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6(1 / 2)

上上签 迟不到 5050 字 28天前

近的肢体接触,条件反射地抬手欲推。

然而不等他碰到对方,快要贴在他身上的人突然被人拽住后领扯开。随后,几个小时前给他点的甜品打分后玩高冷的人挡在他的面前。

小卷毛踉跄几步,不小心将吧台上的酒杯扫落在地。

店里环境相对安静,玻璃杯砸得稀碎的声音突兀,一时间店里客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向声源看来。

鸭舌帽下神情冷淡,宁江泽顶着张棺材脸,面若冰霜,轻飘飘垂下视线,像看垃圾一样瞥了一眼卷毛。

“你谁啊?”卷毛拧着眉问。

宁江泽语气淡淡,转头看着温景宴,回答道:“问他。”

说完,宁江泽谁也没理,径直出了酒吧。

停好车赶来的谈舒文:“……?”

“宁哥怎么了?”谈舒文问。

谈舒文作势要追出去,蒋邵行拉住他,咂摸出味儿来。

他朝温景宴追出去的背影抬抬下巴,拉着谈舒文安心坐下喝酒:“别管了,没我们的事儿。”

没他们的事,也差点没温景宴什么事儿。宁江泽气到极致反而冷静得很,他打车去机场,连夜回元安,甚至不想在言淮多待一秒。

招停一辆车,车门拉开,身后一阵疾风,紧接着一只手从后猛地抵上车门。

“砰!”

司机听见后座的动静,吓一跳,隔着窗户两人,生怕打起来:“还走不走?”

“走。”

“不走。”

异口同声,司机一看两人就是有矛盾,没多犹豫,脚踩油门窜了出去。

温景宴知道宁江泽误会了。时间太晚,他决定先带宁江泽回家再说,放缓语气道:“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宁江泽冷声道,“先去送你的小泰迪吧。”

“哪来什么小泰迪?”温景宴让泊车员把车开过来,他塞宁江泽坐进车,安抚道,“冷静一点,江泽。”

不提这两个字还好,一说冷静宁江泽就绷不住,他生气就是控制不住脾气,就是要说出来才痛快。

宁江泽不明白怎么他们一见面就是在争吵,更准确的说,只有他一个人在吵,在激动。

凭什么呢?

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乎。

到家,宁江泽一句话不说,反手脱掉上衣,一把推温景宴倒在沙发上。

“直接来还是先洗澡?”

温景宴很轻地皱了下眉,抿了抿唇,没动。

宁江泽点点头,默认他直接 做,伸手扯开温景宴的衣服,压着火气道:“行,那直接来。”

扣子飞蹦,温景宴钳住宁江泽的手,沉声再重复一遍,道:“你冷静点。”

“不冷静!”

“我男朋友都快跟别人跑了!”宁江泽眼睛猩红,质问道,“谁允许你找别人的?这就是你说的再追我一次?”

“你就这么等不及吗温景宴?”温景宴的领子让他攥得皱巴巴,情绪主导一切,宁江泽嘲讽道,“你的口味真是不敢恭维,那种货色也能看上。”

宁江泽气得牙痒痒,一字一句道:“吃点好的吧你。”

这次是真把人气着了,温景宴每次刚要开口解释,就总插不上话,让宁江泽给堵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