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大秦风华在此间(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7840 字 1个月前

范雎去找公子异谈生意,将公子异都谈懵了。

公子异因为当初签订了给那条街缴税的“合同”,心理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可现在范雎说,那条街赚到的钱,或者以后合作赚到的钱,他公子异可以合理调用,甚至钱都可以直接存在他府邸上。

唯一的要求,这些财产得归属到赵政名下。

赵政是他儿子,年纪又小,赵政的东西合理地可以被他支取使用。

他原本以为范雎那些生意赚的钱自然是范雎的,结果没想到……

这是真将他公子异当成了自己人。

怎么说呢,比如说全力支持公子异的吕不韦,一心一意为他谋划的吕不韦,也没见将他的生意的收入归入公之子异名下,公子异想用钱,还得询问吕不韦意见。

吕不韦为利,那他范雎又是为了什么?

范雎心道,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只要将人给拉拢了,还愁什么钱和权,到时候稍微让公子异看到自己赚钱的能力,呵,对方巴不得将所有资产都交到范雎手上,钱生钱。

范雎现在缺什么?缺的不是产品,而是资金。

若按照范雎自己滚雪球的积累资金,这个过程是十分漫长的,比如现在,他老早就想将产业工厂化,但迫于没有资金,不得不先从家庭作坊弄起,家庭作坊的问题很大,有很多隐患,且不好管理。

公子异心理微妙得很,他现在觉得替那条街缴税有什么,反而期待缴得越多越好,因为代表着赚得越多。

就是这范雎,让他实在看不懂。

范雎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吕先生以前有没有提醒过,酱油的发酵工艺十分复杂和严谨。”

公子异有些疑惑,为何突然说这个?什么酱油发酵,他怎么可能懂,他不过是在吕不韦想要做这门生意的时候给予支持,让其在官府走合规流程的时候更加的顺利。

说起来,他和吕不韦之间,若真要理清关系的话,也不过是互利罢了,公子异需要吕不韦的金钱支持,吕不韦需要公之异这样的身份支持。

之所以吕不韦和其他人不一样,也是因为当初在赵国邯郸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只有吕不韦投资了他,送他美姬,在生活上支持他,让他不用过苦寒被赵人瞧不起的日子,并且帮他谋划买通赵国官员和士卒让他顺利逃回了秦国。

范雎继续道:“酱油的发酵工艺一但出问题,会吃死人。”

发酵和腐烂虽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但却十分容易混淆,而范雎观察过吕不韦和公子异售卖的黄豆油和酱油,黄豆油也就罢了,里面有杂质,保质期不能太久,不然会质变,而吕不韦和公之异所售的酱油,因为依葫芦画瓢学范雎的发酵工艺,但又没有完全学完,无论色泽还是品质都有问题,稍微不注意,若是质量检查的时候贪图了一点,没留心了一点,就可能导致大面积的食物中毒。

甚至范雎可以说,这是百分百会发生

的事情,只不过吕不韦初售酱油,那些才招来的工人还算上心,但再卖一段时间,对酱油质量没有追求没有统一标准的情况下,那些工人必定会出现疏漏,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大面积事故。

公子异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咸阳的人都知道,当初的黄豆油和酱油是他支持吕不韦的生意,若一但出了问题,恐怕责任就要找到他身上来了。

小事也就罢了,但大规模死人,即便是他的身份也必定不好过。

为何吕不韦不提醒他?

真就只是想通过他获得利益?

商人逐利,或许再多的示好和掩饰,也改不了其本质。

范雎挑拨离间了一番,当然也是实事求是,范雎阻止吕不韦和公子异继续售卖黄豆油和酱油,本也有这个原因,若真出了问题,就晚了。

范雎又邀请公子异有空去那条街上看看,现在那条街有了经营权,要改成市集了,又是一桩了不得的好事。

当然,范雎是真心希望公子异去瞧一瞧,不然他资金哪里来?

范雎离开的时候,大摇大摆地带走了赵政和成蟜。

最高兴的估计要数成蟜了,以前他去赵赵政和范雎,都只能偷偷摸摸地,谁都不敢让知道,每天提心吊胆的,有一次因为暴露了,被他娘韩姬好生教育了一番。

现在,他都能当着他爹的面去当他的小仙童了,他爹都不反对,他娘那里自然就好说了。

开心得脚儿都能踢起来。

范雎看着这小孩,直摇头,小时候的成蟜虽然有些贵族的恶习,但至少单纯得并无坏心。

贪玩,贪吃,又好和同龄人交朋友,也不过是一普通小孩子罢了。

范雎对赵政问道:“成蟜现在每晚还去你那蹭蚊香?”

赵政唉声叹气,何止蹭蚊香,自从被这小子发现仙人每天晚上都会给他准备一点小夜食,这小子是准时得一刻都不落下的来找他。

一副哥两好,谁私下说他们关系不好,他就和谁急。

其实赵政是名副其实的大公子,但常年在赵国,如今才回府邸,所以没什么存在感,而公子成蟜一向被视为公子异的继承者,如今却多了这么一个亲哥哥,府邸里面那些仆人自然私下里会有话说,和他们亲近的人也会提醒他们提防。

比如成蟜,就不只是一次听到,有些人明示暗示的和他说这些。

怎么说呢,即便成蟜年龄还小,一开始不懂,但长时间的潜移默化,成蟜自然而然地就会将赵政当成假想敌。

当然现在成蟜和赵政接触得多,还被赵政拿捏得死死的,这一“敌意”的过程被弱化了。

范雎也没有在两人之间说什么,只是时不时会旁敲侧击地讲一讲友谊是什么,真正的亲兄弟该是什么样,这样友好的关系如何让人羡慕。

大概就是一些小孩子可以接触的青春文学。

以前定是没人给赵政和成蟜讲这些的。

而小孩子,正是思想形成的最关键的时候。

范雎的影响,即便最终也不能成功,那么等他们反目成仇的时候,就多受一点内心的煎熬和自我道德的审判吧。

范雎其实留给了他们人生最大的难题,而到时兄弟阋墙时,褚太平和晋澜就将成为最好的看客。

范雎带着人回去,褚太平和晋澜正在玩新弄好的秋千,褚太平乖乖巧巧的坐在秋千上,晋澜正在帮他推,两个人一起玩的时候特别和谐友好,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竹马少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