的寅寅欧巴难道不是很弱吗?

知惠捏了捏自己胖胖的胳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练拳去了。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子,知惠要长胖实在太容易了。

德姬现在每天让她吃四餐,早中晚三餐,还有早上十点一顿加餐,主要是喂些奶制品。

而秦追习惯在午睡起来时吃点水果和喝茶,知惠又跟着来一顿,这就是她的第五餐,而且家中零食盒子总是被塞得满满的,吃完晚饭还可以去摸点小零嘴,比如果干、糕饼什么的塞嘴里。

没人觉得知惠要少吃,在时下人的心中,知惠可是个孩子啊,不让孩子吃东西,那还有天理吗?

尽管吃!放肆吃!现在胖了不要紧,再过几岁抽条了就瘦了。

芍姐就经常说:“今儿吃炖蹄膀,知惠,别只吃五个蹄膀啊,再来一个!”

知惠:“嗯嗯!”

侯盛元也说:“今天做红烧肉,叔叔不能多吃,知惠啊,你要帮忙一起吃知道吗?”

知惠:“好哒!”

卫盛炎有时也提着菜上门:“我带了炸盒子、炸肉丸,知惠,我记得你喜欢吃炸的,多吃一些哦。”

知惠:“好耶!”

最后还是秦追发现知惠膨胀得有点快,他妹才到中国的时候,129公分的身高在清末的同龄人之中傲视群雄,但瘦得和小竹竿似的,现在她个子依然在窜,远

看却有点像球。

秦追悟了,合着这丫头在朝国显得吃不胖,是因为朝国没什么好吃的,实际上高油高脂高糖的东西一喂,说胖就胖了。

肥胖会导致提前发育,而提前发育会有个严重的后果——长高速度放缓,很可能长不到原来应有的身高。

站在专业人士角度,不管什么年龄,维持合理的体重都是对健康有利的。

秦追和德姬聊了聊,走侯盛元的门路把知惠塞进了盛和武馆,平时就让她做男装打扮和师兄弟们一起习武,同时也要和他们一起学认字。

对,盛和武馆还包教认字和基本算数的,在卫盛炎手下学几年,认识三五百字,背个九九乘法表,做三位数的四则运算是没有问题的,这样跟着卫盛炎的船出去运货时,起码不会交接错货物。

而且他不准弟子抽烟喝酒,所以许多父母都愿意把孩子往他这儿送。

有时候秦追觉得盛和武馆就是个小技校,包教武术和文化课,以及游泳、粗浅的修船、造船知识,毕业后直接拉到商行里工作,要打架时吆喝一声,全校师兄弟都挽袖子助阵。

幸好知惠胖起来快,瘦起来也快,待她一身泡泡肉变得紧致,秦追才安下心来。

不是说不允许知惠长肉,但跟着做了两辈子医生的哥哥还被养得不健康的话,那秦追不白干了吗?

张二爷那边听说秦追终于病好了,也急不可待地派汽车来接他出诊,本来两天前秦追就该去府上为张老太太看病了,但白血病人免疫力差,为了防止传染,秦追就没肯去,拖到今天。

秦追上车时还嚷:“让我戴个口罩,好多病都是飞沫传染的,知惠,你没戴口罩!”

德姬冲过来,将一把她亲手做的口罩塞秦追的药箱里:“都在这了,快去吧。”

小护士知惠下午不用去武馆,自然要跟着秦追走,侯盛元这时候还在年禄班排练呢。

秦追坐车里,和知惠说着注意事项:“一般患者免疫力下降得厉害的话,就很容易感染,按照感染源分类的话,就是内源性感染和外源性感染。”

知惠举手:“外源性感染我知道,就是被其他病患或者携带病菌的人感染,然后导致发病,所以咱们要戴口罩,那内源性怎么回事?”

秦追很淡定道:“哦,人体内本来就存在一些病菌,平时没事,但当病患体质下降时,这些病菌就会起来造反了。”

知惠面露惊恐:“噫!我体内也有吗!”

秦追回道:“谁都会有,人吃五谷杂粮,在人世间行走就是这样,所以中医很多方子的本质就是增强患者体质,让他们的身体自己击败疾病,我让老夫人多吃蔬果也有这个用意。”

也幸好是张老夫人没有糖尿病,不然有些高糖水果她还不能吃呢。

其实感染分类还有按照病源微生物分类的,但这个最好搭配显微镜一起教学,秦追技能点里还包括做细菌培养,可惜他手头没器材,不然能带知惠看看那些细菌长什么模样。

暗暗叹气,觉得自己的教学条件连后世小学都不如。

“感染还有按感染部位分的,比如呼吸道感染、泌尿道感染……因此保证危重症患者的环境清洁无菌是非常重要的。”

知惠拿起小本子记着,两孩子到了张府,在张老夫人的院子外,秦追拿出那种浇花的喷壶,给自己和知惠喷了酒精,又洗了洗手,才进屋去。

张老夫人如今已消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见秦追时,她正颤巍巍地自己掰橘子吃,见了秦追过来,她才露出几分笑模样。

“小大夫,听说您大过年的病了一场?这是大好了?”

秦追弯弯眼睛:“托您的福,全好了。”

他拿出提前消毒好的小枕放榻上,给张老夫人把脉,心中一沉。

他是好了,老太太的情况却已经很不好了。

张老夫人悠悠道:“让你身边的小姑娘也来把脉吧,让她记着,这就是将死之人的脉。”

秦追动作一顿。

张老夫人继续道:“多一个女医生,往后就多一个女病人得救,我知道,要不是我丈夫死了,儿子孝顺,我又老了,你还年轻,不然你是没法给我诊病的。”

“老夫人大义,秦追佩服,知惠,你来。”

秦追起身,让知惠坐下来,教她细细去感受张老夫人的脉象。

知惠本就喜欢这个开朗活泼、常拿着零食逗她玩的老夫人,此时眼圈便红起来,把脉时神情格外认真。

张老夫人慈祥地看着他们,低声道:“小姑娘,你比我命好,有个这么好的哥哥教你本事。”

知惠吸吸鼻子,闷闷应了一声:“老夫人,我一定跟着我哥哥好好学。”

待看完病,秦追得知张老夫人近两日总是流鼻血,为她调方子时,又加了紫草、墨旱莲、仙鹤草,这是止血的,未免她感染,加了黄连和黄柏,如此配出的方子肯定会很苦。

看完病后,张老夫人留他们坐着说话:“老太婆现在是做什么都百无禁忌了,前两天那个马克院长来看我,我也让他进院子来看,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什么有用的药都开不了,就是想给我做检查,满脸稀奇的,似乎很好奇我为什么还活着。”

“我当即就明白了,我是早就该死的人,是小大夫强行把我留下了,你这孩子,往后一定能救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