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变化的开端(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686 字 1个月前

美味的鱼端上了桌子。

盛鱼的白色大瓷器,装上色鲜味俱全的鱼,光是看上去都让人食欲大动。

范雎已经在给在座的人发他的企划书《瓷器带动经济发展企划书》。

“百姓需要工作,这样他们才能赚钱养家。”

“我们需要工人,这样才能大规模地生产,将瓷器最快地推向市场,推向全国……”

其实就是最简单的工业基础。

但在商业和工业都不发达的这个时代,已经是难以想象的进步,和让人震惊的策略了。

这是一套历史上已经成功的方案,很有说服力。

范雎更直接:“各位,想要赚钱,有钱赚。”

“想要前途,只要将这生意做好了,让百姓饱食,让天下安泰,这样的功绩,不比每日在殿堂上你争我夺更直接。”

“至于想要名,想必百姓只要过得好,不愁被人拥戴。”

范雎的话太直接了,直接得都让人有些脸红。

哪里有将名利直接放在嘴上的,还将获取的工具和途径都准备好了。

但是真的说到了不少人心坎上,特别是那些没有晋升途径的人,秦国使用的依旧是举荐制度,大概就是向王举荐人才,但何为人才,总得让王知道你干了点什么才行。

最重要的是,范雎的《瓷器带动经济发展企划书》写得太细节了。

建立工厂,招聘工人,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多少钱,都罗列得一清二楚。

然后是收益,瓷器产量会有多少,成本多少,最后盈利多少,甚至用一个奇怪的表格罗列了出来。

从未见过,能将赚钱的过程,写得如此明了没有意外,就像光是看了这什么企划书,就已经知道,只需要投入,就会是什么结果一样。

有没有说服力,看众人脸上蠢蠢欲动的表情就知道了。

企划书有些长,范雎让众人边吃边看。

那美味的鱼入口,气氛就更好了。

味鲜肉美,色佳。

这哪里是来随随便便在街边的食铺吃一顿,反而如临盛宴。

范雎说道:“各位,只需要投入资金,各位就将是瓷器行业的股东。”

“各位什么都不需要做,只等着分钱就是。”

“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将进度以书面的形式汇报给每一位股东。”

股东是什么?虽然是陌生的词语,但大家似乎也模糊的有了一个概念。

出资越多,分到的钱就越多,这很合理。

建厂,招工,生产,售卖,都不用他们操心,说实话以前从未想过如此好事,毕竟秦国商人少,他们就更不会经营了,在他们看来太复杂了,若仅仅是投入点资金就等有收入,这对他们来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范雎道:“若是各位还不放心,可以安排家族的人参与进来,我会给他们安排职务,当然他们仅仅只能拿到对应职务的工资,而不参

与股份分红。”

管理层也给安排上了,相信光凭范雎嘴巴说,还是不足以让他们完全放心,与其让他们安插人明察暗访,还不如直接给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众人啧啧称奇。

范雎将合同都拿了出来:“市场份额有多大,企划书上也写得清清楚楚。”

“这份合同,上面将入股的要求,和分红的比例等也罗列了出来,大家看看,若是有意者,现在就可以和我进行签订,当然你们也可以拿回去仔细琢磨。”

范雎和赵政,褚太平,晋澜以瓷器的技术,还有管理产业的身份,在股份上占了大头,其他人只是出资,所以按资分配股份。

为什么要给褚太平,晋澜一份?

哎,这两孩子无依无靠,在咸阳相当于孤苦得很,若是有点产业,以后也能有个保障。

范雎是将整个秦国按区域来进行划分的,比如咸阳需要总资金多少,那么就按这个区域的投资来进行分股。

越先签合同就优先选择产业区域,在座的大部分都是咸阳人,若选咸阳自然好处多多,慢了的话,就得选其他区域了,离得远,多有不便,肯定还是会有差距。

范雎都不用提醒,这种事情,只要稍微精明一点,总有人会想到,而没想到的人,总会有人暗地里给他们提醒,比范雎将小算盘给他们讲清楚,让他们亲自发现更让他们有成就感。

唯一有点问题的是,赵政,褚太平,晋澜,成蟜正坐在那吃鱼,也不知道怎么就听到了周围的议论。

成蟜:“?”

赵政他们都有,就他没有?

这怎么行,现在也是小仙童了。

最后,没办法,范雎想着,得看公子异表态了,若公子异加入的话,扣一份给成蟜也不是不可以。

至于值不值?

嘿,公子异可是未来的秦庄襄王,拉他入股,就算对方一文不给,都是值得的。

在秦国做生意,是有风险的,但若这生意连秦国的王都有一份,再大的难题都将不是难题。

公子异眼睛中精光转动,的确诱人,但有个重大问题,他看了合同上的资金需求,数量可不小,他的资金并不充足,去找吕不韦?但若是吕不韦出资,这份额还能算是自己的吗?

还好的是,合同上,他儿子赵政的份额已经不错了,这让公子异有了一个奇怪的发现,他发现无论什么好处范雎总会带上赵政?

为何?

一个小孩怎会被范雎如此放在心上,是在赵国发生了什么?他离开赵国日久,具体事情倒是不知。

猜测不透。

还有就是,成蟜这小孩耍赖打诨,但看范雎居然有些心动。

如此,怎么看,范雎对他,对他家,似乎都没有什么恶意,反而助力颇多。

其实,真正的助力,范雎还没有拿出来。

范雎见在座的众人都在思考或者议论,范雎也没打扰,而是找到了公子异。

公子异的烦恼范雎怎么会不知道,公子异缺少资金,公子异有一些钱,但不足以让他占到他满意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