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拧下来好多颗脑袋(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4806 字 1个月前

沈束和周宥聊着他们班上的同学肖耀。

“若不是被霸//凌了,那就是他自己咬的,总得有个凶手。”

“不过,肖耀那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有躁郁症的人。”

此时,两人正前往柳树挂尸案的现场。

那是一条沿山而下的路边的小溪,因为风景不错,经常有人在小溪旁的路边散步。

沈束:“网上看到的资料,这里就是古时候的云梦泽,多山川大泽,内有黑瞎子,黄袍老虎等。”

“不过近年来在山里发现了矿藏,修了公路进去,各种凿山车,钻地机的声音就没有停过。”

“听说还用上了国内最先进的器械,能挖到以前科技达不到的深度。”

“山里的矿脉前不久还发生过废水泄露的情况,沿山而下的溪水都是浑浊的,被民众举报后,也没见停工。”

两人边说边到了案发现场,车停到路边。

案发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一点血迹都没有,唯有一排的柳树随风飘扬。

那棵案发的柳树十分的显眼,因为它的枝条跟互相打过架,互相厮杀过一样。

纠缠,掉落,破皮。

以至于现在光秃秃的,已经毫无生机,连树干都干裂了,在一排绿意昂然的柳树中十分扎眼。

沈束惊讶地伸着脖子探了探:“那凶案发生在前天吧,新闻上的柳树不是这样,我们也没走错位置,怎么一两天时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周宥也皱着眉,然后想了想道:“人会因为变成白霜感染者而疯狂,鼠群会因为被感染而互相厮杀,这柳树或许也是疯了。”

枝条互相抽打,最后可能就成现在这样了。

无论如何这柳树是死了,再无危险。

白霜感染者向死不向生,即便是被感染的柳树,或许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两人又围着检查了一番,并未发现其他异常。

然后目光看向溪流的上方。

那只鬼说,白霜源自地底,而这山上正好在挖矿,前两天又出现过矿场的废水泄露,或许白霜就是这么沿溪水而下,感染了这棵柳树。

至于其他柳树为何没有感染?

就像人一样,都接触白霜,但一部分抵抗能力弱的会感染,另外一部分又不会。

周宥说道:“去上面看看。”

重新上了车,还好为了矿石运输,早就通了公路。

沈束看着车窗外如同一把匕首一样插入深山的公路:“宥哥,你说这山里还有黑熊和野老虎吗?”

周宥摇了摇头,即便有,矿场器械的嗡鸣声,也将它们驱赶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山路有些崎岖,等到了目的地,眼前所见让人有些意外,除了矿场,居然还有一个医疗机构研究所和一个考古队的临时驻扎区。

稍微古怪了一些,周宥两人仗着一副学生脸,倒是在一堆皮肤灰黑,衣服肮脏的正在

休息的矿工中获得了一些好感。

像这样的山里(),走进来这么年轻的两人?[()]?『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颇为新奇。

聊着聊着,周宥他们就聊到正题。

一个热心的矿工大叔:“这医疗研究大楼不知道干什么的,听说是搞什么医学研究,我们也没什么学问,也搞不懂深山老林里面有什么学问可以搞。”

“不过倒是见有人将矿洞里面挖到的东西,送去大楼中。”

在矿工们的眼中,这个医疗站也颇为神秘。

沈束也在网上查了查:“宥哥,是个私人医疗机构。”

“最近他们的研发方向是R源I型。”

周宥点点头,大量医学机构争相研究R源,说明R源的原材料十分充足,而白霜就在地底,这么看来或许他们偶然找到了R源的源头线索也说不定。

倒是那个考古队,在矿工中充满了神话。

“矿洞里面发现了遗迹。”

“我怎么听说是两口棺材,上面一口下面一口的重叠在一起。”

“我觉得不怎么可能,这矿洞挖得多深啊,古时候哪里可能将人埋得那么深,没这个技术。”

议论纷纷。

周宥两人能从这些矿工的口中得到的消息也就这么多。

周宥想了想,看了看考古队的名字,然后用手机联络了起来:“我想办法弄一张考古队特别研究人员的身份。”

为什么是一张?因为周宥不能进地底。

沈束想了想:“以老爷子的身份,他的那些老战友分布得广,门路多,说不定还真能给我搞一张,即便搞不到考古队的门路,我刚才看了看矿场的单位,国有的,老爷子应该也能走走关系。”

大概半小时,一通行证发到了周宥手机上,上面写着沈束的名字,且考古营地中有人已经有些郁闷地找了过来。

一个外行空降兵,自然有些惹人不开心。

但有什么办法,这是个人情世故的世界,考古队也要吃饭,也需要研究经费,光上头补助的那一点,是远远不够的。

“我叫曾小西,是考古队的科员。”来人二十五六岁,脸上颇为热情。

“是现在就要下去看看,还是另等安排?”

周宥说道:“现在带他下去吧,我们今天还得赶回去。”

沈束跟着人走了,周宥无所事事,他在想着,他从什么时候起就有了不进隧道不下地底的特殊习性了?

好像从记事起,老爷子就面提耳令,还叮嘱过他身边所有的人这事,弄得大家都颇为紧张,最后就变成了必须遵守的规则。

其实细细想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周宥逛了逛,然后专门回到有反光镜的车上:“出来聊聊,我不打死你。”

结果那鬼估计是没颜面再出现了,完全没有动静。

周宥:“出来,男人之间互相抓一抓也没事。”

“……”

毫无反应,骗鬼的人话没

() 谁能信。

到了傍晚的时候,沈束才回来。

沈束的表情特别的诡异:“宥哥,那矿洞太深了。()”

“在最深的地方,居然有两棺材,也不知道以前怎么将人埋那地方的。?[()]?『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原本他们不让拍照,我好说歹说才让我简单的拍了两张。”

沈束拿出手机,手机上的一张照片上是两重叠在一起的重棺,上面一口的棺材盖被推开了一半。

沈束的表情更加的诡异:“宥哥,你再看看另外一张,我当时差点脚软得没有站稳。”

另外一张,拍摄地是棺材里面的场景。

周宥看了看,也愣了愣,棺材里面是一具尸体,古代男性的尸体,但栩栩如生,一点腐烂干枯的迹象都没有,尸体看上去甚至还有一些柔韧度。

这并非最惊讶的,一些特殊的环境的确能让尸体保持不腐,只是这尸体太栩栩如生了一些而已。

沈束:“你再仔细看看。”

周宥将图片稍微放大一些,然后整个脸色都变了。

男尸二十多岁的样子,身上穿着有些像古苗贵族服饰,在此尸体的腰间挂着一青铜的号角。

周宥赶紧将自己的手机也拿了出来,打开上次修复的那张大合照的照片。

在照片上一个十二三的少年,也是古苗服饰,长相和这年轻男尸有九分相似,甚至说除了年龄外,根本就像是同一人,在腰间也挂了这么一只一模一样的青铜号角。

周宥反复地对比着。

内心的诡异越来越明显。

他修复的照片上的一人和现在发现的棺材里面的人,很可能是不同年龄段的同一人!

他是谁?为何会被埋在深山之中不可能达到的地底,棺材还重在别人的棺材之上。

沈束:“是不是特别可怕,我当时寒毛都立了起来。”

“还有,你看看,棺材上有字,我问了考古队的老教授,这几个字读着……”

“奉仙人令,以此身躯,永镇白霜。”

周宥:“……”

白霜!!!

仙人又是谁?

字里面居然提到了现代史书上从未提到过的白霜。

一个矿场,因为使用了最先进的挖矿器械,挖掘到了以前从未有的深度,结果挖到了两口棺材,难道这就是那只鬼曾经提到过的消失的地母文明?

沈束继续道:“下面不止考古队,那个医疗研究机构的人也在,他们将两口棺材下面那口棺材打开了一个口子,那口子里面白雾滚滚地往外面冒,他们用一个密闭的容器将白雾抽了进去。”

“我觉得鬼哥说的白霜应该就是这个,市面上的R源估计就是从这玩意研究出来的。”

所以,在不知道哪一个年代里面,上面那口棺材镇压着下面那口,避免白霜溢出,而如今被人类因为开矿而发现。

白霜来自下面那口棺材!

周宥不是学历史的,但或许一段遗失的历

() 史就隐藏在这两棺材上(),就比如白霜为何从历史上消失⊿[()]⊿『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和这奉仙人令镇压白霜的不腐男尸肯定有关系。

周宥他们开车回市里,路上两人充满了疑惑,而疑惑的终点指向那只鬼,因为那只鬼可能认识那只棺材里面的男尸。

沈束:“奇怪,鬼哥今天怎么没上来聊会?以前他都很准时的。”

周宥心道,他怕被打死。

……

连夜的飞机,两人颇为疲惫。

周宥倒是等了一会那色鬼,这一趟虽然看似解决了一些疑问,但又出现了更多难以理解的问题,他准备先揍那色鬼一顿,再问问题,结果依旧没有等到。

第二天,周宥去了学校,沈束去医院看他的同学肖耀。

医院里。

沈束自己给自己削着水果,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提问了:“不你们队友欺负你,那就是你自己咬的?”

“没想到你还是只小疯狗。”

肖耀已经不想回答了,这个话痨到底得让他回答多少次。

沈束:“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红吗?你看看你那张不耐烦的脸,我还在这呢,你都不营业。”

肖耀干脆被子一拉,盖住脑袋,他现在手臂不痛了,他脑子疼。

沈束打着哈气,其实他连夜的车程和飞机也困得不得了,他也得休息休息:“肖耀,你睡进去点,我趴个脑袋。”

两打闹的高中生,不自觉地进入了浅眠,不知道多久,两人的脑海中,突然都出现了一扇光门。

……

范雎那里,还在唉声叹气,早上去市集买了一些肉,肉疼得他不行,太贵了。

肉食,是贵族和富贵人家的消费品,哪怕是贵族也不能天天有肉吃,普通百姓就更不用说了,一年能吃上一回肉,已经算是过了一个好年。

范雎原本以为自己也算赚了一点钱了,但买活命的粮食还行,但一但买肉,花钱哗哗的。

最近又不敢去周宥那让对方投喂。

哎,美好的生活就毁在了他的一双手上,抓那么一下的带价也太大了。

回到住处,范雎看了看被他用绳子挂在窗口的黑石,这石头会冒白霜,肯定不能当床板了,又不能让它钻地里面逃了,所以范雎将它挂了起来。

赵政拿着个鞭子在石头旁,似乎察觉到了范雎疑惑的目光,赵政道:“不是将它绑起来用鞭子抽吗?”

范雎心道,还真有点像严刑鞭打,鞭尸,不过,挂都挂上去了,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挂上去,现在让弄下来,他可没那力气。

正好等太阳出来了,晒在太阳底下他再研究研究。

就是吧,总感觉有一双充满咒怨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特别奇怪的感觉。

今日,褚太平和晋澜来得比较早,正双手背在背上,站得笔直的背范雎教给他们的东西。

“人要有骨气,饿死都要迎风站……”

这时,赵政吼了一声:“谁喝米汤?”

() 两小孩撒腿就跑了过去。()

褚太平:“我……早上故意没吃饱,来仙人这喝米汤。”

?本作者肥皂有点滑提醒您最全的《大秦》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晋澜:“我也专门留着肚子喝米汤。”

赵政一扶额头,这两娃书都读狗肚子里面去了,什么人要有骨气,还没一碗米汤值钱。

此时,范雎原本是想着像往常一样,将生计弄起来,结果,一大早,一群人在门口张望。

范雎迎了出去,他也没有想到,来人居然是六国中的最后一国的质子,韩国公子安。

稍微一问对方来意,这就有趣了。

原来范雎害怕六国刺杀,所以用了“诱饵”将其中五国都钓住了,剩下一个韩国,范雎就没那么担心被刺杀了,也就没怎么上心。

但自从齐国公子建的鱼类育苗的成功在邯郸消息大爆炸,范雎的名声一时间特别的震动。

而五国都在范雎这学到了东西,且是了不得的东西,所以韩国有些急切了。

才有了现在的上门。

公子安现在十分的矛盾,因为他觉得范雎即便有真本事,也不可能教他,韩国是小国,且范雎是秦人,怎么可能帮韩国。

但从范雎教导其他五国那么厉害的强国之术来看,也未必,也没听说范雎以前和其他五国的公子有任何的交情,特别是那楚国,还当场刺杀过范雎。

他纠结了很久,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他韩国的探子打探到了消息,范雎教给赵国的养马术已经小有成效,只是消息还没有公之于众。

他就当碰碰运气。

公子安进了小院,正在磨豆子和煎饼的公子丹公子熊等等眼睛都没多看一眼。

公子安觉得,这院子多少有些奇怪,恩,是十分的奇怪,仇深似海关系复杂的诸国,居然能相安无事?

要是以前有人给他说,他估计都以为对方疯了。

公子安也不是空手来的,他带来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面装着一青铜面具,面具上雕刻着一飞鸟。

公子安特别客气:“此乃我韩国地母器皿,名青鸟。”

“希望仙人也能教我,如何让我韩国子民过上能吃饱饭的生活。”

韩国弱小,若不是夹在几国之间,恐怕早亡了。

日子多少有些战战兢兢。

范雎心里嘿了一声,意外收获。

他本就是要拉拢韩国质子的,这不自己送上了门。

怎么说呢,韩国也是有可能刺杀范雎的,哪怕是为了堵住这一可能,他也得将韩国质子拉拢过来。

没想到对方居然用一件青铜器皿前来请教,这或许就是名声在外的好处。

地母器皿,数量其实十分有限,范雎周围之所以看上去不少,是因为他接触的人本就是各国公子,加上在他国当质子,本就得让质子带上一地母器皿做抵押。

范雎用手摸着那青铜鸟面图的面具,说道:“这个简单。”

“要不试试染布的技术?”

() 这个时代的衣服,基本都是黑色和素色,比较出名一点的漆器,也不过三色而已。

而染布,能让衣服颜色更加的丰富,作用有些像范雎教给公子丹的瓷器,能搜刮贵族家族手里的钱,也能销售向别国,赚全天下人的钱。

别小看这种日常用品所能赚钱的能力,比如在现代,那么多的科技公司,所谓领先世界的高科技行业,但最终也比不过一个矿泉水公司的总收益。

为什么?质变引起量变。

衣食住行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特别是独门生意,一门生意做遍诸国人民,其中的收益难以估计。

范雎边说着,边让赵政进屋,将他那些衣服,围巾,手套,袜子什么的,花花绿绿地拿出来一些。

这些颜色又漂亮又好看,对比现有的各国的服饰颜色,着实让人爱不释手。

公子安摸得都舍不得放手。

特别是范雎还吹嘘了一下这门手艺能多赚钱。

能有多少收益公子安心里自然也是明了的。

眼睛不由得都亮了。

范雎开始给公子安讲解一些染布的基础原理,大概就是万物为何会有颜色,植物矿物的色素等等……

这是一门极其博大精深的学问。

范雎一边讲一边摸索手上名为青鸟的青铜面具。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有一件自保的武器自然是好的,以前无论是邯郸宫灯或青霜,都是借来的,都有一种不是自己的东西的惋惜,但现在这只“青鸟”不一样,它现在是自己的财产了。

范雎爱不释手,其实这也是白霜感染者的一种病,对力量不自知的渴求。

范雎现在已经不是三分钟真男人了,他至少能坚持使用青铜器皿十分钟。

公子安听了范雎的一堂课,就开始用竹简记录了起来,他们倒是懂得再好的记忆都不如烂笔头的道理。

范雎回了房间,想了想,拿起青铜盒子进入盒子世界,这两天他都没有敢进去,估计周宥那脸色跟吃了枪子差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