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雨……即恐怖(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693 字 1个月前

瓷器工业有序的在秦国各地开展,其他地方不知道,但走在咸阳的街道上,隔三岔五都能听到讨论瓷器的声音。

咸阳瓷器,美甲天下。

瓷器工业的招工,也让秦国百姓蠢蠢欲动,除了传统的农耕火种,靠天吃饭,似乎又多了一种生活的方式。

秦国原是西垂小国,哪怕发展到现在,耕地也是严重不足的,这才导致了人民贫穷,无饱饭可食。

这是为什么,范雎不是第一时间推广农业,而是从工业开始,因为耕地真就那么点,经不起折腾。

但有一个问题,工业的前提是农业,农业如果无法满足自给自己,工业也是发展不起来的,毕竟饭都吃不起,哪有力气发展其他。

这个问题也并非无法解决,自身农业不够,那么就借助其他国家的农业,这在现代也是通行的,比如某小国,自家基本没有农业,但靠丰厚的工业和先端科技赚的钱,光是购买其他国家的农作物就过得比谁都富裕。

于是,咸阳的商人,在范雎的有意撮合下,小聚了一次。

小聚的内容很简单,范雎一是说了说,他们的瓷器好啊,现在得到了大家的喜欢。

二是说了说秦国的商人日子不好过,不如尝试将瓷器运出秦国,售卖到其他国家试试。

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耳熟?

历史上的丝绸,丝绸之路走的就是这么一个路子。

众商人中,有的倒是十分感兴趣,这一部分商人本就游走他国,而瓷器在秦国供不应求,想买都买不到,大概是因为物美价廉,但拿到其他国家,东西更少,其他国家可不像秦国各地都建工厂自己生产,也就是说,只要运出去,就不愁卖,而且价格上也可以高上很多。

当然也有商人问道:“现在连贵族都买不到瓷器,我们的货源从哪里来?”

范雎笑着答道:“瓷器的生产量正在逐日增加,且我会安排一部分咸阳工厂的货直供商人,购买得多,还能有一点优惠,所以货源上不用担心。”

一场别开生面的商人经济会议,目的是让秦国的瓷器销售向全中原乃至更远之地,解决以后需求饱满的问题,虽然说瓷器可以推成出新,比如花纹等,样式上,都可以推出新产品,每家每户的瓷器肯定也会有耗损,必定还会买新的。

但那时候的饱和市场,肯定没有现在的生意好,所以得将市场扩展到更大。

怎么说呢,现目前瓷器卖得再好,也是金钱内部空转,最多也就是贵族手上的钱转了一部分到平民百姓手上,但总的值并不见有多大提升。

无论如何,各国游商,他们的单子上多了一种新的货品,瓷器。

瓷器范雎是教给公子丹的,燕国估计也会生产,但他们没有范雎见识过的商业模式那么成熟和完美,想要全国推广估计都十分困难,更别说这么短时间推行其他国家了。

所以,范雎提醒了一下这些商人,不要去燕国卖瓷器就行。

不然

可能赚不到钱,而且还会打乱公子丹在燕国生产和售卖瓷器的计划,其实就商人带去的这点瓷器想必也影响不了什么,只是以防万一。

众人:“……”

所以范雎将这么好的东西真教给了燕国?

他怎么想的?

他这脑袋还稳稳地呆在他脑袋上,简直是一个奇迹。

瓷器之风吹遍了咸阳,吹向秦国大地的同时,范雎的造纸业也敲锣打鼓的开始了。

新的工厂开始建立,新的一大批工人被招募,收集材料的,负责生产的,人员需求极大。

这些都是提供的工作岗位,每一个岗位都能养活一个人,甚至一家人,这和以前的农耕火种只能守着自家田过日子的确有些不同。

也亏得瓷器的成功,让贵族们看到了赚钱的机会,舍得投入,不然这么大的资金流动,光靠范雎绝对不可能完成。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城外的流浪汉都感觉到了秦国的欣欣向荣。

造纸业,白花花的纸张生产出来时,当这些纸张以比竹简更加廉价更加方便好用的姿态走进市集时,可见对整个市场有多大的冲击。

随之而来的衍生行业,笔墨砚台等,也陆陆续续的出现。

商人们的货单中主动出现了笔墨纸砚,他们将秦国的新产品销售向中原各地西方诸国等。

一时间咸阳纸贵,倒不是真的贵,而是购买的人络绎不绝。

范雎的商业街也用水泥修好了,平整的道路着实喜人,走在上面四平八稳,下雨天再也不会堆积一滩一滩的雨水了。

赵政正开开心心地走在街上:“这路的确好,就是太费钱了,我想着凡是走我们路的人,都征税,可是仙人想了想,只征收马车的过路费,还收得便宜得跟没收一样。”

有马车的人,可不在意那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布币,因为一次就象征性的收取一布币。

赵政又开心又唉声叹气,这雁过拔毛的性格,从小都没得改。

不过很快他就被新的事物转移了注意力,这不是有一条像样的水泥路了嘛,也许是因为是范雎第一条自己修的路,意义不一样,也许是从今出门后,至少在家门口能走上一段好路了,等等原因,范雎给赵政等购买了一件划时代的新玩具……踩在脚下的电子平衡车,充一次电能跑50公里。

就是让周宥购买的时候,范雎心都在滴血,那些便宜的,只能当玩具,跑了不多远不说还容易坏,而一次能跑50公里的又不便宜。

无论如何,这新玩具在秦国的商业街上跑了起来。

原本是想一个孩子买一台,现在,还是让他们共用一台吧。

赵政正站在平衡车上,小屁股翘得快比脑袋还高了,缓慢的前行。

褚太平几个小孩,还有街道上的其他小孩,甚至大人都跟在后面看。

热闹新奇到了极点。

这可是特别新奇的从未见过的地母器皿。

褚太平:“赵政,你腰倒是

直起来啊,你这屁股翘得,姿势好奇怪。()”

赵政:“不知道怎么的就……就这样了,哈哈。☆[()]☆『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不信你来试试。”

现在轮到褚太平了,这小孩倒是挺直了腰,但被人扶着一站上去,小腰杆也弯了,屁股也翘了起来:“哈哈,为什么自己就这姿势了。”

其实等他们玩习惯了,腰杆自己就能立直了。

成蟜在后面激动地道:“该我了,该我了,我以后要用它在街上巡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