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金手指?(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6988 字 1个月前

第4章

赵政黝黑的眼睛看着镜子中正伸出来补窗子的手,一边吃着饭啃着苹果。

“手手”非得让他吃光,他都有点撑,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一个才四五岁的小孩,却已经学会了谨慎,小心。

一只手补窗子十分困难,还是会漏雨漏风。

且范雎呆在盒子世界的时间并不能太久。

有些头昏眼花的退出来。

吃饭,收拾。

范雎想着,来到这个时代,若不去见一见祖龙,绝对是最大的遗憾。

他得努力赚取盘缠了。

人一但有了目标才不会胡思乱想。

范雎背上挎包,拿上铲子,看了看邯郸的方向,河套平原离邯郸其实并不算太远,就这么一路挖过去也不错,沿路正好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

他要适应的其实还有很多,在别人眼里,他沉默寡言,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为何?

因为说话方式,口音等都完全不同,他需要时间才能融入现在的处境。

手上的铲子和那些锅具一样,都得自从那个死去的白霜感染者的遗物。

天光微白,这时悉悉索索的声音向范雎的位置靠近。

平原上的视线十分开阔,并没有多少遮挡。

范雎一看,是一个有些肮脏的中年男人,应该是常年挖掘,让衣服上灰扑扑的,像是一层泥垢。

那人拿着一颗才剐下来还在滴血的不知名的动物心脏,拳头大小,血管清晰,似乎还在跳动,正笑容诡异的递给范雎:“吃。”

瘆人得厉害。

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一大早热心地来送他一颗血淋淋的动物心脏?

范雎正犹豫,接不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善意,他正好为中午的伙食犯愁,他以前并不喜欢内脏等食材,但现在情况特殊,也不是挑剔的时候。

但当他朝那人仔细打量时,脸色立即变得刷白,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只见那人胸前,如同水打湿的泥泞,呈现黑褐色,而他的胸口,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鲜血在流淌,新鲜剖开的血肉在蠕动,那里面空洞洞的。

那人拿着那颗血淋淋的心脏啃食了起来。

白霜感染者!

难怪没有人愿意靠近和招惹范雎,因为范雎在其他人眼中,和这个自掘心脏咀嚼之人并无什么区别。

无心之人必死。

那人就那么倒在了范雎面前,死时脸上都是一片让人惊悚的满足的笑容。

范雎脸色苍白的逃离现场,身体冰冷,寒毛一根一根的立了起来。

他曾经也单独在死寂的遗迹中呆过,并非胆小之人,但刚才的场景的确恐怖诡异得让人头皮发麻。

倒是身后有人在收捡那死者的遗物。

好半响,范雎才缓过神。

揉了揉发麻的脸,太阳已经升起,将这片平原映入眼眶。

熙熙攘攘的队伍(),正在平原上挖掘着?()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那些挖出来的坑洞,白霜从洞口冒出。

接触白霜,会让人陷入癫狂,变成刚才那吃自己心脏的人一样的精神混乱者,但也只有深入白霜,才能得到更有价值的宝藏。

当然,在地表挖挖,相对来说最安全,有时候也能有一点微薄的收入。

地母文明是不断的在地底移动的文明,蕴藏在地底的宝藏也是移动的,所以不用太过在意选地方,随便找个地方挖就行,这是这几天范雎学习到的常识。

范雎整理好心情的时候,太阳的光芒透过云彩刚好照在他身上。

弯腰,用铲子挖了起来。

新鲜的泥土被翻开,白霜如雾从挖开的泥土中升腾。

其实,若不是受现在食物缺乏,很可能饿死的影响,作为一个遗迹文化的专业人士,这样的挖掘寻宝,他十分感兴趣,每一铲子都充满了期待和未知,比开盲盒更有意思。

只可惜今天的运气并不像前两天那么好。

挖了一路,直到中午,一无所获,当然或许是范雎挖得太浅。

一是他要前往邯郸,没办法深入挖掘,二是早上见到的那让人毛骨悚然的自掘心脏的白霜感染者,让他对白霜心生敬畏。

范雎想了想,他现在获取食物的方式其实有两种,一是像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挖掘宝藏换取物资,二是在盒子世界通过镜子从周宥身边“拿取”。

挖掘宝藏,需要一点运气,有时候会像现在一样,一无所获。

从周宥身边“拿取”,需要满足的条件很多,周宥身边必须有反光的镜子,他才能通过镜子将手伸出去,还不能被人发现,且周宥身边刚好有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