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赵政喝到的第一盒牛奶(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6914 字 1个月前

第18章

周宥看着那只拿着苹果准备缩回镜子的手臂想了想。

昨晚,医生来过几次,一脸的疑惑,按照他们的检测,病人早应该醒来了,但病床上的人依旧如同植物人一样,生理一切正常,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活跃一些,但就是无法苏醒。

忙活了一晚上,也没给出结论。

也就是说,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未必有效。

周宥见过周浩发狂的状态,诡异得难以形容,而不是医生说的睡眠不足导致的昏睡。

加上那只“鬼”提供的青铜灯刚好能克制周浩的状况,所以他怀疑,周浩诡异的病情极可能和这只“鬼”有关。

称对方为“鬼”,是因为除此之外,一时间的确无法形容对方是什么样的存在。

周宥想着,“鬼”凶恶未知,但对方肯定有一个缺点,穷!

那么就有了周转的余地,古话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或许有些老话它真的有一些道理,只是太过个例而导致从未有人相信。

于是,在手臂完全缩回镜子前,周宥小心翼翼地,尝试地将身边一袋子牛奶挂在了那只诡异的手臂上。

盒子世界,范雎都愣了愣,以为他不想多拿一点?好不容易能光明正大在周宥注视下伸手。

昨晚已经被周宥看到过一次了,而且周宥反复看监控视频重放,藏是肯定无法继续藏了。

他能“明目张胆”,但他够不到其他东西啊,他的手臂就只有那么长。

也是这时,周宥的声音传来:“如何才能让病人恢复正常?”

范雎:“……”

其实他也在想,怎么救周浩,但他只能伸一只手出去,这是他和原来的世界唯一的联系,一只手臂能干的事情太有限,比如他以前给赵政修破了的窗户就没有成功。

如果有周宥配合,就不一样了。

范雎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正常人对诡异事件的接受程度是不一样的,大部分人,如果家里的镜子诡异的伸出一只手臂,恐怕大多数人都会疯,或者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没想到,周宥的接受能力居然这么强大。

范雎问道:“他最怕什么?”

治疗白霜感染,只有用更强大的灵魂刺激,才有可能让对方清醒。

周宥心里一慎,居然真的有用,而且也就一袋子牛奶的代价。

这穷鬼似乎并没有认为中那么凶残,至少是可以交流交易的,而且……比想象的还要更加的穷。

周宥:“病人怕高。”

周浩恐高,范雎肯定是知道的,他不过是诱导对方说出来,周浩和范雎还住县里大院的时候,有一次周浩爬上了大院的梧桐树,结果到半夜才被发现,发现的时候周浩全身发抖,从那时起,周浩对太高的地方就有了大恐惧。

范雎快速答道:“带他去山顶,从山顶推下,可活。”

范雎的时间不够了,三分钟已到。

周宥

眉头都皱了起来,从山顶推下去?病能不能治好还未可知,但人肯定得摔成粉碎,活不成。

周宥对着镜子又仔细问了几句,可已经得不到任何回复。

邯郸,秦国质子府邸。

范雎将两个苹果摆在盘子里,取了一盒牛奶,插上吸管,喂到正立起个小身板但眼睛闭着穿衣服的赵政嘴里。

吸溜。

赵政条件反射的吸了一口,然后“吸溜吸溜”好几口,眼睛都睁开了,笑成了月牙。

是甜的,真好喝。

范雎出房门的时候,赵政正将一箱子牛奶往床底塞,那装苹果的盘子也藏到了床底。

范雎:“……”

这习惯看来一时半会是改不过来。

范雎也没时间去想怎么处理赵政的心理健康问题,其实赵政如今看上去挺“乖巧”的,但正是因为如此,他心理问题才极其的严重,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害怕。

每个人都会用外壳去掩盖一些东西,赵政虽然小,但已经学会了掩饰真正的内心。

范雎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质子府邸的门口,赵将扈辄投来的目光,说好的今日归还邯郸宫灯。

可是周浩那里离不开邯郸宫灯,他只得将灯留在那里,周浩一但醒来必定弄出动静甚至人命,那时就晚了。

但赵将扈辄这里,范雎也避不开,必须直面问题。

范雎走了过去,不等对方提归还邯郸宫灯的话题,范雎就直接道:“我今日要面见赵王。”

扈辄的关注点的确有所转移,疑惑地看着范雎,昨日对于觐见赵王还显得推三阻四,还在设置为难条件的秦人,为何突然又这么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