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鱼类育苗(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5043 字 1个月前

范雎要求面见赵王。

对于范雎的觐见,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范雎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站在这样的大殿之上,对一国之君谈论仁义和道德,谈论仁治和人民长治久安。

作为一个遗迹学者,历史是他的基础,所以引经据典并不难,只需要注意时代性,别将还没有发生的谁都不知道的一些典故用上了。

整个大殿面面相觑。

范雎在劝赵王行仁道,放过那些妇人胎中婴儿。

“商纣暴虐而亡800年基业,为一睹女妇胎中婴儿性别,而破胎视之……”

范雎没有说完,既有大臣反驳:“使臣所见之弃婴,皆为罪妇所献,献一婴而免二年罪责……”

对方反驳本也在范雎意料之中,但……范雎甚至拿出了养马之术为条件要挟,对方居然没有任何妥协。

要知道,范雎用养马之术换取赵国出兵退楚,赵王也在认真考虑。

这不正常,除非……那个挖掘的洞穴中的东西,甚至超过了养马之术的价值,所以才让这些赵人毫不在意范雎提出的条件。

甚至以罪妇腹中未完全发育的幼儿去探索地底,这等有伤天和的事情,赵国人未必不清楚,只不过太大的利益面前,让他们不得不如此,即便范雎将事情摆在了台面上,赵国人依旧在强辩。

范雎心道,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整个过程,都是一些大臣在和范雎辩解,赵王偃一直没有开口。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最后,范雎将目光看向上方,终得了赵王偃一句话:“秦使先前所提出兵助燕退楚,吾会慎重考虑。”

也是这个回答,更加确定了范雎的猜测。

那地底到底有什么,比之养马之术,比之让赵国出兵还要重要?

范雎有些唉声叹气地回去,满目的罪孽,却被视而不见地冠冕堂皇地挡了回来。

天下之憾,连王室都视而不见,又有谁能扫清这些阴暗。

范雎不由得看向正翘着个屁股在那数钱的赵政,以及得想办法弄清楚那地下洞穴里面到底有什么,才能更有针对性地说服赵王,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完全没有头脑。

范雎嘀咕了一句:“或许,真得和秦国的组织接触一下了。”

这些秘密组织的消息是最灵通的,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估计他们都会想方设法弄点内幕。

问题就是,这样的组织谁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但他们隐蔽到了极点,除非知道联络方式,不然连作为地主的赵国人都找不到他们。

所有人可能都觉得范雎有联络秦国组织的办法,但事实是,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虚假和谎言能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他自己。

范雎看向赵政,想了想,问道:“你父亲在的时候,可有比较隐蔽的秦国在邯郸的人来找过他?”

范雎也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赵政想也不想地

道:“有啊,很多,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有,不过他们都有同样的名字,青霜或者白虎,他们负责联络我父亲,不过自我父亲离开后,这些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范雎:“……”

⑷肥皂有点滑的作品《大秦》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⑷『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是很多人,还是仅仅两个人,不过是以不同面目掩人耳目出现罢了。

范雎:“可有联系他们的方式?”

赵政摇了摇头。

范雎心道,也对,若赵政能联系他们,也不至于以前的生活过得那么凄惨。

赵国,朝廷。

范雎离开后,朝廷左边最上方一位从未开口的老者突然张嘴低声了一句:“秦国使臣越界了。”

明明很小的声音,似乎却被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就像所有人无论做什么都在注意着他。

“仗着有所持,太过恣意。”

此时,范雎看看天色,已经是晚上了,随便弄了点吃食,给赵政洗了个澡,这个时代没什么夜生活,夜晚的街道都是刀光血影,所以睡觉都特别早。

范雎躺在床上,拿起那个名叫“达蒙之门”的青铜盒子,进入了盒子世界。

比起油灯都照不亮的古代夜晚,现代的房屋就显得额外的亮堂堂的了。

周宥手上拿着牛肉干,正在逗那只新买的狗:“小穷鬼,过来。”

范雎:“?”

逗狗就逗狗,为什么逗一次看一次镜子?

还给这么乖的小狗取了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小穷鬼?

以及除了周宥外,房间的沙发上还长长地躺着一个磨皮擦痒的高中生,几本《丧尸围城》《生化危机》的漫画本,还有《警察素养》摆放得乱七八糟。

沈束有气无力地道:“宥哥,我真没有变成丧尸?而是被什么感染了?”

“病毒?细菌?”

范雎心道,原来是周宥上次提到的那个,除了周浩外的另外一个白霜感染者。

范雎其实一直有一个疑惑,他原本以为他是到了春秋战国的时代,被那个时代地底的白霜感染,然后成了白霜感染者。

但后来得知,使用地母器皿必须是白霜感染者,范雎是通过那个青铜盒子去到春秋战国的,也就是说,在现代的时候他就被感染了,他当时就已经成为了白霜感染者,所以才让那个青铜盒子生效。

但疑问是,现代从未听说过白霜和白霜感染者的存在,直到周浩和周宥口中的另外一个白霜感染者的出现,才让范雎确定,在现代的确存在感染源。

即便有感染源,也并非接触者都会被感染,就比如在春秋战国,很多人挖掘地底的宝藏,接触白霜的人很多,但白霜感染者也仅仅是其中一部分。

和白霜的浓度,个人的心理素质,心里的阴暗面等等,或都有影响。

至于白霜感染者的症状也各有不同,最轻的应该就是冷漠症,最严重的,应该是就是身体异变,出现莫名其妙的能力。

也不知道这高中生现在处于哪种阶段。

() 雎要想回到现代,就必须弄清楚他感染的原因。

但现在他也就二分钟时间能伸一个手臂回现代,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

沈束正跟个话痨一样,手里拿着的一包瓜子都被他剥了一半。

这时,一只手从旁边拿过他手里的那袋瓜子。

沈束抬起头:“宥哥,你不是不吃瓜子……”

话没说完,沈束整个人都从沙发上滚了下来,使劲地揉了揉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那玩意是什么?

一只从镜子里面伸出的手?

周宥看了一眼:“来了。”

范雎“恩”了一声,主动将手臂伸对方面前:“你试着像上一次一样,看能不能将我拉出去。”

说得十分诚恳。

周宥眉头皱了一些,这鬼……像是被封印在了这镜子中出不来,想让自己将他拖出来?

周宥没答,倒是范雎继续道:“借用一下充电宝,对了,你们家wifi密码是多少?”

他得下载点麦两熟的技术文档,回去解说给公子熊听。

解说,也的确如此,公子熊是无法看懂现代文字的,即便看得懂文字,那些用词估计十个也八个不懂,需要范雎以他们那个时代能听懂的方式进行解说。

镜子里面的手臂拿出一只手机,插上了充电宝,开机,输入wifi秘密,甚至都不需要输入,这只手机本就是周宥那只,只不过做做样子。

这时,震惊得都快要痴呆的沈束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这就是宥哥说的,那个能解释他身上疑惑的……朋友?

这怎么看也不像个人类,倒像只鬼。

沈束伸长了眼睛:“你们……你们下面也用手机?”

“该不会办公也用电脑,住的也是高楼大厦?”

又怂疑惑又多。

其实周宥现在也懵得很,鬼都这么现代化了?

别说,这穷鬼还挺……时髦。

范雎:“?”

随便回答了一个问题:“倒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我们还住以前的亭台楼阁,街道还是黄土铺的。”

周宥,沈束:“……”

范雎继续说道:“方便推荐一套正规的心理测试题给我?”

他拿回去给赵政测一测。

一般的测试题太粗浅了,未必能测得准确。

范雎其实也就随口说说,没想到沈束说道:“我……我有,十分权威,我花了不少力气让人弄到的。”

至于为什么他有?他这不是提心吊胆地担心变成丧尸,担心心理变态了,又不敢告诉别人,所以自个儿测了。

以他的关系,弄到一套权威的测试题,并不算难,和网上一搜一大堆的完全不同。

不过测试结果,都为……阳光美少年。

范雎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还挺顺利。

沈束:“你们下面的人,恩,鬼,也有心理问题?”

范雎:“多着呢。”

那么多白霜感染者,没心理问题的怕是少数。

范雎进入正题:“你们有事找我?”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镜子前,摆放了一袋大米,一塑料袋调料,甚至还有一块肉……

但都离得比一臂远一点,一看就是周宥这个阴险的家伙摆的。

触手可及,但就是拿不到。

话题进入正题。

周宥开始讲了讲,上次范雎想要知道的关于周浩等有没有接触过白色霜雾之类的感染源的答案,然后讲沈束今日的遭遇。

范雎更加迷惑,周浩和这个名叫沈束的白霜感染者,都没有接触过白霜?

当然有可能是他们忽略了,但线索的确就这么断了。

等周宥讲沈束今日遭遇时,范雎内心惊讶得忍不住出口:“剥皮占尸?”

周宥心道,这鬼果然知道些什么,问道:“那诡异的东西又是什么?”

范雎:“也是感染者。”

“重度感染者,会出现一些人体潜能被激发的现象,表现为特殊的一些能力。”

范雎他们想知道点什么,新出现的这个感染者或许是现在唯一的线索。”

但重度感染者,和犯罪和心理疾病是分不开的,周宥他们若去调查,为了保证安全,恐怕得带上那盏邯郸宫灯。

那凶手已经使用了剥皮占尸的能力,也就是说,现代的道德防线已经被突破,这样的人十分危险。

人和野兽的区别,也就一线之隔,而那人选择了成为野兽。

无论是范雎还是周宥,要想知道感染的真相,就必须去调查那人,范雎不确定周宥会不会去,但有这个想法就已经十分危险,而唯一能保证他们安全的,就是邯郸宫灯。

范雎脑子也痛,赵将扈辄问他要邯郸宫灯的时候,他可怎么交代,一拖再拖也不是个办法。

范雎算了算时间,对着那堆大米之类的勾了勾手指。

交易嘛,得公平。

旁边的沈束赶紧将东西推向手臂:“你们下面也生火做饭?”

“香蜡纸烛要不要?我宥哥上次买的还剩了一堆。”

室内,安静得诡异。

这话痨居然能和周宥走一块,也挺意外。

不过,这高中生不错,看看,多懂事,不像周宥,内心阴险得很,一袋米都要和他周旋,关键是还不给他。

范雎默默地提起一堆东西,消失,留下一句:“若下次找我,准备好东西,每日饭点左右即可”。

赵国,夜晚,质子府。

范雎躺在床上,看着手上正在用充电宝充电的手机,估计很多人都无法想象,作为一个现代人没有手机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范雎看了看下载的关于麦两熟技术的农业资料,然后将视线放在了沈束提供的那套极具权威的心理测试题上。

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这套题太现代了,即便他

讲给赵政听,因为时代和认知的鸿沟,恐怕赵政也无法理解题目。

无法理解,那么给出的答案肯定就不准,也没有了意义。

范雎想了想,闲来无事,自己做了起来,反正这些题目也十分的简单,用不了多少时间。

至于这些题目出题的用意,范雎也不懂,因为他不是心理专业的专家,听说这些题对心理专业的专家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会本能地规避掉危险答案,而不能体现真正的患者的内心。

比如第一道题,假如你是一普通工作者,你的同事住在你左,右和后面的小区,早上上班,你会选择和谁一起?

范雎选择的D,独自上班。

题目很简单,若是心理专业的专家估计本能地要去分析出题的目的而避开有精神类问题的答案。

范雎的选择很正常,普通正常人应该都是这样吧,早上上班而已,哪里会成群结队。

大概一百道题,范雎做完之后,对照得分,翻到后面的结论。

“患者犯有重度精神类疾病,精神障碍严重,极可能出现危害他人的暴力行为,危害社会的反人类人格,强烈建议立刻进行心理干涉。”

范雎眉头都皱了起来,很权威的心理测试?

答案为何会如此?

以及为何他会下意识地做完这套题?

人在处于本人都未知的危险时,或许会本能地寻求解救的办法。

范雎想着他从来到了春秋战国这个时代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除了受到了一些惊吓外,也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唯一让他都有些惊讶的改变,估计是他从未想过,他能如此淡定的走进邯郸,能面不改色地在危险中和不同人周旋。

“不也就……胆子变大了一点。”

“也不至于和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一样,甚至反人类人格。”

范雎想着,这套题到底测试得准不准,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夜,未眠的,还有楚国公子熊,正努力地在竹简上记录着范雎给他讲的内容,以及燕国公子丹,燕国子民,生活的希望到底在哪里。

第一天早上,范雎起床做饭,香喷喷的大米饭,还有那块肉,他现在有调料了,他得炒一个小炒肉。

说实话,好久没吃到小炒肉了,嘴馋。

赵政这小孩见范雎起床,他也不睡,爬起来跑到灶台边上,给灶里面添火。

莹莹火光,这就是生活。

才做好饭,还没有开吃,院子的大门被敲响。

范雎看了看天色,褚夫人送褚太平来看病了?

似乎太早了些。

推开门,就看到公子熊正抱着竹简站在门口。

得,是急迫的来学习的人。

也对,若自己是公子熊,估计也心里焦躁得睡不着。

范雎将人让进来,顺口道:“吃饭了么?”

旁边的赵政一边看看他们

的米饭,一边看看公子熊,眼睛瞪大,来得可真是时候!

公子熊是有些惊讶的,这是稻米?

这个时代的稻,因为需要水田,要求极高,而且产量低,颗粒也不可能这么饱满。

现代的稻米,的确是经过无数优选后的结果,并非古代的品种能比。

公子熊心道,居然能将稻子种得这般可观,让他对范雎的麦两熟更加充满了期望和信心。

有些东西,即便无法置信,但因为诱惑太大,总会抱有难以想象的希望和渴求,这就是人。

还有那肉,真的是豕肉?为何一点不腥不膻,味道甚至比价格昂贵的鹿肉还要好。

至于这些东西范雎从哪里来的?

根本不是什么疑问,定是秦国组织的人偷偷送来的。

有些东西,心里明白就行,捅破了他还能不能拿到麦两熟的方法都未必。

直接干饭,两碗。

赵政看得脸都捂进了自己的碗里面,一个劲往嘴里刨饭。

好香,记忆中从未有过的肉香和饭香。

吃完饭,院子的大门又被敲响。

范雎说道:“应该是太平来了。()”

赵政默默地将最后一口饭也塞进嘴里,别看褚太平那小孩斯斯文文的,吃得也不少,小吃货一个。

范雎打开门,意外的是,外面并没有人,倒是一阵呼啸的风从远处席卷而来,给人一种冰冷和刺骨的寒意,耳中甚至能听到破空和穿梭之声。

范雎本能的用门挡了挡寒风。

“砰☉()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地一声,门被猛地撞击。

范雎被震得虎口发麻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坐在地。

好大的撞击力。

是一柄带着寒气的剑,青色的青铜剑。

范雎的眼睛都张大了,大秦秦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