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破损的青铜盒子(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6413 字 1个月前

第1章

“击穿一个现代人的认知,知识体系,世界观,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让他无意间阅读我所写的这本笔记。”

“我研究过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古埃及文明,哈拉帕文明,迪尔蒙文明,甚至史前文明,它们充满了难以想象的神秘学和智慧学,在人类文明中拥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但它们的复杂和我正在记录的“移动的地母文明”比起来,不足万一。”

赵国,贫瘠的河套平原,月光笼罩。

收购昆虫,种子,矿石等的小商人时不时注意着队伍中的范雎,像范雎这样奇装异服者,多半是在地下待的时间太久,受地下白霜的影响,什么都敢往身上穿,且行为古怪,易于常人。

周围的人也刻意和范雎保持着一段距离,被白霜感染者,会变得无法理解的诡异,要么精神混乱要么冷漠如同死物,甚至死亡都算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范雎,一个才毕业的男大学生,算不上细狗,但也有这个年龄才有的修长单薄,腰间斜挎一运动包,混在脏兮兮的一群挖宝者中间,的确怪异。

范雎将他今日的收获,一颗散发着温度的种子递给小商人,全程无交流,其实小商人也害怕这样的感染者和他说点什么。

种子中间大两头尖,温度如同才熄灭的炭火。

这是一颗常见的名为“寒休”的种子,用力敲击它,便会开出散发温度的小黄花。

贵族喜欢购来放置在房间内,能让整个房间暖和上一整个晚上,无炭火的烟熏火燎,无明火的炙热灼肤,是寒冬中上好的取暖物品,可惜盛开的小黄花勉强只能维持一晚上的温度。

范雎用它换取了一些豆子。

豆饭比起粟饭和麦饭都要便宜,才成熟的豆子煮熟了味道还不错,但像这种晒干后方便储存的豆子,根本煮不熟,吃多了容易积食。

范雎其实不用对自己这么苛刻,但他还有一个小孩要养。

他现在的状况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说投喂一个陌生小孩了,但没办法,旁人叫那小孩赵政。

他若想以后在这陌生的世界活得自在一点,这小孩或许是最牢靠的大腿。

范雎换好一小袋子豆子,在其他人避之不及的目光中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生火做饭。

平原,暗淡的月光,火光摇曳的篝火,勉强能看到远处还在挖宝的灼灼人影。

范雎见四下无人,从运动挎包中拿出纸笔,开始今天的记录。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时代,掘地三尺,必有宝藏。”

“如此形成了除了农耕火种放牧蓄养外的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地下移动的宝藏,为这种生存方式提供了基础。”

“贫穷者,一把锄头便能以此赖以生存。”

“侠客前往地底冒险,贪图意气和一夜暴富。”

“贵族则想以此聚集财富延绵家族,当权者更是试图通过发掘地底的宝藏让江山永固。”

“地母文明是深层文明,听说在更深的地底,有宽大的充满生活气息的洞窟,巍峨的宫殿,无尽的财富,就像是一个拥有完整文明的古老世界。”

“听上去像神话故事。”

范雎想了想,继续写道:“地球自宇宙大爆炸经历了46亿年的历史,五次物种大灭绝,人类的历史在它面前就如同沧海一粟,那些久远的历史,人类并未经历,只不过是用自己的认知,名为科学的逻辑进行的推导,真相如何从未真正有定论。”

“或许一个从未被发现记载的久远文明,正在脚下。”

“至于为什么后世的历史中,完全没有关于这个神奇文明的记录,不得而知,或许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历史断层,又或者有人出于某种原因抹除了关于它们的所有记录。”

“而学者的责任,就是找出并记录真相,寻找那些人类所有智慧和知识之外的历史,比如,五次大灭绝之外的灭绝,比如,消失的除了三叶虫,菊石,恐龙,始祖鸟,猛犸,还有些什么。”

“文字是文明的延续,学者的使命就是用文字将我们所在的世界发生过的事情,真实地记录下来,让后人以史为镜……”

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锅里的豆饭已经开始散发出食物独有的味道。

范雎最后在纸上落下:“阅读这本笔记者,当抛弃一切现有的认知,用已有的知识来理解,只会变得无比的混乱和迷茫,记录于公元前255年,范雎。”

范雎将纸笔收好,他并不担心有人来抢劫他,除了挎包里面的几样东西怪异了一点,他是真穷,且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被地底白霜感染的异常者,更让人恐惧。

听说前不久,一个白霜感染者,将自己的老母老父还有妻儿全部杀死,吊挂在树上,场面颇为瘆人。

范雎的这些锅具和碗也是一个自己将自己勒死的白霜感染者的遗物。

这样的精神病,心理变态的身份,的确让范雎省去了不少麻烦,没人愿意招惹这样的疯子。

当然,白霜感染者死于意外的速度也很快,各种各样的离奇死法,若是有人专门记录,定能写成一本流传后世的《死因百科书》。

范雎一边盛饭一边想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有意的聆听和打探让他对现在的情况有了简单的了解。

几年前,长平之战,秦坑杀赵人40万,烽烟和战火随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