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魏国公子假(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4805 字 1个月前

范雎躲在房间内玩了一会儿青铜剑,有这么一柄如同延长了手臂的地母器皿,着实让人感觉惊讶和神奇。

或许在这个时代的人还不觉得什么,他们对地母器皿的概念早已经建立,但范雎不一样,他的知识,他所学的地心引力,重力学等等,都在驳斥着多么的不符合科学逻辑。

玩得头都晕了,范雎看着手中古朴的长剑,低语了一句:“牛顿都得充满了疑惑地从棺材里面爬出来。”

一切建立在力学之上的基础科学都将被打破,至少地母文明证明了力学并非这个世界的唯一真理,人类智慧之外还有神秘的科学存在。

范雎用布条将剑包裹得严严实实,这剑属于秦刺客组织的东西,现在却在他手上,虽然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肯定和秦刺客组织有联络,但这剑它寒得透凉,不包起来拿在手上会冻手。

将包裹好的剑放在一旁,范雎拿起青铜盒子准备进入盒子世界。

但意外的是,并没有成功。

范雎先是一惊,怎么会失效?他怎么进不去盒子世界了?

那可是他能不能回到现代的唯一途径。

但稍微一想,似乎也知道了原因。

范雎以前进入盒子世界,一天二次,大概都在饭点时间,进去的时间为二分钟,超时的话头就会眩晕。

他一直以为,这就是那个青铜盒子的规则,所以每次机会从未错过。

但今天他使用其他的地母器皿,也就是那柄青霜,时间一长,同样出现了眩晕。

也就是说,使用地母器皿,需要消耗一种人体的未知能量,这种能量会随着时间得到恢复和补充。

范雎所谓的二次进入盒子世界的机会,其实就是身体内未知能量的消耗和恢复的一个循环,恢复的时间大概就是两顿饭之间的间隔。

这就造成了范雎的误解,以为只有那个时间点才能进入盒子世界,才能使用青铜盒子的能力。

但事实是,只要身体的未知能量足够,无论何时,其实都是可以使用的,且能量储备容量增加的话,在盒子世界能呆的时间也会超过3分钟。

至于这种能量的容量上限如何增加,或者有没有快速恢复的方法,还未知。

当然,这些都是范雎的推测,推理正不正确,等会他头不晕了,休息一会,在非饭点的时间试试能不能进入盒子世界就能验证。

现代,周宥和沈束正在等着那只鬼,约好的饭点。

但时间都过去了,面前的镜子半点反应都没有。

周宥看了好几次时间,他腊肉都准备好了,这穷鬼怎么没有来?

难道是最近给得太多,都不积极了。

吃饱了就没有动力?

看来以后得更加严格地控制投喂。

然后还看了一眼脚边他养的那只小金毛,小金毛肚子吃得圆滚滚的,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咬玩具。

果然,是

投喂得太饱了,上次那袋子大米也不知道对方得吃多久才消耗完。

而沈束正双手合十地在镜子面前点香烧蜡:“保佑我摩托大赛第一名。”

“保佑我考上警校。”

“保佑我,恩,早点让该死的凶手完蛋。”

周宥:“?”

赵国,质子院。

太阳已经西落,范雎将院子里面的人送走,门口的赵国带甲依旧守在外面。

整个院子,又只剩下范雎和赵政。

赵政正捧着一碗米汤,小口小口的喝着。

在现代,基本都使用电饭锅做饭,想要喝到这样滤出来的米汤已经不容易了,很多新时代的小孩,估计都没有喝过。

味道其实还挺不错。

赵政边喝小嘴还在嘀咕:这些人走之前还得喝那么大碗米汤,就只给他留了一小碗。

直到范雎催着他洗漱。

一个小木盆,倒上热水,放进去一张洗脸巾。

赵政翘着小屁股,将洗脸巾上抹上点香皂,搓了搓,开始洗脸,然后是在牙刷上挤上牙膏,刷牙。

等钻进暖和的被子后,还从被子里面伸出脑袋打量范雎。

平淡的生活,但赵政却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快乐。

范雎也刚洗漱完,其实时间并不晚,这不是没什么娱乐活动,唯一的光亮还是窗边点燃的油灯。

范雎不由得想到了今日在那个叫李妮家中看到的油脂燃烧后的痕迹,估计是凶手从刘俊杰的身体出来后,重新占据了李妮的身体,然后将刘俊杰的皮囊用纸张油气等混合在一起给烧了。

那凶手已经发展到焚尸的地步了,人性和道德对他而言,或许已经开始模糊了吧。

这样的人本该让人毛骨悚然的,但不知道为何范雎内心一点也不觉得恐惧。

范雎也有些犹豫:“或许是来到春秋战国后,看得太多了?”

连将妇人胎腹中未长成的婴儿剖出来装进坛子里面饲养成工具,他都见过了。

这么说来,焚尸的震惊程度,的确不足其万一。

范雎叹了一口气,果然罪恶见得多了,也就不那么稀奇了。

人的适应性,当真可怕,它可以让人在陌生的环境更快地生活得更好,也能让人突破道德底线的容忍度。

范雎摇了摇头,开始研究地母器皿。

对着伸出个脑袋探望的赵政问道:“你这只照骨镜有什么奇特的作用?”

地母器皿都有些神奇的效果,但赵政这只镜子,范雎也研究过,目前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甚至因为太过古老,连当普通镜子使用都显得模糊。

赵政扬起小脑袋:“没什么用。”

想了想,又道:“可以分辨人的好坏,但好人未必对我好,我以前用镜子照过赵国的人,即便他们是好人,也会朝我扔石头。”

“坏人也未必坏,他们最多不理我。”

范雎都愣了一下。

好人未必是亲人,坏人未必对自己坏,唯有阵营之分。

在赵政的心中,好坏已经无用,唯有阵营而已,他分辨谁该亲近谁该远离的标准,已经变得怪异得跟常人不一样了。

这算不算已经偏离了正常的道德和价值观?

范雎拿起那面照骨镜,问道:“如何使用?”

赵政:“摩擦它的边缘就可以,用镜子照人,白骨则为好人,黑骨为坏。”

范雎心道,使用方法跟阿拉丁神灯一样。

范雎试了试,模糊的镜面果然出现了一个白中带灰的骷髅,动作什么的和范雎一模一样,看着还有点吓人,跟医院照片一样。

这样的骨架颜色,说明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是不好不坏?

当然这镜子也的确无用,因为好人未必就不会对自己心怀不轨,说不定好人也会对自己刀剑相向,坏人也未必就一见面就对自己喊打喊杀。

好坏的定义,太难。

不过,这镜子倒是有趣得很,它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地母文明的科技到底发展到了何种程度,才会制作出这么奇奇怪怪的器具?

太多的值得思考和研究的学术问题。

范雎想了想,将镜面斜着对着赵政照了一下。

结果,手上的镜子差点没有拿稳,镜面里躺着的小骷髅,黑得乌光闪闪。

坏透了。

半响,范雎也嘀咕了一句:“果然没什么用。”

将镜子放好,范雎开始闭眼休息,其实他也睡不着,在想着接下来的一些事情该怎么应对。

大概到了晚上11点12点左右,范雎脑子已经变得特别清醒,那种使用地母器皿的眩晕已经不在。

范雎拿起青铜盒子尝试进入,果然,进入的规则并不是时间的限制,而是身体内是否有足够的启动的“能量”。

盒子世界,镜子中,白花花的水雾,周宥正在洗澡。

白花花的水花自上而下,在小麦色的强壮的皮肤流下。

周宥的手掌正搓着那夸张的皮肤。

范雎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移开目光。

面红耳赤地认真的观看。

海椒树上挂茄子,太可观了。

范雎的注意力搜索着周宥毫无掩盖的全身,不多时在周宥脖子上发现了那枚青铜吊坠。

青铜吊坠的本体,是一片青铜碎片,和他的青铜盒子上的材质一模一样,看上去就是青铜盒子缺失的一角。

范雎总算弄清楚了一件事情,他之所以能从盒子世界看到赵政和周宥,大概就是因为这青铜碎片的原因。

赵政的照骨镜中间镶嵌着这么一片青铜碎片,周宥的脖子上挂着这么一个吊坠。

事情有了进展,疑问有了答案,范雎心情不错,那雾蒙蒙的水汽进不来盒子世界,但范雎脸上却像是被熏红了。

范雎嘴角上扬,突然说了一句:“身材不错。”

就周宥

那强壮得如同野兽的体魄,大部分女生第一眼应该是害怕,强大的体魄会让人第一眼忽略他的长相,甚至还会说上一句“肌肉真恶心。”

周宥正在搓澡的手都僵硬了一下,他以为今天那穷鬼不会来了,没想到居然……居然是这个时机。

还被对方调侃的评论了一番。

该不会还是个色鬼吧?

既穷又色,果然不是只善鬼,也对,鬼怪的心理多属阴暗。

周宥若无其事,拿起浴巾盖在镜子上,然后继续洗。

范雎看不到画面,耳朵里面只剩下水声,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画面反而更加的让人局促不安。

还好周宥快速地擦干了身上的水,走进卧室,一本正经得就像刚才无事发生。

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说起今天他收获的线索。

范雎立马进入状态:“一种类似白色霜雾的针剂?”

十分出乎范雎的意料之外。

“周浩在异常时接触过这种针剂,但沈束又没有接触过。”

周宥点点头:“目前唯一符合你描述的感染源,就是这种针剂。”

“当然,仅仅是猜测,或许是我太过敏感,原本打算调查那个剥皮占尸的凶手,看他的病例中是否使用过这种名叫R源的针剂,但比想象的要困难。”

范雎也在想着,若他自己是在现代就成为了白霜感染者,那面他肯定也接触过感染源,但他也并没有使用过这种针剂。

这就奇怪了,现代的白霜感染者,他们的共通点到底是什么。

但也并非全无收获,范雎从周宥的描述中总结出一点,无论他,周浩,沈束,在被感染前都有过感冒症状,身体忽冷忽热。

而据范雎所知,这种症状正是白霜感染者的显性症状,很可能被误认为是流行感冒。

事情的进展也就到了这里,范雎想了想,道:“想要进一步确认,一,需要继续在那个凶手那寻找线索。”

“二,你找机会弄一只R源针剂给我看看。”

第一件事情比较困难,反而第二件事情十分简单。

说完,范雎说道:“给我准备的东西好了么?”

周宥目不斜视:“迟到扣除一半。”

范雎眼睁睁地看着周宥将一礼盒的腊肉拿出去了一半。。

周宥:“偷窥别人洗澡,再扣除一半。”

范雎:“……”

太他妈抠抠搜搜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周宥家里生活条件拮据得过不下去了。

最后,递到范雎手上的腊肉,硬生生的只剩下了1/4。

周宥哼着歌,愉快的睡觉。

睡觉前,用宽大的浴巾盖在了镜子上。

第二日,一大早,沈束在外面遛狗,他昨日留宿在周宥家,因为担心那凶手报复,所以暂时住了过来。

边遛狗边看消息群,这个群是他们几个最好的兄弟建立的私人群。

“宥哥好

久没来参加聚会了,也不知道在忙着干什么。”

“宥哥有其他事情也就罢了,怎么沈束那中二病也不来了,实在想不到沈束能有什么正经事,没那话痨在,还有点不习惯。”

沈束立马发了一个“忙碌”的表情进群,说得他好像整体游手好闲一样。

群里有人立即问沈束在干什么。

沈束回到:“在帮宥哥遛儿子,忙着呢。”

群里立马炸了锅。

“宥哥连儿子都有了?”

“我就知道,以宥哥那丰富的感情史,总有一天要出事。”

“本来以为那晚……那晚已经是最炸裂的了,没想到宥哥还能干出更加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沈束直接在群里发了一张遛狗的照片,加了一句:“宥哥养的狗儿子呢。”

边走边调侃,这时旁边有孕妇从沈束身边路过。

沈束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那孕妇,他刚才似乎出现了幻听,他似乎听到了那孕妇腹中婴儿的嬉笑声。

抓了抓脑袋:“奇怪。”

等沈束遛着狗回去,周宥正要出门,沈束问道:“宥哥,这是准备去哪?”

周宥:“去找李妮。”

沈束:“那两警官不是不许我们靠近李妮。”

周宥看了一眼对方:“他们能时刻守在李妮身边?”

沈束一拍大腿:“我怎么就没想到。”

等周宥和沈束出门,那只小金毛落在了周浩手上。

周浩:“?”

两人来到医院,医院门口多了一辆忙碌的消防车。

周宥和沈束询问前台,结果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李妮死了。

李妮的病房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火灾,李妮的尸体被烧得乌黑,一同死亡的还有那个病房的另外两个病友,事情就发生在几分钟前。

以李妮的经济条件,肯定是住不上单人的养护病房的,最近病患多,一个病房几个人的情况实属正常。

周宥和沈束的眼睛都不由得震了一下。

沈束惊讶地道:“该不会……”

这么巧发生了意外的火灾,还在人来人往的医院,活活将人烧死了?

病人又不是植物人,无论呼救或者打电话报火警,都有很大几率获救。

只可能是,有人故意在房间内将门锁死,弄大火势。

但人全死了,病房内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周宥:“这么蹊跷,除非李妮故意纵火,焚尸灭迹,然后……成为了另外一个谁也不知道的人。”

原本以为李妮猖狂地认为法律制裁不了她,近期不会变态的再次作案。

没想到却又连累死了两个无辜之人。

她已经肆无忌惮,比那些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更加的恣意,变态,和猖獗。

周宥和沈束的到来,引起了两位办案刑警的注意,两警官也是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原本以为李妮

仅仅是涉案嫌疑人刘俊杰的家属,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离奇的死了。

是意外巧合,还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原因,事情变得有些不解的扑朔迷离。

而周宥和沈束和李妮发生过争论,且李妮受伤时,周宥和沈束正好在场,也就是说两人身上有一定的作案动机。

两名刑警走了过来,四人面面相觑。

周宥也在打量两人,因为李妮自//焚要换一具身体隐藏,那么新的身体必须也在场。

也就是说这所医院,这个时间段,所有在医院的人都有可能成为了李妮的寄宿体,包括他们刚才询问的前台护士,包括了眼前的两位刑警。

周宥和沈束接受了询问。

沈束:“得,人没见着,变成嫌犯了。()”

“我们也就刚来。?()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指了指头顶的监控,“不信你们调监控查看。”

两刑警一笑:“我们就普通询问,不要紧张。”

“我们对两位其实有一些好奇,所以去调查了一番李妮的交友情况,李妮的工作是化妆品柜台员,平时养成了一些炫耀的爱好,有什么值得她彰显的物品或者认识的人,她几乎会在第一时间本能在她的同事面前谈论。”

“以两位的背景,李妮若是和你们有交情,不可能一字不提。”

“但意外的是,我们从李妮的朋友网中了解,她的生活中从未有你们两人的存在。”

“我很好奇,这么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为何值得你们突然去找她,为什么让你们二番二次地前来探望。”

即便周宥和沈束不是凶手,行为也太多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