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邯郸道(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6959 字 1个月前

第19章

范雎其实真的只是借邯郸宫灯研究,只是他现在冒充秦国使臣,做的什么事情都会引起别人的臆想。

在赵国人眼中,他挪用邯郸宫灯,让灯光无法照耀笼罩他的小院,就是为了方便和秦国在赵国的细作碰头。

不然那些莫名出现的东西要如何解释?

一个秦国使臣来赵,必定会让在赵国潜伏的秦贼配合,以方便行事,除非这个秦国使臣是假的。

人类本就喜欢脑补,将无法理解的东西,用自己的逻辑自己的认知和框架进行解释,无论是在哪一个时代都一样,只不过到了现代,变成了以科技之名。

所以,探索人类智慧之外的未知,异常的困难,人类的发展越进步就越困难,因为已有的智慧在这时候变成了枷锁和禁锢。

不知道从何处射来的箭矢从范雎耳边划过,破空之声似乎让皮肤都感觉到了刺痛。

乱世,当街杀人者当众杀人者,似乎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

范雎的胆子并不大,不要期待一个才出校门的大学生立马就能坦然的面对各种刺杀和充满鲜血的每一刻。

他原本以为,只要迫使赵国人保护他,就无需面对这个世界的刀剑无需闻着刺鼻的鲜血。

但现在,连赵国首都邯郸,各国争锋都如此硝烟密布,更别提其他地方了。

范雎正想着,这时旁边的扈辄深锁着眉头问道:“邯郸宫灯用得可好?”

范雎心道,哪壶不开提哪壶,正准备找个理由岔开话题,扈辄继续道:“地母器皿只有白霜感染者能够使用,邯郸宫灯尤其特别,点燃邯郸宫灯的白霜感染者必受其影响。”

扈辄其实也在观察范雎,他本以为范雎要过些日子才会见赵王,没想到提前了。

而被邯郸宫灯照耀的白霜感染者,即便症状最轻,也会头脑一片空白,思维懈怠停顿很长一段时间,若是如此,今日面见赵王之事,恐有意外。

范雎眼睛不由得一缩,只有白霜感染者才能使用地母器皿?

那为何周宥也能让那邯郸宫灯生效,且看上去并不受灯光照耀的影响。

原本,一个周浩突然被白霜侵染而变得扭曲,已经十分让人难以理解了,现在周宥又是怎么回事?

疑惑,不解,在范雎那个时代,根本没有白霜,更没有白霜感染者的说法,白霜感染者的症状那么奇特,若真有,在信息暴躁的时代,不可能不引起轰动而隐瞒得住。

还有就是,邯郸宫灯的灯光是无差别攻击,点灯者必受其影响,其实不然,至少扈辄点灯时并未看出这灯光对他产生了什么不良效果,周宥点灯时明明也无太大反应。

以及,范雎在盒子世界点灯,或者从盒子世界看那灯光,也不会受到影响,盒子世界就像一个更高级的屏蔽器。

范雎正想着,这时街道的路边,一个死者,一个将自己的身体镶嵌在墙壁里面的尸体,引得不少人在围观,还有尸体的家人,哭得惨烈的声音

从传来的议论声可以得知,这是一位死去的白霜感染者,一位一夜未归的普通匠工,被发现时已经半个身体被镶嵌在墙壁里面了,应该是自己挖自己埋。

范雎很少出门,其实在邯郸城内,也时常有白霜感染者死于非命的事件。

这是白霜感染者的宿命,总有一天,不定的时刻,死于诡异。

范雎没带纸笔,不然他的《死因百科书》上,又将多一条记录。

若是平时,范雎说不定还会去看一下热闹,但今天太特殊了,而且也不确定,是不是哪一国的刺客设下的圈套。

从旁边路过,还能听到那家人哭泣的惨烈,以及周围人的淡漠,似乎已经习惯了。

范雎对褚长曲问道:“白霜感染者能够使用地母器皿,他们若用于作乱,岂不是乱了套?”

褚长曲:“他们得先挨过那些症状的折磨活下来。”

“商周之时,追求力量的人众多,出土的地母器皿也难以计数,无数人以白霜进行洗礼。”

“但最后不也扎堆死得干净。”

白霜感染者向死不向生,活不久的,作乱最多也是一时,甚至赵国吏部有时候对作乱的白霜感染者都不管,因为找到的时候,凶手多半也差不多死了。

范雎有些诧异:“被治愈的白霜感染者也活不久?”

褚长曲有些沉默,因为他儿子就是其中一员。

半响才道:“除非别让他感受到白霜带来的力量。”

“不然,为了追求更强大的超越平凡的力量,即便被治好的人,也会重新进入白霜进行再次洗礼。”

连旁边的扈辄都保持了沉默。

那是一种来自内心的渴求,每日都会受到它的诱惑和折磨,明知道有多危险,但依旧会向死不向生。

一次又一次的白霜感染,最终,曾经再威名赫赫的地母器皿使用者,也都死于诡异。

那种渴求,与其说是白霜在蛊惑,不如说是人心的本性,不是常人能拒绝得了的。而白霜感染者每时每刻都在和这种渴望做斗争,和自己的欲望为敌,直到失败。

其实范雎有些理解,比如他现在接触文字或者图案,立刻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是一群学渣梦寐以求的超凡能力,当然也是范雎这样的遗迹学者即便付出生命也想尝试一次的能力。

人类对一些东西的渴求,本就无法想象,超越了道德和生死。

不知不觉队伍已经走到了主道的中间,这条邯郸道在历史上也颇为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