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悬疑(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6972 字 1个月前

第5章

周宥的手机上有什么?

范雎当时看到的时候嘴角也抽了很久。

阳光,沙滩,金发碧眼,波涛汹涌,三点式穿着的美女。

赵国,河套平原。

范雎举着手机,那冷漠如同草木的中年男人,死鱼般的眼睛开始慢慢扩散,放大,最后透出一丝光来,像是生机……

震惊,不可思议,羞耻等情绪开始在眼睛中出现。

没……没穿衣服的女人,抖得跟波浪一样的山峰,秽笑得毫无羞耻,即便……即便是那些被侵猪笼的妇人也不可能如此的……放荡。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这妇人居然……

只能说时代不同,思想的差距之大难以想象,宛如天地鸿沟。

那冷漠的中年男人身体开始颤抖,然后悲痛地哭天喊地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被他杀死的老父老母妻儿,以及开始回想起他干过的何种灭绝人伦的惨案。

悲痛,悔恨,撕心裂肺的痛哭。

虽然从他成为掘宝者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最终的下场便会是如此,没有一个深入地底的掘宝者能得善终,疯狂和死亡只是注定的结局。

巨大的哭声,惹来周围的注意。

齐刷刷地目光看向范雎。

连杀父杀母杀妻杀子的刺激都不能让这人从白霜感染中摆脱,这个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是如何做到的?

范雎也在感叹,周宥手机上的东西,简直是对艺术的羞辱,人类九大艺术绝不包括此。

范雎领了奖赏,换成粮食,快速离开,他身上的问题很多,不能被人审问。

六国之人并不能随意迁移,去哪里都必须携带“验传”,上面标注有这个人的出生,相貌特征,去往哪里等信息,相当于后世的文书或者现代人的身份证。

无“验传”私自迁移者,即便不被当作奸细,也会罚作苦役。

这也是这些天范雎为何只是学着人挖宝为生,而不寻一城进入另谋生路,因为他根本进不去。

也亏得赵国长平之战损失惨重,国力空损,根本没有足够的游缉在外巡逻挨个查证验传,不然范雎将寸步难行。

辽阔平原,一个才毕业的男大学生,走走停停。

这对他何尝不是一种考验,即便是最有经验的野外生存专家,也不是易事,还好的是,他的专业是遗迹文化,也涉及过一些野外生存的知识,他所考研的那些古代遗迹本就不在闹市区,有一些餐风露宿的经验。

虽说河套平原离邯郸并不远,但那是现代人的概念,望山跑死马才是这个时代的逻辑,更何况他还得仅凭双脚。

范雎也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东西,比如……说话的口音和方式。

赵人所用的语序发音等和现代人的都有很大的差别,有些类似三晋雅语,至少他在抵达邯郸时,哪怕依旧保持沉默寡言,但最简单的句子还是得会,不然就不仅仅是一个轻度白霜感染者能说得清楚了

听说,在赵国以前的律法中,凡白霜感染者都会被处死,但这样的感染者实在太多了,最后律法修正成了,只有明确犯罪的白霜感染者才会被按律处罚,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罪行是由他的行为决定,而不是他是不是白霜感染者的身份。

一路前行。

范雎也开始真正接触到春秋战国的硝烟和风土人情,这是一个和现代社会完全不同的时代。

横冲直撞的军队,马勒裹尸的将军,城池朝夕易主,特别是边城之地,今日还是赵人,说不定明日就不知道成了哪一国的百姓了。

时不时还能听到哪位英勇的将军屠杀了多少座城池。

拔刀杀人的剑客,路边不知名的浮尸,山贼土匪横行。

森严的律法也只能约束阳光,那些黑暗中的罪恶在恣意妄为。

范雎越了解现在的处境,越不敢在荒郊野外多待,他白霜感染者的身份并不能让所有人忌惮,他必须想办法有一个身份,必须进城,至少在城里,明面上连偷盗都是被禁止的,虽然进了城,若是站在赵政一边,他要面对的危机或许更加的艰难。

但没办法,那是真大腿,必须得抱。

夜幕之下的篝火,范雎从挎包里面拿出本子和笔,有些感概的写下。

“春秋战国的风,吹起的不会是袅袅炊烟,不会是海晏河清,而是沙场的金戈铁马,将士堆积如山的腐臭血肉。

书简中讲的不是什么治国天下,不是什么志向狂狷,而是政/治家们的步步为营,深谋远虑。

所谓的英雄豪杰,不过是动辄杀人的草莽,所谓的义气侠义,更多是对法律和秩序的践踏。

英雄都只顾着谱写属于自己的凯旋之歌。

踏着尸骨的武将名相,乱世称王的诸侯王爵,有谁会在乎他人的悲欢离合?

这个时代圣人很多,为后世所倾佩,但不正是因为这秩序混乱礼乐崩坏的世道,才造就了这些期望恢复礼制的孔孟圣人。

乱世,或许是冷漠之人书写丹青的毫笔,是鸿浩之士胸中的气焰,是开疆扩土者点起的狼烟,但绝不是普通人想过的盛世太平。”

“我原本也以为,见识过历史的兴衰之后,见到什么都会波澜不惊,但真正身处这个时代,才知道在时代的狂潮面前,任何人都会变得身不由己。”

现代,周家。

范雎消失了好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周浩已经报警。

录笔录时的老民警,那微妙的表情,就差直接说,现在的年轻人,玩得也太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