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一块酱油饼(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702 字 1个月前

范雎其实还是比较用心地去弄铁器,但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铁器未确定之前,他反而是最安全的,别忘记了,在回到秦国来到咸阳的路上,他们队伍还遭到了一次未知的刺杀。

很可能策划的主谋就在这咸阳城。

所以接下来几天,范雎一边关注着李信的进度,一边提高自己生活的质量。

成蟜这小显眼包依旧每天都来,听说被他的母亲韩夫人收拾了好几次,但依旧雷打不动的跑来。

性格之固执,执拗,让范雎都有些惊讶。

成蟜正摸着赵政今天穿的新衣服:“你今天的衣服怎么和以前的不一样,都不是特别柔软的棉的。”

赵政今天穿的衣服材料有些特殊,一种十分有意思的麻布,赵政答道:“这叫牧羊少年风,你都不懂。”

成蟜搓了搓小手手:“给我穿穿试试,我也想要牧羊少年风。”

赵政:“大白天的,我将衣服脱给你,我穿什么!”

成蟜拉着自己的小袍子:“你穿我的。”

“我也……我也想当一个小仙童。”

赵政扭头就走,小仙童只能是他一个。

范雎进来的时候,两孩子还在聊着自己的世界,最近成蟜天天都黏着赵政。

还有成蟜被韩夫人踩死的那些南瓜苗,居然被成蟜偷偷救活了一颗,自然不敢种在他自己院子中,因为韩夫人经常会去他那,他偷偷的钻了狗洞,种在了赵政的末院,每晚没人的时候,他就会去照顾他那颗意外活了过来的独苗。

虽然主枝死了,但从侧芽倒是长出来了一条,长得还颇为顽强,都开始爬墙了,如获新生的一颗独苗,成蟜每天都希望赵政别将他的南瓜苗拔了。

这是赵政吐槽成蟜的时候给范雎说的。

范雎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固执的小孩,也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见范雎进来,成蟜赶紧跑到范雎面前,扬起小脑袋:“我现在对公子政可好了,什么好东西我都给他。”

范雎一笑,伸手进兜里,拿出一颗糖塞进这小显眼包的嘴里。

这样的散糖范雎随时都带上几颗,用来散小孩,能让他们的童年充满了甜味的回忆。

成蟜眼睛甜得都眯了起来。

这几天,也还是只有几户家庭作坊,酱油还需要发酵,但豆油倒是榨出来不少了。

范雎让外出的李信给他带回来一些免费的竹筒,如今正是宣传他黄豆油的时机。

宣传也简单得很,范雎在周宥那得了一炒菜的大铁锅,直接搬到大门口,架起个支架,在上面用黄豆油炸南瓜饼,随便炒点午饭的小菜。

将黄豆油倒进大铁锅烧得沸腾,那油香直接飘得老远。

再将一个个南瓜团放进油锅里面,隔得老远就能闻到香味,更别说炒菜的时候,火爆的油脂搅拌着菜色,充满了火气。

大街上怎么都会有路过之人,范雎都不用自己介绍,旁边

立了个牌子,写明了油价。

这个时代的油都是动物油,凡是和肉食相关的东西,都尤其的昂贵。

而范雎标明的价格,让瞧见的人都愣了愣,怦然心动。

毕竟是咸阳百姓,比其他地方的人稍微要富裕上那么一些,以前能买到的油钱,若是用来购买范雎的油,能多上不少。

而且,范雎炒菜他们也看到了,光是油香,看上去都十分不错。

当然,范雎也就是先试试水,打出一个名声,也没想着一下就卖出去。

摆了小矮桌和凳子。

成蟜这小孩眼睛滴溜溜地坐在了小凳子上,一动不动。

范雎也是感叹,给这小孩也准备了一份。

吃饭的时候,赵政开始科普了:“我们做菜的香料都经历了好几次战争,争夺印尼群岛的香料,破除阿拉伯世界的香料垄断,逼迫欧洲进入了大航海时代……”

成蟜:“……”

埋头干饭。

难怪能这么好吃,吃得他舌头都能吞下去。

还有那南瓜饼,连赵政都是第一次吃到,味道实在太棒了,甜甜糯糯的,一连吃了好几个。

尤其地期待,他们自己种的南瓜能早点结出那他们都抱不起来的大南瓜来。

范雎这些天,虽然家庭作坊没能弄起来几个,但种植的南瓜子的种子倒是送出去了不少,毕竟是免费的。

甚至为了避免错过播种的时间,范雎干脆将南瓜子种在自家院子,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他送南瓜苗。

可以说,经过这几天,这条街道家家户户的墙角都种得有那么几棵范雎的南瓜苗了。

坐等藤条满墙,这一条街的风景应该也会变得不错。

大白天,范雎也会点上蚊香,蚊虫着实烦人得厉害。

赵政和成蟜会坐在蚊香旁边看动画片,再在露出来的皮肤上涂抹一点驱蚊水,一点也不用担心蚊虫的滋扰。

其实蚊虫最多的时候,当是晚上,范雎和赵政倒是没什么,点盘蚊香的事儿,但是成蟜不行了。

他已经知道了蚊香的好处,但是吧,他晚上住自己院子,还得忍受蚊虫的困扰,仅仅一只蚊子呜呜呜的叫声,都能让他睡不着。

怎么说呢,享受过蚊香的好处,就再也回不去了。

于是,夜深人静,成蟜抓着身上因为蚊虫咬出来的包,又去钻了狗洞来到了末院,然后推开赵政房间的窗户,小屁股一冲爬了进去。

把赵政吓得一个机灵。

也亏得这不是成蟜第一次作案了,不然深更半夜最恐怖的时候,一个小黑影从窗口爬进来能吓坏人。

成蟜:“我快要被蚊子咬死了,我就来蹭蹭蚊香。”

说完赶紧往床上爬去,反正打死他,他也不离开,那些蚊子真的太烦人了,再看看赵政的房间,淡淡的熟悉的蚊香味儿,一只蚊子都没有,光是想想都知道能睡得多舒服。

成蟜:“咦,你这床怎么不一样?”

赵政:“这是冰丝竹席,天热睡着凉快,仙人专门送给我过夏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