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病人找上门 不管如何,这次的灭绝武器……(1 / 2)

来都来了 易人北 11933 字 12天前

不管如何,这次的灭绝武器测试事件真就如此结束了。

只不过这件事的后续影响很大,旧人类偷偷搞灭绝新人类的武器,让新人类们都气疯了,无数人响应红月女王的宣言,表示旧人类敢动手,新人类就必然回以十倍报复。

旧人类那边也骂新人类搞污蔑,说那样的宣言就是新人类想要挑起战争的借口。

对比这件事,那个老祖宗鬼魂放出被囚禁的旧人类、以及安华县警局爆炸的直播都没能在网上掀起多少浪花,可能也是有人特意把相关新闻压下去的缘故。

幸好,秦耳留在那些旧人类倒霉蛋身边的纸鹤给他传回消息,旧人类那边果然跟安华县新人类高层索要那百多名旧人类。

经过一番博弈,主要是那些旧人类也确实无辜,这些旧人类就都被放走,包括他们在安华县城内的财产也都被折价交给他们带走。

能保住性命,还能保住财产,对于这些倒霉被卷入的旧人类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在遇到那位自称是老鬼的隐身人之前,他们以为他们都会死在安华县。

这些有幸逃脱的旧人类对那位自称老鬼的存在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该感激谁。但他们都能从那位老鬼的言谈中感觉出来,对方并不希望新旧人类对立。

这位老鬼的想法多少也影响了这百多名无辜被牵连的旧人类。让原本已经对新人类产生仇恨心的他们,多了几分冷静,也设身处地地为安华县的新人类想了想。

至于安华县内真的恐怖分子,有旧人类也有新人类。

新人类说是旧人类利用某种诡异邪法控制了那些新人类的思想,旧人类说是新人类故意陷害。

新人类在调查旧人类控制新人类思想的方法,旧人类在调查测试地点和献祭巫术暴露的原因。

总之,因为这次的灭绝武器测试事件,原本就不怎么和谐的新旧人类矛盾进一步加深,新人类城市在驱逐旧人类,旧人类城市就也报复地驱逐新人类。

就连新旧人类比较融合的开明市也出现了新旧人类的对立战。

代表新人类的私立学校征途,向代表旧人类的公立学校薪火宣战,要求进行以学校为单位的全学科比试。

只有旧人类居住的东三区拒绝新人类进入。

同样只有新人类居住的西三区也拒绝旧人类进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分别是新旧人类开设的商店、饭店、旅店之类的公众场所,也对外竖立起拒绝对方进入的牌子。

像是五区六区一些新旧人类混混,更是对彼此表示出敌意,走在路上遇到另一方都会故意挑事。

有些新旧人类的混混团伙甚至私下已经干过好几次仗,知道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在抢夺资源和泄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多爱彼此的种族。

当秦耳回到开明市时,只觉得风雨欲来,整座城市都充满了紧张感。

在秦耳看来,种族对立,无关对错,就是人的劣根性体现。

在新旧人类出现之前,蓝星只有一种人类,可也分了很多种族。

种族大屠杀就是在现代也不少见,不同的种族或因为宗教、或因为抢地盘、或因为肤色和生活习性等原因,就能彼此恨之入骨,恨不得把对方整个种族都消灭干净。

旧人类痛恨新人类的理由更是现成的:为什么你们在拥有异能和稳定精神力的情况下,还能拥有完美的人类外表?为什么我们旧人类就要忍受身体部分变异的丑怪和精神力不稳的威胁?

秦耳明白,其实旧人类在恐惧,恐惧他们如果不先一步指认新人类是侵略者,那么长相怪异的他们更可能会被排斥,会被当做妖魔。

实际上认为旧人类就是一群基因实验怪物而不是真正人类的新人类非常多,几乎占到新人类人数的大半。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仇视简直就是理所当然。

更何况蓝星地盘就这么大,大灾变后,动植物全都变异,被清理出来能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就更少,加上农作物退化,食物相对减少,生存更困难,涉及到生存资源和地盘问题,想不对立都难。

而想要解决这种对立,首先就要能彻底解决旧人类的外貌问题。

可这显然不是个容易解决的事,否则新旧人类那么多头脑一流的科研大佬们也不至于花了九十九年时间,都还几乎只是原地踏步,最多只搞出了一批基因调整人,还是不成功的。

秦耳深吸气,他不是基因学专家,只能从玄学入手。

眼看他第一个小白鼠……呸,是第一个敢于改变人生的勇士就要来找他,他得做好所有准备才行,可不能再用一个简单的献祭交换来糊弄人。

见多了的秦耳认为那就是一个简单的献祭交换,但在别人眼里,那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李简,一名就是新人类基因研究院都要小心对待的人物。

蓝星上姓李的人很多,但能被称为世家的只有那一个李家。

据说李简家的族谱最远能追溯到唐朝的开国皇帝,妥妥的皇室血脉。

不过皇族血脉并没有什么稀奇,绝大多数的皇帝都比较能生,皇帝还有兄弟姐妹,一代又一代,传个四五代后,皇族血脉也就跟平民没什么区别,有些混得不好的皇族血脉甚至穷得要当裤子。

加上每隔几百年就会换一个皇族,真要数起来,华洲土地上的皇族血脉还不知道有多少,说不定你在路上随便碰到的一个人,甚至是你自己,都有可能是某一个皇帝的血脉。

李简的家族算是比较会经营的,最牛逼的是经历了数千年的风风雨雨,不但一直传承下来,还能让家族财富持续增多。

就算经历了大灾变,李简家族也靠他们雄厚的积累和一定幸运挺过了那次全世界大危机,成为了少数几个还能保留下来的大家族。

但李简家一向低调,他们只在大灾变后掌控了族地,后把族地发展成一座城市,又暗中支持佣兵公会发展,是佣兵公会的背后大股东之一。

同时,李简家本身就掌握着一支S级佣兵团,而李简就是这个顶级佣兵团的团长,也是李家的继承候选人之一。

可惜李简在三年前爆发了基因崩溃症,哪怕得到及时治疗,但他的实力和个人评价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李简不但主动辞退了佣兵团团长的职位,同时也主动退出了李家的继承人竞争。

因为他的“主动”,李家对他的治疗很积极,在第一支基因治疗药剂效果失效后,他几乎就常住在封树城的基因研究分院。

没住总院,是因为基因治疗药剂是封树城分院的研究结晶,这里对基因崩溃症的研究也走在总院前面。

李简的基因崩溃症进行到第二阶段时,他的家人、朋友,包括分院的医生和研究者几乎都已经放弃希望。

就是李简自己也接受了这份命运,躺在病床上等待最后的死亡来临。

那天,他听到那个声音,看到的光,他当时真的以为是药物和疼痛产生的幻觉。

直到护士进来说火警缘故要给他转移病房,接着就发现他的变化,护士不可置信地上来摸了他好几把,连说不可能,然后转头就跑。

李简那时才有那么一点点真实感,开始观察自身变化。

他能坐起来了,身体中无时不刻都存在的疼痛消失,身上那连他自己都不想看到的恶心脓包也不见了。

他竟然真的恢复了健康。

本已经崩溃的身体就那么神奇地好了。

之后赶来的研究者和医生们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事实就在那里。

他们拼命问他问题、想要对他做最详细的检查,还有人去仔细翻查他当天以及前几天的用药。

李简接受了不伤害身体的部分检查,最后检查报告出来,分院院长满眼不可思议,说他崩溃的基因竟然全部修复,且表现稳定。

但李简知道这只是暂时,只是一个为期最多十天的魔法。

分院想要留下他,对他做观察。

李简婉拒。

分院想了各种借口,甚至想要借助上层力量来强迫他留下配合研究。

李简动用了家族力量,在家族派来的保镖守护下,强行离开了分院。

之后,李简就失踪了。

他的保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李简在离开封树城后就从他们保护的车辆中消失。

李家人一开始还以为是基因分院偷偷把人抓走,正要找分院要人,就收到了李简报平安的短信。

李简对父母发信息,说他的恢复只是暂时,他需要找人给自己做彻底的治疗。而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不得不藏匿自己的行踪。

李简还对他父母发了一些极密内容,这些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秦耳还不知道李简已经跑来找他,他到家后就给海御发了一条飞信: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海御秒回:安华县城是不是你?

秦耳:不是我,是秦侯。

海御嘴角微挑,手指在手机上滑动:你很厉害。介意别人知道是你拯救了一座县城近六万人吗?

秦耳:怎么?

海御:有很多人都不相信安华县城真的是灭绝武器测试地。认为献祭魔法阵的说法就是胡扯。

秦耳手指微顿。献祭魔法阵这个说法还是夜叉提出来的,而夜叉也才把报告交上去没多久,为什么海御那边就知道了?

总觉得他家海哥并不仅仅是一个B级佣兵团的双S级佣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