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这个秦人乃疯狗(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990 字 1个月前

第22章

五马分尸的刑具自然没有撤走,反而拉到大殿门口,让范雎随时都能看到。

范雎心里是有点惊悚的,因为那刑具上的血渍都没有洗干净,一看就没少用,就如同一个刽子手在身边磨刀,哪怕刀不落在自己头上,但脖子也凉飕飕的。

大殿之上的讥呺之声不断。

一人入邯郸,如履薄冰。

仇视,憎恨,估计所有人都等着范雎怎么个死法。

至于相信范雎那些诓言?有些太不切实际了。

太阳的光芒从大殿外照射进来,在门口的地面留下一道歪斜的光门。

范雎正了正身体,第一,他得让赵国人相信,他所言非虚,以后更加上心的保护他,因为今天之后,他敢肯定,六国刺杀他的刺客将变得更多,防不胜防。

第二,中午进盒子世界的机会他不能错过,周浩现在什么情况,他必须得去看看才能放心,时间紧迫。

在各种将他视为谈资的声音中,范雎开口道:“胡人之所以身体健壮,在战场上个个都剽悍无比,一个士兵甚至能抵两个赵国带甲,是因为他们的小孩从小喝马浆打熬身体,他们长大后,就成了天然的战士和骑兵。”

马浆即马奶。

赵国人也知道胡人的这一习俗,也正是因为此,在赵武灵王时期,赵国开始学习胡服骑射,穿胡人的衣饰骑战马骑射,改变军队结构。

其取得的成果已经得到了证明,赵国从一个晋国分裂出来的积弱小国,一举成为了当世顶立的大国,疆土也扩大了数倍。

他们的策略是正确的。

于此同时,为了让赵国士兵强大,他们也学着胡人喝马奶。

马奶数量有限,不是人人都喝得上,所以仅仅提供给兵家的小孩打熬身体。

但收效并不理想,并非是本该增加赵国人身体强度的马奶不好,而是……赵国人将马奶又称为马尿,食之腥臭,让人作呕。

那些分给兵家小孩的马奶,能喝下去的没有几人,更多的是想方设法的处理了,在赵国浪费粮食是要入刑法的,但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想出了花样百出的避开刑法的方法。

可见马奶对于赵人,有多可期又多可怕。

所以徒有增强赵人体质的方法,却因为饮食习惯的不同,难以实施,这就是赵国人现在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是的,看似或许仅仅是饮食差异,实则是影响士兵作战能力,作战强度的关乎国之社稷的大事。

范雎也十分肯定,若赵人兵家的小孩从小喝马奶,身体定能长得更好。

这个时代肉食昂贵,导致饮食结构十分的不科学,而马奶富含大量蛋白质,在身体成长的过程中,能起到难以相信的作用。

在现代,饮食丰富,一杯马奶或许根本看不出任何效果,但现在不一样,小孩子身体所欠缺的或许就是这么一口富含营养的蛋白质,坚持饮奶,兵家小孩的身体素质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这

也是为何在新时代开始时,国内也大举推荐奶制品的原因,在那个虽然贫穷但已经能喝得起奶制品的时代,一天一盒奶制品带来的身体素质的改变是难以想象的。

范雎让人在大殿上架起了一口锅,将买来的马奶直接倒进锅里面煮了起来。

他说得天花乱坠,但以赵国人对秦人的猜忌和仇视,不可能说服得了他们,不如让他们眼见为实来得实际一些。

不一会,马奶的“腥臭”飘满了整个大殿,不少人甚至难以忍受的倒退了几步。

这些马奶都是没有加过水的,熬煮的时候,那味着实大了些。

而食用的马奶,其实都需要加一些水,稀释浓度。

范雎让人加了一些水,再将购买的粗茶倒进锅里一起熬煮。

马奶茶,在藏边地区十分流行,在现代也是一种十分有特色的饮品。

而各种各样加工过后的奶茶就更不用说了,火遍了全国大街小巷。

而范雎现在所熬制的,其实就是最原始的最简单的奶茶。

粗茶富含丰富的微量元素,且最重要的是,和马奶一起熬制,能最有效的清除那些腥臊之味,在古代甚至有用粗茶洗昂贵衣物的习惯,就是因为它清除异味的作用特别明显。

也没用多少时间,淡淡的属于奶味的独特香味开始散发了出来,有时候看似一个小办法,却能起到难以想象的作用,这就是所谓的智慧,由时间和生活阅历,在无数年甚至无数时代中总结出来的智慧。

范雎说道:“各位,不妨试试这新款的马奶味道如何。”

马奶是赵人亲自在赵国商人那购买的,粗茶也是,范雎都没有过手,正是因为担心赵人怀疑他动手脚,当然也因为他没钱。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秦人当真是在献策?

没有什么花言巧语,甚至言语都不多,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十分直接地让人无法质疑地进行展示。

高效且节约所有人的时间。

有专门的人还是去检查了那锅马奶,然后才由侍者用碗盛了奉给感兴趣的人,当然还是有不少人以袖掩鼻,看来是有了身理反射。

让范雎有些意外的是,赵王偃那居然也让人送了一小碗,要知道这玩意连普通人都不肯喝。

这位庸碌的赵王,或许也曾有过他人生的闪光点吧,所以人其实是很多面的,给一个人贴上固定的标签,未必就真能概括一个人了。

周围低语之声不断,呼吸皱眉讨论的人也不少。

“闻着是少了些腥骚之味。”

“甚至还带有了一些浓郁的香味。”

他们所说的香味其实就是奶香和茶香,奶熬制沸腾后,香味是十分浓郁的,当然这种香味一开始并不会让人太过适应,闻得久了习惯了反而会喜欢上,甚至陶醉。

“也没见他做其他什么。”

议论纷纷,有人尝试地小口地尝了一口。

马奶的那种作呕感让他们十分

的小心翼翼,仅仅是小试了一口,但面色不由得一变,有些疑惑地又尝了尝。

他们所熟知的马奶,味道真的变了,别说难以下咽,甚至变得香味可口了。

他们其实在殿上也站了一些时间了,正是开始口渴的时候,而这么一碗充满奶香和茶香的马奶,正好满足他们身体本能的生理渴望。

越喝越香,越品越有滋味。

赵国的制度是贵族功勋制度,也就是说殿上的人都来自大世家大家族,若他们都能喝得下,更别说更能吃苦的普通兵家子弟。

一时间,议论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