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所有人都有病,都在囚牢中演讲(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7546 字 1个月前

沈宴出意外,范雎有些感叹,感叹世事无常,万里高空的空难,能活下来的可能太低。

等聊完这些,范雎告别周宥等,准备回家一趟。

可才走出周宥的别墅,有风在大街小巷吹过,范雎条件反射的回头,就看到那别墅的墙壁上,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怪兽,狠狠地在上面撕裂出几条缝。

周宥几人闻声出门,看着墙上的深痕,相视无语。

风……变成了最危险的东西。

它们能像无形的怪兽,穿行在任何地方,给一切阻挡它的东西,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那道风转眼间不知道去了哪里,耳中似乎传来了惊呼声和惨叫声。

范雎心底一沉,他们这里并非沿海城市也非沙漠边缘城市,没想到都有一缕被白霜感染的风吹到了他们这里来了。

范雎看向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无形无实体的怪物“无解”。

范雎默默地戴上了青铜面具,扇动着青铜翅膀向惨叫的方向飞去。

电子设备拍不到范雎,但人的肉眼是可以看到的。

在众人惊恐的惨叫声中,一声凶鸟的吠鸣,如同一把利剑将那四处窜动的风撕得稀烂,留下更疯狂的尖叫声。

网上也开始留下了一段“外星鸟妖”作祟的话题。

范雎有一种预感,像他这样隐匿行踪的拥有特殊能力的白霜感染者,在环境逐渐变化得越来越不被理解后,会渐渐开始浮出水面。

他们的活动将不再局限在门的世界。

这个世界终将越来越奇怪,发展向人类从未想象过的方向。

此时,沈束正看着墙壁上的几道裂缝:“宥哥,找人来修吗?”

周宥想了想,摇了摇头。

还没修好估计又被撕开了,白修。

范雎回到了老旧大院,打开门,首先看了看房间内公子丹和公子熊的尸体,两人的尸体即便用最厚实最深的窗帘隔绝了光,但身上依旧有一部分白霜渗透而出。

相信被运往沿海城市那些医疗研究所的尸体,未必有范雎这么处理的心,加上尸体众多,这才导致了一场卷席沿海城市的时间雨。

但范雎也想不通,公子丹和公子熊,都是正常人类,他们的身体为何会散发白霜?也没听说过白霜感染者死后会散发白霜的说法。

这倒是让范雎想起了在春秋战国黑石里面发现的那妖魔,那妖魔也会散发白霜,只不过它散发白霜时夸张到了极点,如同无法控制的古希腊掌管霜雾的神,大雾弥漫得瞬间能让接触白霜者陷入洗礼之中。

似乎有什么共同点,范雎暂时还想不通其中的联系。

关上门,范雎这才感觉肚子有些饿,本想点个外卖,下月支付那种,结果外卖的价格让范雎惊呆了,且很多附近的店铺居然都不营业了。

范雎心道,看来即便人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开始自保。

最近发生的

这些事情,影响的确足够大。

范雎想了想,家里好像还有些大米,先吃点白米饭填饱肚子吧。

淘好米,放进电锅里面,然后范雎才发现,停电了?

现在这个时代,停电可是稀奇的事情。

范雎向窗外张望了一下,在大院一个角落,似乎有维修工正在抢修,不少人正围着观看,应该都是大院的邻居。

但围观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范雎想了想,下楼向大院电箱位置走去。

听这些人的闲聊,范雎才知道原因,大院昨天就开始停电了,到现在都没有恢复。

但派来的维修人员根本没有找到原因。

维修人员一共来了三批,第一批和第二批次的两个年轻电工,第三批是一个年长的,额头上都疑惑得冒出了冷汗,也找不到原因是什么。

电路完好,但就是无法通电。

围观的人正在抱怨,没电的日子,大热天的太难熬了,加上最近在外吃饭价格涨了不少,心情自然浮躁,在那催促着三个电工,询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范雎倒是没感觉多大影响,在春秋战国,天天没电,他倒是比较能适应没电的日子,也影响不到他吃饭,最多他通过达蒙之门,从赵政那拿点吃的。

他在春秋战国还是有点资产的,不像在现代,活生生的一个欠款人。

范雎向楼上走去,走到一半突然愣住了,刚才听周围的人说,就他们大院没有电,附近的楼栋都是正常的。

范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白霜感染者不会被电子设备拍摄到,也就是说白霜感染者有一种隔绝电的特质,那么白霜是否也有这种特质,且更强,能隔离电的流通?

公子丹和公子熊的尸体就在这大院,他们也正在散发着不算太强烈的白霜。

若白霜真能隔绝电的传播,那么三个电工无论如何查不到原因,也就合理了。

范雎张了张嘴,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回到家,范雎给周宥打了个电话,随便让对方给带一份饭。

等周宥沈束肖耀三人到来,一脸古怪地看着正在吃饭的范雎。

“所以……因为这两具散发白霜的尸体,整个大院都停电了?”

范雎抬起头:“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对不对,有两个办法可以证明。”

“第一,将他们移出大院,看看大院的电力能不能恢复。”

“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