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印刷术(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2588 字 1个月前

范雎看着周宥伸过来要求加好友的手机,条件反射地将自己的手机移开了一些。

或许是在春秋战国尔虞我诈习惯了,一听周宥的要求,他居然第一时间生出的就是有利可图的想法。

不过,他要是敢提要求,他觉得周宥的脸能立马变得狂风暴雨。

范雎内心也有些奇怪,像周宥这样的太过自我的大少爷居然会主动向他要联系方式。

范雎心道,自己现在应该表现得受宠若惊?

赶紧将手机移过去,让对方扫了一下。

周宥:“给我发点信息,表情也行,多发一点。”

范雎:“?”

等范雎发了很多无意义的表情过去之后,周宥直接点开统计消息条数的页面,截图,然后发给了沈束。

什么自恋症?看看,全是对方主动发的信息,发了好几页,他都不回复。

沈束的消息也发了过来:“你和鬼哥挺能聊,上次你还说鬼哥性格冷淡,不理会人。”

周宥回复了一个:“恩。”

旁边,范雎伸手拿了一个充电宝和一些抽纸,眼睛扫视了一下,一边瞟着周宥见对方没阻止一边又摸了点零零碎碎,这才回到盒子世界。

范雎有些丈一和尚摸不着头脑,周宥挺莫名其妙的,性格颇为让人难以理解,范雎还记得周浩说过,千万不要招惹周宥,这人就是一条疯狗。

范雎倒是觉得,周宥阴险的背后挺实在。

范雎摇了摇头,别人如何好像也不管他事。

盒子世界,如今亮起来的门已经有很多了,每一扇里面都有很多白霜感染者被拉进来。

奇怪的是,这些门只拉现代的白霜感染者。

门里面的恐惧在延续,但即便没有范雎这个外挂,一样有人能通过门的世界。

只能说世界之大,总会有那么一些如同英雄和勇士一样的存在。

每次有人通过新的门,门上就会显示该门介绍的是哪一个职业序章,关于白霜感染者的6000个职业序章,现在都已经知道一十来个了,也就是说已经有20扇门被通关。

人才济济,且每一扇门里面只要有一个人能通过,通关的门就会出现,和这样的英雄或者勇士进入同一扇门的白霜感染者,相当于抱上了一次大腿。

而在门内积累的经验越多,越容易生存下去,死得最多的白霜感染者大部分都是初次被拉入门或者头脑颇为简单者。

当然这些死者中,也有一部分死在同为白霜感染者的阴谋和陷害之中,毕竟很大一部分感染者心理可能都有问题。

范雎看着这些光门,里面的人有他们自己的命运,生或者死。

每当这个时候,范雎就提醒自己,少些助人为乐的圣人情怀,少发一些善心。

范雎都觉得自己挺血,毕竟太多的生死在面前发生而无动于衷,就像看惯了生命的消散而变得麻木。

当然范雎有机会的

话(),还是会救上那么一两个人。

比如现在?()?『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范雎推开了一扇门,一个名叫朱龙雨的环境工程师正在拼命地躲藏怪物的追杀。

这时一双手抓在了他的手臂上,并硬生生地拉起他的手掌,在他手掌上范雎写下了自己的那个带人过门的社交账号,然后手上一用力,将对方甩进光门。

范雎每次从盒子世界进入光门的初始十秒左右,身后的光门是不会消失的,这个时间段他若将玩家甩入光门,能让人强行离开门的世界回到现实。

那个名叫朱龙雨的环境保护工程师都懵了,这是他第一次进门,对于门内的恐怖和危险他已经有一些了解,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一个人突然将他扔回了现实。

门内的世界还有这样的存在?

他只记得对方带了一张青铜面具,时间太过短暂,加上当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根本来不及观察其他。

以及,对方好像在他手上写了什么。

朱龙雨有些疑惑地抬起手掌,手掌上的触感似乎犹在。

好像是一串字母,fj2024?朱龙雨尝试着将其输入手机搜索。

搜索引擎中,第一个答案,一个社交账号?

那社交账号的头像让朱龙雨精神一震,是那个人戴着的青铜面具,不由得点开了对方的主页。

“带人过门,童叟无欺。”

朱龙雨:“?”

这时有同事的声音传来:“朱队,那块石头的裂缝越来越大了。”

朱龙雨他们现在在长白山的金顶,金顶之上供奉着一块年代久远的陨石,因为现代工业的原因,环境污染太过严重,雨中的酸性将那块陨石经年累月的腐蚀,如今竟然出现了裂缝。

朱龙雨带队考研长白山的环境污染问题,也是在接触那块供奉的陨石过后,他第一次脑海中出现了门……

朱龙雨收起手机走了出去,他的队员正在围着那块陨石围观。

朱龙雨走了过去,道:“怎么了?”

有人答道:“里面好像是化石,十分巨大。”

朱龙雨都愣住了,这块石头不是陨石吗?哪里来的化石。

顺着缝隙往里面看,的确是一岁月悠久的不知道物种的化石,它的表皮就像金属一样,从未见过的物种。

当然也可能是在岩石中积累太久,在表面沉淀了金属,所以看上去有些诡异。

这个发现十分重大,估计得通知遗迹学的专家前来。

这化石中的东西,不像已经消失的菊石,恐龙,始祖鸟,猛犸等,也只有遗迹学的专家或许能看懂。

自地球上有生命以来,已经有无数物种灭绝,特别是近现代,每一年约有4万种生物绝迹。

所以有些不认识的物种,十分正常,若环境污染没有改善,估计在等上几千上万年,那时候的人类连现在最普通的动植物都不认识了吧。

朱龙雨将今日发现写成了报告提交,希望有遗迹学专家前来鉴定,

() 完成今日任务。

然后犹豫了一下,给这个fj2024的账号发了一条私信:“怎么收费?我是指成功带人过门。”

脑海中的门能第一次第一次的出现,那说不定还会有第三次和更多次。

其中的恐怖和危险太过难以预料,朱龙雨看着手腕上的一道伤口,门内世界受的伤会带回现实,若有今天那神秘人,或真能保证不死。

而且这门太奇怪了,若能有同样遭遇的人一起交流一番也是好的。

孤独,有时候指的可不仅仅是没有人的陪伴,还有可能是无志同道合之伙伴。

朱龙雨抬起头,他的遭遇太奇怪了,就像这个世界一样变得他都快不认识了,每年4万种生物绝迹居然都引不起人类的关注和警惕,到底什么才能拯救地球拯救人类。

和他有一样感叹的人很多,他们分布在各行各业,但在世界都变得冷漠的洪流之中,他们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此时,范雎已经离开了盒子世界,在院子中继续严刑拷打那块黑石,以及等待秦国使者的到来。

按照消息的传递速度和路程,秦国的队伍应该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接下来的两天,赵王偃又召见了范雎一次,惹得赵国大臣颇为不满,赵王如此宠信一秦臣而疏远他们,实在不合理。

甚至有人给范雎安排上了谗佞之名。

若非谗佞之辈,他一秦臣怎能得赵王偃青睐。

范雎知道的时候苦笑不得,赵国人对秦人的党同伐异太严厉了,哪怕他现在顶着一个“纸公”的名义,依旧被攻击着,若是没有这名声,范雎觉得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拿捏他。

范雎这次去见赵王,随便将能让妇人无夫生娃的名为“鬼胎”的蘑菇带上了。

他得给赵王偃找点事情,不然老是召见他,看看酸葡萄一样的赵国大臣对他意见都大到什么程度了。

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他以上次那位夫人赠书为由,直接将“鬼胎”作为回礼赠送给了那夫人。

两人真正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

当然从此刻起,特别是真等这位夫人怀孕后,恐怕对方每天都会期待着范雎死或者远离邯郸永远销声匿迹不要在回来。

毕竟这位夫人提心吊胆地,每天都会害怕秘密暴露。

范雎嘴角上扬,让他死不可能,让他远离的话他自己脚上抹油。

到时若是归秦的事情上遇到了什么阻力,就算范雎不提出要求,这位夫人恐怕都会替范雎扫清一切障碍。

范雎回去后,继续等待秦国队伍的到来,他最近体会到了名声的好处,一个“纸公”之名,就让赵国那些酸得快苦了的大臣对他不敢太过放肆。

范雎想了想,就让他再加上一把火。

于是,范雎每天叫上公子丹公子熊公子建公子假公子安,在院子里面玩泥巴,将泥巴揉成团制作成麻将一样的方块,并在上门反着刻字。

等字刻好,就拿去隔壁公子丹建好

的烧瓷器的火窑中去烧制。

赵政,褚太平,晋澜也在,不过这三小孩就……完全是在玩泥巴了,玩得莫名其妙,但特别开心。

本来褚太平和晋澜的病已经好了,不用来了,但这两娃怎么舍得这院子里面的小孩玩具,特别是范雎每天都能让他们看上一集动画片。

反正这两小孩用尽了“手段()”,偷偷摸摸来了。

范雎想了想,好久没有给这些小孩子带一点新鲜玩意。

趁进入盒子世界的机会,范雎旁敲侧击,原本以为会十分困难让周宥帮忙购买一台老式爆米花机。

结果没想到周宥答应得十分痛快。

范雎都眯着眼睛打量了周宥很久,这一毛不拔的吝啬鬼又在打什么注意?

周宥将新买的多功能爆米花机交给范雎,这机器不仅仅能做爆米花,还能做米筒,就是那种一节一节的中间是空的像跟长棍一样的米筒。

随便还附送了一大袋子玉米,一包白糖。

周宥看似随意地撇了一眼范雎,受了他的恩惠,以后哪怕是假装,也得给他假装得热情一点,虚情假意也成,反正得堵住沈束的嘴,自从上次讨论过“自恋症?()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之后,沈束特别好奇有什么人能对他宥哥不假辞色。

周宥心道,根本没这样的人。

然后范雎拿着爆米花机,对周宥挥了挥手:“谢了。”

周宥:“……”

嘴角奇怪地扬了起来,等周宥发现的时候都愣了一下,最近的嘴角老是自己乱动。

邯郸,傍晚,秦国质子府。

公子丹等转着有些累的手腕,估计没有人能够想象,他们会心甘情愿地呆在这玩泥巴,一玩就是好几天,那些反着刻的字太困难了。

他们也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但等待结果却让他们没有半点不耐烦,甚至充满了期待。

旁边,赵政,褚太平,晋澜隔得远远的,伸手捂住耳朵,垫着脚好奇的看,因为范雎让他们如此。

范雎在那烧着一个奇怪的罐子,罐子架在架子上,被翻来覆去的烤,就像他们每天烤那块黑石,有时候在黑石上做一顿美味的石板烧。

范雎跟着说明书观察着,罐子里面放了足够的玉米和糖,现在就等时间烤得足够。

大概是傍晚十分,范雎向几人挥挥手让他们远离。

范雎在罐子前罩了个背篓,然后排气。

连公子丹他们都好奇地张望了过来。

这时,“砰”的一声响彻几条街,附近几条街的人都不由得朝声音的方向望来。

“打雷了?”

“听着好像是,但方向为何是质子街那边……”

范雎那边,如同喷泉一样的爆米花冲进了背篓,冲击力还让爆米花溅射了不少。

远处,赵政三人都看呆了,然后“哈哈哈”的就笑了起来,笑得只看见三舌苔。

范雎伸手抓了几颗爆米花,爆得挺饱满,跟炸的棉花一样,喂进嘴里,还有点热

() 气。

又香又脆,口感十足。

这时其他人也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机器,刚才那巨响就是从这小玩意里面发出来的?

范雎道:“你们也尝尝味道,我觉着甜腻了一些。”

等几人将爆米花塞进嘴里,眼睛一眯,味道真不错。

赵政等三小孩更是开心地往嘴里塞爆米花:“甜一点更好。”

小孩子对甜食特别的情有独钟。

然后奔跑着将溅射到地上的爆米花也捡起来放嘴里,这么好吃的东西,一颗也不能浪费。

玩爆米花,其实主要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开心。

地上的爆米花还没有捡完,门外就来不少人张望,他们刚才听着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政翘着小屁股捡起一颗爆米花,看了看外面探知的一群赵人,道:“仙人请雷公来给我们炸爆米花吃。”

随手将大门关上。

一群人都给听懵了。

范雎又弄了一次,这一次弄的米筒,稍微复杂一些,有一个把手需要不断的转动,这任务就教给了公子熊,虽然赵政等摩拳擦掌地想要尝试。

等一节一节米筒从机器里面伸出来,范雎按照大概的一致的长度进行截断,然后摆放在一旁,没一会儿就摆上了好大一堆。

这玩意膨胀得厉害,其实耗费不了多少米。

等公子丹等离开的时候,每人一袋子爆米花,手上还捧着几根米筒。

外面的赵人:“……”

他们都有点看不懂这六国的关系了。

当然也有人哼之以鼻:“看你们能好到什么时候。”

甚至对范雎的行为指指点点。

范雎倒是不觉得什么,范雎来自一个佛祖来了都要被人指指点点的时代,这点舆论算什么。

第一天,褚太平和晋澜都没有来,两人是赵国贵勋子弟,家里总会有一些宾客来往,他们虽然小,但得在。

褚太平有些唉声叹气,因为刚才和一群贵勋家的小孩一起玩的时候,他们正用手遮挡着眼睛,好玩地仰望太阳。

本就是小孩子的游戏,褚太平偏偏说了一句;“别看它东升西落,但即便是日月也有寿尽之时。”

结果一群小孩像看另类一样看着他。

褚太平:“……”

仙人说凡人眼中永恒不灭的恒星,在经历难以想象的岁月之后,也会化作黑洞。

褚太平叹气声更严重了,完了,和这些小孩根本玩不到一路了,他已经十分注意不说在仙人院子里面的那些话了,但有时候他也不能完全提防得住啊。

他一说,别人就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这还怎么一起玩得下去,愁死了。

而晋澜那里也差不多,小孩子对什么都感兴趣,看到灶台上升腾的水雾都要稀奇一番。

结果,晋澜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了一句:“水有三态,固液气。”

别说小孩了,大人都

奇怪地望着他。

晋澜也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半响后才唉声叹气地看向秦国质子府的方向,他也就一天没去,怎么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

而范雎那里,今天的热闹注定掀翻整个邯郸。

范雎今天不卖纸了,让一群一大早就来排队等待的人怨声载道。

那纸实在太好了,只要使用过一次就再也回不去了,怎么还能坚持去用竹简,实在太不方便了。

正抱怨着呢,结果,范雎说道:“今日卖书,各位若是有兴趣,还是按照现在这个顺序购买。”

自然引起了不少人不满,他们就是来买纸的,买书去其他地方也可以买到,用得着这样排队等这么久。

结果,范雎拿出来的书,却让人一愣。

纸张重叠在一起,好大一叠,用线封住一边,其实就是古时最常见的线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