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瓷器来了(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2810 字 1个月前

梦渊中孕育的梦境或者灵魂分为两种,一种是集体意识形成的梦境,与集体意识产生共振更加的容易,只需要与这样的集体意思有一定的共性就行,比如坚强坚定韧性。

比如范雎能轻易的使用邯郸宫灯或者青霜,就属于和集体意识产生了共鸣。

梦渊中孕育的另外一种梦境或者灵魂,属于有意识的个人,比如刚才的公子丹。

想要使用他们的力量,和这样有意识的灵魂达成思想共振就比较困难了。

就像一个陌生人叫你的名字,你会没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随便回应?

市区郊外。

周宥和沈束目瞪口呆地看着车外浓烈的但又模糊的照亮天空的火光。

车子内,长发古装的公子丹,就像划破时代的奇迹,然后公子丹的身体开始虚化,并消失,回归孕育它的梦渊,留下那只地母器皿,跌落坐椅上。

范雎也因为在盒子世界的时间限制到了,留下一句“将古董收好”,消失。

若地母器皿在现代也能被挖掘出来,那么在白霜也出现的现代,或许它们能起到难以想象的作用。

历史上消失的地母器皿和白霜都开始在现代出现了,范雎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像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开始真正降临,但它又陌生得是现代人从未接触过的。

整个车里黑漆漆的,车窗上的血迹被烤得焦糊遮挡了阳光,那是一层厚厚的干涸的血痂。

味道腥臭刺鼻,油脂等各种各样的味道混合,恶心得让人干呕。

而车外,开始异常的安静,安静到了有些诡异。

周宥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阳光和风吹了过来,虽然腥臭难当,但已经比车内好太多了,比如沈束,差点被熏晕过去。

映入视线内的场景,是一浪又一浪被烧得干裂的地面,还在冒火气,以车子为中心的四周一百米半径,寸草不生地形成了一个圈。

以及一地的焦糊的老鼠尸体,堆成了灰碳,被风吹得到处飘。

场面之震惊,之诡异,任何人都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周宥和沈束两人快速地离开车,回头的时候,完全不敢想象他们刚才就处于这样的灾难中心。

时间也不算太长吧,但跟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

连那只小金毛都被吓得呜呜的一直颤抖。

沈束心有余悸地道:“宥哥,我跟做梦一样。”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那些老鼠也太恐怖了,我都以为……要被它们生生的撕掉吃掉。”

周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他们今日看到的,不过是这个世界正在改变的冰山一角。

若他的猜测真的正确,这些老鼠是因为舔舐了R源针剂的医药废弃品而变成现在这样,那么这样的鼠群绝对不会只有这个地方有,它们会更多地开始在其他地方出现。

药疗废品的问题是社会问题,每年各种各样的重要人

士也在努力地提出和曝光,也在呼吁处理,但到目前问题依旧普遍存在。()

周宥将车子的汽油箱放干,然后一把火烧了,打了个电话,一是报销车辆,二是报警,仓库里面死了人,三是给防疫所也打了个电话,报备的是该地闹鼠疫,因为白霜的问题解释不清,别人会以为他是疯子而忽略来此地检疫。

?本作者肥皂有点滑提醒您最全的《大秦》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两人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何,他们总有一种这仅仅是疯狂和血腥的开头。

走上大路,叫了车。

车子开往城区,热闹又繁华的市区,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哪里和他们刚才经历的恐怖有半点关系。

沈束都有些感概:“原来我们的生活真好,以前从未发现,我们过得如此的幸福。”

周宥点点头。

司机:“……”

接了两个散发异味的人也罢了,对方给得多,他也不说什么了,今天的其他生意不做,彻底洗一次车便是。

但怎么年纪轻轻的两人跟经历了多少事情一样还感叹上了?

沈束:“我得珍惜现在的生活,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就没有了。”

司机在一路的承受话痨轰炸中,将两人送达。

沈束这怂包现在是不敢一个人待着的,他现在一闭眼就全是铺天盖地的老鼠,所以也跟着到了周宥的别墅“抱团取暖”,驱散心理阴晦。

两人洗漱完,太多的疑惑开始慢慢涌了上来,一边放了一面镜子在面前,等着镜子里的鬼再次出现给他们解惑,一边谈论了起来。

“这个青铜器到底怎么回事?”

“那鬼叫来的古装少年又是什么?那场莫名其妙的火好像和他有关。”

“为什么和宥哥照片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周宥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照片是在他得到的泛黄的笔记本里面找到的,而笔记本上的字迹和消失的范雎的字迹鉴定为一模一样,也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还有那只鬼能将照片上一模一样的人叫出来。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仅仅是他发现的R源针剂,鼠群的暴动等等,他身边似乎全都是无法解开的谜团。

旁边的沈束翻来覆去地将那青铜冠观察了个遍,甚至还戴在了头上:“也没看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研究了一会,周宥打开电视,没想到有一则和R源有关的专项采访报道。

“被称为R源的新型感冒药,对这次流感起到了难以想象的效果,这是我国医学的一次重大突破,面对这次世界范围内的流感,各国已向我国追加数亿订单。”

“根据R源的发现者,劭文博士和他的父亲劭宏德教授介绍,R源不仅仅是一种治疗感冒的特效药剂,它和我们脑垂体分泌的激素有关,是真正的通过调节自身激素来治疗疾病和提高免疫力的医学新方向,与传统药物相比,它无副作用,对身体不会产生药物侵害。”

“当然,劭文博士和他的父亲劭宏德教授的研

() 究室也强调,脑垂体是控制人精神,睡眠,思想,生长等激素产生的重要器//官,需严格控制R源的使用量,不然会出现幻听幻视等部分症状。”

“R源的异军突起,吸引了医学界公有的私有的机构争相研究。”

“名叫赛博的私有医学机构负责人表示,他们研究的R源I型有望在今年上市,R源I型能更好的改善人类的睡眠情况,将解决日渐增加的失眠人群所面临的困境,该负责人强调,他们有绝对的信心R源I型能取得跨时代的成功。”

“临海大学医学研究所也表示,他们正在研究的R源X型新药剂,在治疗人类精神病上有历史性的突破。”

“我们可以看到,因为R源的发现,医学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改变,日新月异之下,我国或者会成为医学界的领头人。”

最后这句话,主持人都有些激动,我国的医疗设备,医疗药品,各种生产药物的产权基本都掌握在别人手上,而R源的发现,似乎让国内医学界看到了颠覆的可能。

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代表着多么的疯狂可想而知。

所以R源在感冒药上取得巨大成功后,无论是私有的还是共有的医疗机构,都开始前仆后继地开始研究。

这则专访所要传递的信息应该就是这些。

沈束疑惑地道:“他们说的不是白霜吗?”

“怎么和那只鬼说的不一样?”

甚至完全相反,在新闻中,R源堪称人类福音,就像万能药,能治疗大部分感冒,疾病,甚至还能解决睡眠和精神等方面的问题。

但那只鬼说的白霜,极度的危险,能让人陷入疯狂和死亡,还有一些更玄妙的影响,比如他身上,比如周浩身上发生的未知的无法解释的改变。

周宥也在皱眉,他原本还在想到底怎么将R源的问题曝光。

曝光的结果,那只鬼也说过了,坏处是,可能无法禁止反而引起人们更加疯狂地不惜一切地追求。

好处是,曝光之后,会有更多的专家去研究它,去发现它的真相,避免给社会带来危害。

但现在看来,根本不用他想办法曝光,已经有很多的公有的和私有的医学机构在进行研究了。

但他们就没有发现R源的危害和已经造成的严重结果?

又或者是R源,也就是白霜的存在,超出了现有医学能够解释的高度,不是他们不想发现,而是现有的人类知识体系还发现不了。

周宥一个非医学专业的人士,即便再怎么去发表和说明其中的危害,肯定没有这些专家有说服力,这些人才是这个领域的权威。

若仅仅是个别人利用R源获取利益而不顾危害,去揭露真相自然就能让对方受到惩罚。

但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真相呢?

所有人只是因为无知在追寻疯狂和死亡,那么知道真相的人在他们看来才是疯子,才是疯狂,才是不可理解。

更何况,白霜的真相只会让人类的欲望无限放大,

因为就沈束和周浩身上的情况,能让人类的欲望达到前所未有的顶点。

周宥揉了揉头疼的脑袋,也不知道是那只鬼在危言耸听,还是应该相信现代医学。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现目前就大规模的使用R源治疗感冒,显得太激进了。

希望这么多的医疗机构,真的能将R源,也就是白霜研究透彻吧。

此时,范雎那里,也在惊讶周宥他们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刚才被鼠群围困,他都没办法看清楚周宥他们所处的位置。

心里也有些发毛,那场面,若是心理素质不好的人,估计得疯掉。

摇了摇头,拿了一盒自热饭给赵政,他自己是不吃的,恶心得吃不下。

赵政:“仙人,我现在吃了睡,睡了吃,十天后该不会长胖吧?”

范雎心道,赵政的担忧还真不是没有必要,饿了十天的人,油光水滑的,多少会让人疑惑。

当然,范雎也没让赵政一直闲着,范雎完成了一张更加详细的地图,没事就教赵政,当然这张地图范雎得自己收藏着,不然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就赵国人的脾性,强抢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至于那张模糊的地图,拿去就拿去吧,只是大致轮廓,给人开开眼界还行,真要运用起来,恐怕有难度。

赵政也不会半点无聊,天天守着手机看动画片,都有点沉迷了,也亏得《猫和老鼠》的集数多,天天看也够他看半年,每次都捂在被子里面,笑得打滚。

像这样的动画片,哪怕反复看也能笑得掉牙,特别是小孩,一集反复看十几遍都还能觉得有趣,所以有时候大人是无法理解小孩的乐趣点在哪里。

其实范雎和赵政被关,最忧心的还有一人……晋夫人。

她的小儿子晋澜也就去了范雎那一天,她接回家后,轻声唤她儿子的名字,晋澜居然会疑惑地转过头看她。

这一点点的好转,惊喜得她当即捂着嘴哭得呜咽。

本看到了希望,结果范雎被关了起来,一关还是十日。

十日啊,没有什么粮食,只喝水,铁打的身体也得熬坏,甚至直接就这么没有了。

但邯郸上下,没有任何人敢帮范雎请情,别说他晋府,就算那些伯府没有足够的理由,恐怕都是不敢的。

忧心得都快得了心疾。

范雎那里倒是悠哉得很,他来到春秋战国还真没有好好休息过,就当是修养身心了。

唯一不好的是,没有事做的时候,他内心对白霜的渴望更加的强烈了。

毕竟所经历的这一切,或许只需要再经历一次白霜洗礼,盒子世界中的镜子或许就会变大一些,极可能他就可以通过镜子回到现代。

那种诱惑宛如剐心的魔鬼一刻一刻的增加,这让范雎不得不努力转移注意力,想着十天后怎么“回击”赵国。

他的报复心其实也没这么强,但他若是不想这些,他担心自己忍不住直接去院子里面挖个洞穴跳进去,获得白霜洗礼……太容易

了。

直到晚上的时候,范雎才再次进入盒子世界,他得去了解一下周宥他们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范雎“上线”,周宥和沈束两人正抄着手等着他,那只小狗安静地睡在旁边。

这仗势,让范雎都忍不住笑了:“怎么?打算审问犯人?”

沈束直接道:“鬼哥,你倒是逍遥,我们在上面疑惑了一下午,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觉得我们的世界都要翻天了。”

这少年倒是自来熟。

范雎答道:“我们下面也不太平,兵荒马乱着呢,打仗打得厉害,这不,我还被关起来了,无水无粮,不然让你们买自然饭这些不营养的食物干什么。”

说得周宥和沈束两人都愣了愣,鬼的世界这么混乱的吗?看来下面比上面还不好混。

范雎继续道:“说吧,有什么疑问,作为回答你们的条件,你们得给我提供至少十天的饮食,不需要自己做的那种。”

沈束赶紧道:“给你定大餐,吃什么自热饭,我叫厨子做好了送过来。”

范雎不由得看了看周宥,看看,你这抠门得多学学。

沈束赶紧将手上的青铜冠举了起来:“鬼哥,这到底是什么?”

他心痒了一下午,若不告诉他,他会因为太过好奇而被折磨死的。

范雎简短答道:“地母器皿,名地母金霞冠,需和这件器皿的制造者或者曾经的使用者达成一些玄妙的共识才能使用。”

周宥插了一句:“上次那件邯郸宫灯也一样?”

范雎点了点头:“差不多吧,区别在于那一件容易使用一些,都是和白霜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物品。”

范雎也不浪费时间的赶紧问道:“你们中午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么多又大又肥的血眼老鼠,我还以为你们到了欧洲中古时期那场历史震惊的鼠疫现场。”

周宥两人到现在听到这事,都是面色一滞,周宥大致讲了讲情况。

“我怀疑依旧是R源引起的。”

“现如今R源针剂,以及R源的其他研究产品使用量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会增加多少像今天这样的医疗废品。”

一但稍微有这样的医疗废品处理不得当,再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未必不可能。

周宥又说了说那R源专项采访的新闻。

范雎心道,现在不是谁揭露不揭露R源的真相的问题了,这么多公立的私立的机构在研究,他们只会相信他们的研究结果,而不会是去听从一个连医生都不是的外行人的建议。

人类的自傲,人类自认是万物灵长,已经少了很多对未知的敬畏。

但这世上最恐怖的,最原始的恐怖,不就是源自未知。

R源的出现,甚至会被业界人士认为,如同煤的发现,电的发明等划时代属于一个时代的伟大成就吧。

但他们不知道,这玩意春秋战国甚至更早更早就有了,它来自神秘的消失的地母文明。

范雎思考着,

为何一切的历史考证和记载,都没有所有的和地母文明相关的一切,这太不可思议也太让人感觉惊悚了,若仅仅是平行时空,那为什么地母器皿和白霜又开始在现代被发掘了出来?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联系,只是他还不知道而已。

R源的研究,就像洪流一样变得无法阻止,他们若是知道R源还能让人变得像“超人”一样,恐怕更不会停手了。

而且,这则新闻还暴露出来一个疑问,似乎……R源的数量很多很多,不然不足以支撑这么多的机构进行这么大规模的研究。

消失了两千多年的白霜,他们又是从哪里挖掘出来的?

范雎其实也被这么多的疑问困惑着,身在其中,迷雾缭绕。

还有白霜本身到底是什么,它的来历又是如何,或许其根源还是得追溯到地母文明,或许只有进入地底,亲自到那地底的地母文明去看一看,才能真正发现真相吧。

而地下,布满了白霜,去探索和寻找真相,和寻死差不了多少。

周宥和沈束正在等着范雎解惑,他们觉得范雎应该知道一些R源,也就是白霜的秘密。

范雎整理了一下思路,答道:“其实在我们的地底,有一个名叫地母世界的文明存在,它发展出了自己的生命科技,器皿制造科技,灵魂科技……”

“这古老的文明不知道何时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变得不为人知。”

“白霜就是这个古老文明的产物,如今它被挖掘了出来,所谓的领先时代的发现,不过是对地母文明的再研究……”

这些是作为遗迹学者,范雎整理出来的还算可靠的资料了,那些更多的关于地母文明关于白霜的猜测,范雎没有多讲,因为那些连范雎都不知道真假。

这三分钟的干货量,让周宥和沈束半天都没有消化掉。

在久远的时代,我们的先民都还没有进入科技时代的时候,一个极其先进的伟大的地下文明就已经存在了?它们的科技成就甚至超越了现代?

周宥和沈束脑子都有点麻,懵得不行,若不是他们见识过白霜的诡异和可怕,若不是他们见识过地母器皿的神奇和难以理解,他们绝对会认为有人将他们当傻子哄骗。

周宥:“但为什么历史没有半点关于它的记录?以前也没有什么白霜和地母器皿的发现?”

镜子中已经一片安静。

其实周宥的疑问,何尝不是最困惑范雎的问题。

沈束:“鬼哥真是来无影去无踪,他这说一半,我更好奇了,不行了,心里跟猫抓一样。”

“宥哥,你懂吧,就跟看漫画看小说看一半,作者太监了。”

“不待这样吊人胃口的。”

“话说,鬼哥下面打仗好像挺厉害,他日子过得有点苦啊,我以前还奇怪为什么他看到什么都要拿走,现在我是明白了,日子肯定苦得过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