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用来给范雎分尸的刑具都准备好了(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7168 字 1个月前

第21章

有一个词叫“破防”,“破大防”,心理层面建设的防御一但被破,即便曾经感觉幸福的人,现在也觉得周围一片黑暗,毫无光明。

以前六国消息不通,赵国百姓周围的人过的都是差不多的生活,被管制和需要遵守的体制都是一样,就像筑起了一道围墙,让他们听不到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所以,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现在,和他们做一样事情,一样身份,家里的儿郎一样的功勋者,说不定都已经加官进爵了。

即便没有加官进爵者,总有一天也有这样的希望,每一个人都有……

而他们,做牛做马,甚至牺牲奉献一切,有什么用,祖祖辈辈,永远摆脱不了最下层阶级的身份。

第一次,他们真实的真切地感受到了“阶级”这座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大山。

所以,他们骂什么啊,他们有什么资格来骂啊,他们羡慕秦国人,按照秦律,若他们是秦人,他们现在的这些人,早就是功勋了吧,再不济,因为家中儿郎男子的功劳,也应该是富裕之家了,而不是现在,除了悲痛亲人的战死沙场,还是一层不变,甚至因为劳动力的丧失,过得还没有以前好了。

他们那些最亲的人,死得……毫无意义,死了也就死了,尸体埋骨沙场甚至都没人管,不知道被什么野兽还是天上食腐的大鸟吃了,因为这里是赵国,他们是赵国百姓,让他们永远被压迫在底层的从来不是秦国人,这就是范雎今天给他们讲的道理,直指他们所有赵国百姓的内心。

像一根刺,狠狠地插进他们的心脏,关键是他们连反驳的力气和理由的都没有。

范雎牵着赵政向前走去,那些愤怒的赵国百姓,现在变得悲伤,他们在可怜他们自己,内心甚至升起了一种可能灭族的罪行想法,他们突然觉得,最痛恨的或许不是应该是秦人……

面色悲呛,盖过了心中的愤怒,哪里还有心情扔什么菜叶,辱骂什么秦人,他们羡慕还来不及,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秦人,他们都羡慕到不行。

当然,他们不知道,赵国若是奉行商鞅变法那一套,估计早已经分裂或者成亡国奴了,当然范雎是不会现在给他们说这些的。

至于秦人好吗?要让范雎来说,也能将秦人的生活说得猪狗不如,秦人的体制垃圾都不是。

但谁让现在放任百姓辱骂攻击他的是赵国人。

赵政眼睛能射出毫光地抬头看着范雎,以前辱骂憎恨他的赵人,被仙人说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看那老者突然就嚎嚎大哭地坐地上了,口中不断的嚎着“儿啊,你死得不值啊。”,看看那妇人,扶着墙捂着心,就像心要被撕裂了一样,哭得撕心裂肺,“郎啊,你死了,家里活不下去了啊”。

同样的一句话,对不同的人效果是不一样的,比如范雎刚才所言,对赵国的功勋来说就没有什么感触,但对赵国的这些百姓,特别是越艰辛的百姓,如同惊雷贯耳,如同利剑刺心。

没有感同身受的

悲伤,哪有什么共情的说法。

邯郸道的尽头就是赵王的宫殿。

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上朝的说法,都是有要事,派人去通知,让人前来商议,所以经常被王传讯召见的大臣就是最得宠的。

亲疏之别十分明显。

至于上班打卡是谁发明的?范雎不由得看了一眼手上牵着的,昂头挺胸鼻孔都快朝天的小孩。

就是这个破小孩。

鸡打鸣时,无论有事无事大臣们就得聚集在一起,商议一天。

祖龙本人也身先士卒,忧国忧民之第一人,怎么说呢,他的一些条例被后世批判为暴政,但他是真的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时时都在为天下百姓奔波。

后世批判他的律条,却没有想过是站在发展了几千年后的前提下,用多出的几千年的集体智慧,高高在上地去指责,自以为高明,其实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走完邯郸道,赵王宫殿前,两排人正被压迫着跪在那里。

在范雎到来时,已经有人大声道:“抬起头看看,你们秦国的使臣来了。”

“告诉他,你们所犯之罪行。”

“大声呼救,或许,秦国的来使会想办法救你们。”

嬉笑,嘲讽,辱骂。

两排人目光暗淡,咬着牙,任由鞭子抽在身上,一声不吭。

他们是秦国的士兵,现在的俘虏,丢尽了秦国的颜面,再无荣光,只剩下屈辱。

他们无颜抬头,特别是面对故国来使。

他们知道,赵人让他们跪着,是为了羞辱来使。

范雎非秦人,并没有那么大的荣辱感,但……

走过专门的赵人留给他的两排人跪着的中间的小道。

范雎突然停了下来,对赵政大声道:“看着他们。”

“记住他们。”

“他们现在虽然跪着,但并不卑微。”

“他们是秦国的大英雄,是真正的秦国铿锵战士和铁骨男儿。”

“秦国现在的和平与富裕,秦国百姓现在能生活得安稳安康,就是他们这些人,用身上的血肉白骨,用不屈的意志,换来的。”

“作为秦国公子,你需要铭记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眼神涣散的两排人,精神都为之一震。

等他们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范雎放手,让赵政上前,赵政一步一回头,然后对着两排人,行了一个秦国国礼,还有些稚嫩的声音道:“仙人说,你们当受我一礼。”

“昂起头来,至少在我面前,你们有资格昂起你们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