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职业序章:三首犬(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1243 字 1个月前

第一日,赵政起床的时候,他们府邸门口,李信带的队伍就守卫在那里了。

李信明显洗漱了一番,洗去了一路的风沙和落魄,身穿三重甲,背负十一石重弓,五十箭,手持青铜长戈,现在看上去倒有点大秦良将的威风。

其他将士也显露出大秦精英的气势来,他们这些人马,的确个个都有些骁勇的本事。

不过他们现在面临一个极大的问题,邯郸人根本不卖给他们食物。

在来邯郸的路上,那些赵人虽然厌恶憎恨他们,但至少也能找到用钱财打通关的地方,虽然辛苦了一点,但也不至于饿死。

但这邯郸不一样,每一个邯郸人都互相盯梢着,即便有人想赚点钱但也不敢将东西卖给他们,不然非得被其他赵人唾沫骂死。

他们一大早忙碌了半天,结果只是高价买到了一点泥盐。

上好的盐需要消耗不少的柴火和人力,价格自然昂贵,只有这种在泥沙里面直接捡起来,夹带着淤泥的盐才会便宜一些。

百姓们大部分吃的就是这种泥盐,至于嫌弃它肮脏有毒性,那完全属于矫情,会被人蔑视。

其实这样的盐还真有毒,不过百姓舍不得吃,吃得少,也就没什么副作用了,毕竟再剧烈的毒也得看量。

李信他们面对的就是这么尴尬的境地,一大早派人出去购买粮食,结果,别说犒劳一下好不容易抵达邯郸的艰辛,连最粗鄙的粮食都吃不上。

所以别看这群人威风凌凌,其实饥肠辘辘,内心充满了担忧,赵人是真的能将他们活活饿死。

和李信一起来的副将蒙武小声的有些担忧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觐见赵王的文书一时半会应该还递不上去,想要这几日就将公子政和范雎带走,恐怕不行,但时日一久,我们这样也不是办法。”

李信点点头:“先等出去买粮食的兄弟回来再看看情况。”

这时,一个小孩抱着一只公鸡摇摇摆摆地向这边走来,径直向府内走去,被李信的一个手下拦住:“什么人!”

褚太平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身体一整,小胸膛挺起,腰杆笔直,用十分奇怪的语调道:“我叫褚太平,今年四岁,家住邯郸褚家巷,爱好听故事看动画片,特长……特长是爱吃。”

然后小脚在地上一点:“我爱微笑,嘴角上扬,性格开朗,阳光大男孩!”

一群人:“?”

褚太平抱着公鸡在一群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的注视中走了进去,边走还别撇了撇嘴,这些人让他自我介绍,结果又不理他,呆得跟鸡一样。

这时赵政也走出了房间,见到褚太平抱的鸡,连忙跑了过去,褚太平家养的鸡,炖起来味道老香了。

陆陆续续的,晋澜,公子丹他们也来了,如往日一样,磨豆子麦子,上午将生计维持着,下午制作纸张印刷一些书。

而李信也希望见一见范雎,结果被直接告知,那个秦使闭门研学,什么人都不见,别说

他李信,赵王的人来请,都得让他们改天再来。

李信内心是难以置信的,这个秦使者也太逍遥了一点,他们呢,赵人连一口粗粮都不给他们,而这秦使气焰嚣张得连赵王都不放在眼里,这邯郸人是怎么容忍和放任一个秦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如此胡作非为?

难到让一个秦人骑在他们脖子上撒野,这些赵人也能忍得下去,和他们一路见到的赵人深恶痛绝的态度可一点不像。

李信眉头都皱了起来,他欲见范雎使用的可是秦诏,范雎自称秦臣,居然都敢拒而不见,这可是杀头的罪。

李信又对公子政说道:“臣奉王令来见范雎,若拒而不见,恐回去之后臣和范雎都不好交差。”

赵政“哦”了一声,然后掉头就往厨房跑,他的长寿玉膏应该已经给他盛好了,他得放十颗葱,可别给他放错了,还有好吃的豆沙馅,他专门灌了好多馅儿。

李信张了张嘴,他也不敢闯进去,公子政虽然小,却是秦王室,他礼数不得逾越,且这院子里面几国手持地母器皿的质子也不是好相与的。

只是李信从开了一条门缝的大门看进去了一眼,却是惊呆了。

那个燕国的公子,他在往灶台里面添柴火,还伸着脖子用嘴吹火?

还有那个楚国公子,在杀鸡?

还有其他几个公子……

李信甚至揉了揉眼睛,富贵显荣,钟鸣鼎食的公子,这……这是在做什么?

况且,从未想过,一个院子里面,六国之人能相处得如此和睦。

是的,和睦,光是一想到这两字,李信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个院子太诡异了。

这时,李信派出去购买粮食的士兵回来了,一脸难堪地摇了摇头,估计没少被赵人刁难。

其实,想想范雎才来邯郸时,被赵人提着装烂菜叶的篮子围堵,就可以推断出他们会遭遇些什么。

李信内心是倔强的,但也不得不承认,身为秦人在这邯郸城中太艰难了。

而这时,他守卫的府邸的门被打开,那几个质子提着一些板凳凳子摆放在了街道上,府邸面街道的矮墙上,也奇怪了摆放上了一些饼?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陆陆续续的人走了过来,有的坐在那些摆放的桌凳上:“一碗长寿玉膏,两豆沙馅饼。”

还有去那矮墙边上,直接付了布币,购买了饼就离开的人。

这些人似乎多是六国之人,其中也有一些赵人。

现在可不是范雎才来邯郸的时候,怎么说呢,听说赵王和宫里的夫人都会让人来这购买长寿玉膏和豆沙馅饼,一些大臣家里也在效仿。

所以最近也有一些赵人大着胆子来购买了。

怎么说呢,那么多人来购买纸张和书籍,同是秦人的生意,他们怎么就不来购买点吃食了?

不都一样,

且听说这长寿玉膏吃了真能延长人的寿命,不过得长期坚持吃。

李信等一群秦

兵:“……”

为什么?

都是秦人,赵人连卖一口粮食给他们都不肯,而这些赵人却又络绎不绝地来秦人的铺子上买东西。

他们难道不觉得尴尬和反复吗?

说来也奇怪,赵人还真不觉得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这么顺其自然成了现在这情况了。

他们来照顾生意,但不妨碍他们对秦人的憎恨。

估计是李信等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特别是李信看到公子政提起兜,非得让那些人将布币投他兜里,一时间精神都有点恍惚。

等回过神,食物的香味,飘散得到处都是,诱惑得一群秦人虽然笔直的站着,但肚子不自觉地尴尬地咕咕地叫。

还有不知道情况的人,一脸不耐烦地道:“你们到底买不买,不买将路让开,这秦人卖的东西就那么一点,晚一点就没了。”

旁边的蒙武:“将军,那些六国之人好像也在吃着他们公子做的食物,他们居然吃得手都不哆嗦。”

太奇怪了,怎么说呢,比如在秦国,若是大王递给他食物,他会欣喜若狂得手都抖。

蒙武一咬牙:“要不……”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正常吃过饭了。

他们背负重任而来,绝不能在未完成任务前就这么委屈的死了。

李信也是一咬牙,可对方是他秦国公子。

屁股半坐在凳子上,也不知道怎么开的口,谨慎,甚微地小声了一句:“一样一份。”

结果,公子政风风风火火龙行虎步地直接跑了过来,提着兜拉得大大的,笑眯眯地看着李信。

赵政心道,又……又开拓了新客源,发大财了。

倒是让其他人很是不满,因为李信他们人可不少,他们占了位置买了东西,后面的人未必买得到。

一开始,一群秦兵真的如坐针毡,心若寒蝉。

但当将食物塞进嘴里,就变得狼吞虎咽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日子苦得太过了,这些食物的味道实在太感人,好吃得舌头都能吞下去。

赵政都缩了缩脖子,来了一群吃货,看上去忒能吃了。

不过赵政马上就开心了起来,给钱就行,不要以为是秦人就能在他这免费吃,他的钱可是他和仙人一点一点挣来的。

话说,这些人不是他爹派来照顾他的吗?怎么变成了他饲养这些人似的。

赵政一个劲摇头,也不派一点有能力的来,看看,尽是些拖他后腿的。

可怎么依仗他们回秦,哎,摇头晃脑,唉声叹气。

今日的生计倒是提前完成了任务,没有购买到食物白跑了一趟的人,对李信等更不满意了,也太能吃了,以前的分量,他们一人能吃两人的份,饿死鬼似的。

李信等被瞪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不是特殊情况,平时……平时也没吃这么多。

这时赵政在一群不怎么满意的人中,扬起了小嗓子:“各位,

今天我们有新商品,绝不会让各位白跑一趟。”

边说边让人抬出来几桶大缸,里面装的全是酱油。

范雎他们这每天都要卖豆花,每天磨的豆浆过滤后剩下的豆渣,全都被范雎用来做成了酱油。

如今酱油经过长时间发酵等工艺,终于完成了。

赵政按照范雎的教导,准备将这些酱油销售掉,太多了,他们自己根本吃不完。

赵政:“便宜又甘香的酱油,绝对比你们在其他地方购买的酱油品质好,各位,打一罐子回去?”

赵政的价格一出,倒是让周围的人微震。

酱油制作困难,都是用肉食通过复杂的工艺加工而来,一般家庭根本舍不得购买。

而赵政这酱油价便宜太多了,甚至有人怀疑地问道:“你们这酱油假的吧,真的能吃?”

结果,正准备卖酱油的公子熊恶声恶气的说了一声:“爱买不买。”

他们最近做菜都是用的这种新酱油,味道比赵国邯郸的好了不少,味道香浓,还没有腥味,做出来的菜都好吃了很多,即便仅仅是将酱油拌饭,都十分的美味。

矮墙那看热闹的褚太平和晋澜,两小孩小手撑在下巴上,看得一个劲摇脑袋:“公子熊怎么就是学不会做生意。”

“仙人说,做生意不外乎产品和服务,像辨贵贱,调余缺,度远近这些都是衬托,公子熊他这是只听进去了一半。”

赵政也直揉脑袋,他觉得公子熊一定是觉得他生意太好了,非得让他没生意才行。

赵政赶紧用一个碗倒了些酱油放在那里,用手指沾了一点尝了尝味道,这酱油香,简直别提多棒,说道:“各味先尝后买,我们家酱油要是不好,我自己砸缸。”

众人:“……”

别说,赵政这句自己砸缸似乎是保证了产品的质量,不少人还是愿意尝试的,反正不好可以不买。

而等尝试过后,再看看价格,突然有一种占了好大便宜的感觉,谁家酱油也卖不了这么便宜,关键味道是真的不错。

当然也有只尝不买占小便宜的,还反复排队,看得赵政心疼他家酱油不得了,眼睛跟防贼一样盯着排队的队伍。

李信看着饹绎不绝的队伍:“……”

他还是想办法联系上在邯郸的秦国细作组织,先将他们有些搞不懂的情况弄清楚。

但也皱了皱眉,堂堂秦国公子,居然在邯郸经商为生?

在秦国抑商严重,怎么说呢,秦国人觉得农民就应该种地,士兵就应该打仗,商人甚至都没必要存在,所有人自力更生就行,而且商人坏得很,哄抬市价,造成民慌,无视生产,却聚集财富和民脂民膏。

所以商人在秦国的名声可不怎么好。

李信是直人,还真找到赵政,皱眉地说了说。

赵政的表情特别奇妙,半响才道:“我不赚赵人的钱,我们大家一起饿死?还是等着赵人主动给我们饭吃?”

“再说,我就一个人

在邯郸,以前秦国一个布币都没有送来给我,现在怎么突然就来管我如何吃饭喝水了?”

李信愣是有些说不出话来,说实话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在邯郸还有这么小一个秦国公子,而跟随的秦人全部腰斩,就这么一个年幼之人独自在邯郸生活。

他才来邯郸一天,就感觉到了秦人在邯郸生存的困难,更何况这么一个小孩。

他如今又以何道理和颜面来劝解这么独自努力求存的人。

赵政都不想理人,仙人说一个地方是否富有,一看农业一看商,商业繁盛金钱才会流通,有钱人的钱才会进入他们这样的穷人的腰包。

赵政对此深信不易,看看,赵国人的钱可不就每天都在往他兜里面崩,每天他睡觉都能笑醒。

等卖完酱油,又卖了一会儿纸和书籍,差不多都下午了,吃完饭,赵政就出门瞎逛开始完成范雎交给他的任务了。

这次赵政多在市集等地方闲逛,见到大大小小的商人,他就给这些商人讲讲他们秦国的商业多么的自由。

“我们秦国啊,税收都是统一的,不像你们,那些士吏老是按心情进行波动。”

“我们秦国,商人都要被赞赏,他们于国有功,他们活跃了经济和市场,他们周转了物资……为我秦国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及其重大的作用。”

见到购买东西的百姓,赵政也要叨叨两句:“赵国的肉贵吧?”

这可就引起太大的共鸣了,可不是贵,一年到头吃不上几次肉。

赵政:“你们知道是为什么?”

“可不就是因为你们赵国酒肉官营,不允许百姓酿酒畜养家禽。”

“不像我们秦国,家家户户养点鸡鸭,隔三岔五就能吃得上一顿肉。”

说得无论是商人还是百姓都泪汪汪的,眼睛红红的。

说得李信等秦人瞠目结舌,他秦国是除了名的歧视商人,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排在最后,怎么从公子政口中商人就成了与国有功,还为秦国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重大作用?

旁边的褚太平和晋澜有些听不太懂的道:“你们秦国的百姓商人过得也太好了。”

赵政小脑袋一扬,那是。

然后道:“你们两怎么还跟着我?仙人这两天又不讲课。”

两人看了看赵政提着小篮子,眼睛一个劲转。

赵政赶紧将篮子捂得死死的,里面有仙人给他准备的零食,怕他到处逛的时候饿着了,篮子里面的动物奶油面包,肉松面包,蓝莓面包,他以前都还没有吃过呢。

……

现代,学校操场,一辆大巴车正停在那里,这是学校安排的前往长白山研学的车辆。

范雎带队,所以早早的来了,一上车没想到车上已经有不少人。

周宥抱着一只金毛大咧咧地坐在座位上,旁边放了一个旅行大挎包,怎么看都不像是去考研学问,而是去登山旅游。

周宥看见范雎上车也不意外,他看过他申请的长白山

研学活动的申请表,上面写着带队老师的名字,遗迹学特聘讲师范雎。

他一开始还奇怪,范雎怎么莫名其妙地给他报了个什么遗迹学选修课,还给他申请了这次实地学习的活动,原来是让自己来给他撑场面。

关于遗迹学,以前他没有接触过,所以还专门查了一下,他们学校根本就没有这专业,也就开设了一节相关的选修课,上课的人都没有几个,更别说什么实地学习。

他觉得他要是退了,范雎肯定得成光杆司令,一个学生都没有。

周宥想着,谁让他人品好,就当日行一善做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