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7(2 / 2)

上上签 迟不到 4675 字 28天前

宁江泽:“………”

有这么明显吗……?

他回道:“你才不正当。”

“喝点什么?”宁江泽说,“要喝自己去冰箱拿。”

“不用。”谈舒文摆摆手,往卧室瞟了眼,压不住好奇心,悄声道,“宁哥,你俩谈恋爱谁在上啊?”

温景宴没在宁江泽脖子上留痕迹,但要是有谁掀开他的衣服,会发现没一块能看的。

男人死要面子,宁江泽也不可能把这种事给他俩说。他战术性端起茶几上的水抿了一口,清清嗓子,说:“我俩柏拉图。”

这时,卧室的门从里拉开,温景宴突然醒来,发现宁江泽没在,再加没睡醒周身气压略低。

“江泽——”温景宴走到客厅,看见沙发上齐唰唰望向他的三人,登时愣了愣。

客厅三人的反应也不见得比他好,眼睛都直了。温景宴前胸、脖颈、手臂后背都是吻痕和抓痕。

“………”

谈舒文缓缓移开目光,无语地对宁江泽说:“让你的柏拉图先把衣服穿上。”

谈恋爱这事儿两人谁也没瞒着,但还没正式说呢,全世界好像都已经知道了。

下半年宁江泽特别忙,他重新回到幕后,拿起笔完整故事,自编自导。

《尔尔》在大年初一上映,宁江泽和温景宴没一个着家的。

家族群里,宁盛和温爸说一句话跟一个红包,两位妈妈跟着起哄。温景宴在医院加班,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时,挨个全点了个遍。

章桥说他财迷,转头瞟见金额,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双手奉上手机:“转给我,谢谢。”

温景宴点头,手上却毫不含糊的把抢来的红包全部给了宁江泽。

「温景宴:爸妈在群里发红包,替你抢了。」

「温景宴:新年快乐江泽,想你了。」

章桥没眼看,嫌弃的“诶”一声,出休息室给女朋友打电话去了。

他出去没多久,紧闭的门忽地又被人推开,温景宴抬头,看见穿着烟灰色大衣,下巴藏进围巾里一部分,瘦了不少的人——

宁江泽关上门,笑着从兜里拿出两个他爸妈给温景宴包的大红包,右手还提着饺子。

“温医生,我眼睛长倒睫了,”他走过去,蹲在温景宴面前,手搭人家腿上瞎摸,“你快帮我看看啊。”

温景宴挺意外宁江泽会来,昨天打电话还说不能回来过年。

撒谎精。

他捧着对方的脸,配合地看了看,说:“嗯,那剪了吧。”

“别啊。”宁江泽笑着说,“亲一下就好了,不用剪。”

温景宴捏捏他的下巴,低头在宁江泽的眼皮上吻了吻。

“新年快乐,宝贝。”

作者有话说:

正文就写到这儿,感谢大家陪伴。完结前有好多想说的,格外焦虑,但是真到这时候好像只有谢谢了。有缘无缘都祝好,感谢大家,番外过几天更,直播结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