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人类进化论(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4026 字 1个月前

上一刻,秦国那个名叫青霜的刺客才刺杀了范雎,这时一个自称是大秦白虎的人就找上了门,还是以魏国公子假的近卫,名满天下的魏国剑客的身份。

范雎多少有些存疑。

范雎不动声色,大院的门其实还开着,外面的赵国带甲能一眼看清楚院内的情况,他们如此大摇大摆的接头,有一种灯下黑之感。

范雎叫来赵政,无事发生一般问道:“可认识他?”

范雎记得赵政说过,他见过秦国的细作组织来找过他的父亲。

赵政看了看摇了摇头。

那剑客的表情也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是伸手在脸上摸了摸,只见那张脸像面团一样开始被揉出不同的面孔,老人,小孩,男人,女人……

“我最后见公子异时,用的应该是这几张脸,可有印象?”

范雎:“……”

倒是赵政点了点头:“大秦白虎。”

那些自号大秦白虎的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范雎也十分惊讶,即便是剥皮占尸,也仅仅是不断换人的身体,但脸部是被占有之人的面孔,是无法在同一个人身上改变的。

那剑客道:“此技艺名为“百相”,我秦国在谍报方面只能排在六国之末,雕虫小技而已。”

说完又道:“青霜行事鲁莽,有开罪使臣的地方,还请见谅。”

“使臣突然来到邯郸,并闹出如此大的无法理解的动静,也难免让青霜有所担忧和怀疑。”

范雎心道,正题来了。

那人继续道:“不知使臣来赵,所为何事?”

问题十分直接,这人也未必相信范雎的身份,看似好说话,其实每一句都在试探。

至于对方不担心暴露?

光是对方那名叫“百相”的白霜感染者能力,他只需走出这小院,又变成了何人,恐怕谁都不知道。

范雎心道,这是个和秦国组织搭上关系的好机会,有很多消息还需要这些人提供,最关键的是,大秦青霜那疯子每天都琢磨着刺杀他,防不胜防,正好趁机解决这一隐患。

范雎正了正身体,说道:“既然一开始没打算联络你们,即说明我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即便是在咸阳,知道的人也不多。”

“时机到时,我自然会告之你。”

那人并没有因为范雎的三言两语而动摇,而是道:“何时是恰当的时机?”

范雎略有深意地道:“至少得让我确认,你真的是我大秦在邯郸的组织中的大秦白虎。”

在这邯郸城,秦国人能伪装成他人,那么自然也会有他国之人伪装成秦国人来诈骗范雎。

那人看了一眼范雎:“我需如何自证?。”

范雎道:“今日之内,将地母器皿,大秦青霜献上。”

作为一个现代人,有人要攻击自己,第一想法是什么?

自然是先没收对方的作案工具。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那青霜剑是秦国组织头号刺客的象征,若对方真能快速献上,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能证明对方的身份,除非,代号青霜的刺客已经被抓或者投靠了敌国。

那人不置可否,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而是道:“近日青霜频繁出手,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赵人的追查让我们畏手畏脚,许多任务无法正常进行,不知道使者能否相助一二。”

范雎不由得一愣,但立马反应过来,自己想要查证对方的身份,对方何尝没有这样的心思。

答道:“是何任务?”

那人从袖子取出一巴掌大的盒子递给范雎:“里面装了一只挖掘自地底的蘑菇,名鬼胎,妇人食之能使其无夫而妊娠孕珠。”

“我们得到消息,赵王偃最近宠幸一娼妓,但那娼妓无法生育,我们需要使臣将这枚鬼胎秘密交给那娼妓,条件是让她在必要时给与我们回报。”

这是准备在赵王偃身边埋下一颗暗旗。

估计秦国人还不知道,那娼妓可不是普通人,手段之非凡,历史第一人。

她会让赵王偃废掉现在的皇后,而立娼妓为后。

她会让赵王偃立她的儿子为太子,而舍弃掉现在的儿子。

赵国娼后之名,甚至会比如今庸碌的赵王还有名。

范雎也是惊讶,居然用此事来试探他的身份。

而且,所谓的和平时期,看来也未必,明争暗斗中的明争或许有所收敛,但暗斗在各国从未停止。

最猛烈的硝烟未必只在战场上。

范雎想了想,这任务其实并不难,因为现如今的娼后再怎么受宠也不成气候,因为她无法生育,她比如何人都渴望得到这么一枚能让妇人无夫而孕的“神药”。

难在如何不被人怀疑地接触到娼后。

范雎接过盒子,算是条件达成。

将那盒子打开一条缝,里面是一只长得特别奇怪的蘑菇,菌杆像一个老妇,老妇的肚皮十分的鼓,看上去就像在哺乳幼儿。

在脚下的大地之下,除了匪夷所思的地母器皿,那个文明还孕育了神奇的物种,多么令人着迷的古老文明。

那人:“我魏国公子假诚邀秦使,希望秦使明日能上门赴宴。”

范雎点点头,送客。

看着离去的那人,这就是细作吗?

身份不是自己的,侍奉的主子不是自己的,家园不是自己的,朋友不是自己的。

他们为何还能如此历尽艰苦效忠自己的故国。

时代让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悲哀的颜色,或许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真正的所思所想吧。

范雎在赵国带甲审视的目光中,将盒子收好,名义上这是魏国公子假送的礼,毫不避讳,大大方方。

收好东西后,范雎在等着进入盒子世界的时间,也就进去三分钟,什么事情都不会耽搁。

但在等待期间,魏国公子假又派人来送礼了。

公子假礼贤下士(),为求一见?[()]?『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不惜二次派人登门。

惹得赵国带甲都议论纷纷。

来人是另外一个中年人,公子假府邸的管家。

这管家热情地让人无法拒绝地再次邀请范雎,明日定要去赴宴。

范雎收过礼,心道,正好,本就会去找各国质子,只是没有门路而已。

一番交际过后,范雎带着礼物进了门,揭开裹着长物的布条,里面赫然是一柄青铜古剑,散发着寒气。

范雎一笑,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剑身:“让你刺杀我,作案工具被没收了吧。”

又欣赏了一会,范雎这才拿起青铜盒子进入盒子世界。

现代,一栋显得有些年代的公寓。

周宥和沈束原本是在楼下蹲点,看能不能守到那个名叫刘俊杰的凶手。

刘俊杰在健身房留下的地址便是这里了。

结果,刘俊杰他们没有看到,倒是遇到了前来出外勤的刑警高凡。

高凡通过上次沈束提供的信息,查询了一番嫌疑人刘俊杰的信息。

刘俊杰,今年28岁,外地人,来本市工作6年,一直从事采购,工作兢兢业业,平时业余的唯一爱好就是健身。

无历史污点,就一普普通通的大众市民,工作者,社会的螺丝钉。

和他的女朋友李妮,租住在这栋公寓的603。

事发后当晚,刘俊杰并没有回租房,人不知道去向。

这增加了罪犯的嫌疑,高凡上门,是为了从对方女朋友处,获取一些线索。

房间很小,一室一厅,标准的打工小情侣。

在阳台的一角有一堆灰烬的残迹,黑漆漆的还算明显,据说是祭奠逝去的父母烧的纸钱,有很大的消防隐患。

李妮面对询问还算镇定:“刘俊杰一直居住在这,也就昨晚开始联系不上。”

“他是犯了什么事情吗?”

高凡正在询问,这时候就看到门外鬼鬼祟祟的周宥和沈束两人。

沈束:“那个老头占据了刘俊杰的身体,还天天和刘俊杰的女朋友一起,伪装得真好,要是让他女朋友知道了真相,估计会恶心得呕吐。”

两人尤其的古怪,那个名叫沈束的人手上还抱了一大镜子,镜子上绑了两条白布,跟出殡一样。

高凡眉头都皱了起来,受害者跑来嫌疑犯家中调查?

果然是电子毒//品看多了,那些个人英雄主义从不顾及是否会带坏社会风气,违背法律的正义性。

若人人都这般,这个社会岂不是乱了套。

查案自有各司其职的人。

高凡出去教育了一番,当然,询问线索的时候,是不可能让对方在场的。

周宥和沈束是自由人,高凡也没权利干涉他们的行为自由,只得让两人不得进门。

高凡返回,重新询问了一些问题。

从李妮的反应和回答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唯一就是稍微镇

() 定了一些。

男朋友消失了一晚,且有刑警上门询问,对方虽然表现得担心和焦虑,却对答如流。

心理素质似乎太好了一些,又或者对于这些问题早有准备。

高凡沉思着。

也是这个时候,范雎“上线”。

范雎的声音从镜子中问道:“她没事在家里烧一堆灰干什么?”

周宥小声回答:“据说是祭奠她的父母,有什么问题?”

范雎:“味道不对,除了纸钱,还有一股子煤气和……油脂的味道。”

很少有人闻过油脂燃烧的味道,但范雎在春秋战国天天点油灯,反而颇为熟悉。

周宥不置可否:“那个刘俊杰的确不在家,作案的也是刘俊杰,恩,身体里面的老者,与这个李妮并无关系。”

原本正确的推理,却让范雎脑海中一道光点一闪而过。

是啊,李妮绝对没有嫌疑,这是所有人不能否认的。

但范雎见过剥皮占尸者从赵国宫廷侍从,变成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卖麦子的中年妇人。

若对方真会剥皮占尸,那么对方就有可能成为任何人。

而刘俊杰作案之后,被人发现了他的秘密,应该十分的慌乱,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独的个体,都有七七八八的联系人,他若是随便占据一个人的身体,因为生活习惯等等问题,说不定很快就会被发现异常。

但在他作案后,最能摆脱罪行的方法就是,成为另外一个人。

而作案之后的慌乱之下,最好的下手对象,就是他所熟悉的人。

扮演着对方,甚至笑看着愚弄着警方的调查,并自鸣得意着自己的杰作,这才是一个心理变态者扭曲的想法。

范雎都愣了愣,他为何对心理扭曲者的心态这么熟悉?

范雎摇了摇头,然后又看了一眼那堆灰烬,说是灰烬,其实已经收拾得只剩下燃烧后的黑色地面了,那地儿短时间洗不掉。

占据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那么先前那一副身体的皮囊就得处理掉。

而现代社会不是古代随便挖一个坑埋掉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到处都是监控,哪怕抛尸都可能被拍下来。

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焚尸。

高凡那里的询问也差不多接近尾声。

李妮还在重复着:“刘俊杰每天都回来的。”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他从来不会无辜不归家。”

“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十分真切。

这时,范雎正在对周宥道:“点灯。”

猜测对不对,一试便知。

周宥取灯,而刚才还正常的李妮,似乎时刻在观察着外面两人,以周宥那体魄,很可能会误会成高凡的同事。

一个罪犯,面对调查的刑警,无论如何伪装,其实内心都是十分的警惕。

周宥取灯就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在掏枪械武器。

以高凡正收起笔录(),突然面前的李妮毫无征兆地发狂地向身后的阳台跑去?()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一跃抓住了什么东西,向对面的楼层滑去。

像是用绳索滑行的滚轮。

从一开始,李妮下意识地就一直站在离阳台最近的地方。

一个罪犯,本能地会考虑着逃跑。

原本听着范雎和周宥对话的沈束立马兴奋了起来,他刚才就觉得自己跟漫画里面的探长一样,这时见李妮逃跑,忍不住大声道:“是她,是她,她就是凶手。”

高凡:“……”

这女人有问题,早就准备好了逃跑路线,普通人就算在紧张也不可能面对警察询问时莫名其妙逃跑。

但沈束不是说嫌疑人是个男的?而且身体锻炼得还不错?

刘俊杰的样子他在健身房的监控中也看过,可为何刘俊杰的女朋友,突然惊慌逃跑?

沈束:“抓住她抓住她,让她跑了不知道又变成谁了。”

这人海茫茫,要再次找到一个能占据人身体的变态,实在太难了。

而且,对方每占据一个人的身体,就会多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高凡有配枪,但就算对方是嫌疑人,他也不能开枪,更何况对方和案情没有任何联系,除了对方突然逃跑这让人费解的行为。

沈束是最急切的,或者说最热血的,但两栋楼之间可不近,悬挂的钢丝上又没有多余的滑轮。

眼睁睁地看着那女的滑到了对面,甚至对方诡异的笑着往回看。

也是这时,沈束抱着的那面镜子中,一只手臂,拿着一柄青铜剑伸了出来。

那青铜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儿,在周宥,沈束,高凡,和那嫌疑人李妮震惊的目光中,直射而去。

血花四溅。

李妮肩膀上被戳了一个血口,那青铜剑又绕了一圈,“嗖嗖”在李妮双腿上开了两血口,这才飞回来,落在镜子中伸出来的手臂上。

手臂回到了镜子里面。

鸦雀无声,直到李妮痛苦的爬行声,还在试图逃跑,几人这才回过神。

范雎从盒子世界出来,也在看着自己的双手,刚才他居然脸色都不变的,毫无心理障碍的将一个人用利器戳了几个血洞。

要知道他以前连鸡都没有杀过。

这不正常。

“白霜感染的影响吗?”

一个心理出现扭曲的白霜感染者,从来不会自我察觉自己出了问题。

范雎不由得想到了那套心理测试题的结果,危害他人的暴力行为,危害社会的反人类人格,需要进行心理干涉。

范雎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若放了那人,会死更多人。

他最多也就是出手重了一点,见义勇为过当?

也不知道以现代法律,有没有关于见义勇为过当的规定。

现代。

周宥和沈束被带去了警局,而李妮……被送去了医院。

高凡正在接受教育和批评。

() “高凡,注意你的思想觉悟。”

“请用你的专业性,再次重复此次案情的经过。”

“我们是法制社会,一切都得讲证据。”

什么从镜子里面伸出来的手臂,什么会飞的青铜剑?

这里是讲究科学,讲究理论,讲究事实和逻辑的地方。

一个世界,当集体意识约定俗成后,任何想要打破的人就是异类,哪怕他掌握的是真理。

就比如日心说提出时的哥白尼,他遭受到了近乎折磨的攻击。

就比如提出进化论的达尔文,他被当时之人戏称为猴子。

又比如物理力学,流体力学,静体力学的奠基人阿基米德,他在众人的旁观中被嘲笑他的世人杀死。

现代社会没有那么暴力,但社会狭隘的包容性随处可见。

特别是一个本该维护这个世界的卫士,却提出了人类智慧之外的歪理邪说。

“高凡,我看过你的档案,近几年你连续接了不少刑事案件,其中不乏血腥,心理扭曲,暴力等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