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赵政这个酸葡萄(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23626 字 1个月前

酒店。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知道动物也可能被白霜感染,但自家养的宠物当面异变,这种感觉也太诡异了。

这时,沈束一拍大腿:“这……我以后怎么遛它出门?”

一想到自己牵着只长了二颗脑袋的狗子在大街上遛,虽然威风,但在威风起来前,耳边应该都是尖叫声和报警声。

那狗子或许因为才感染的原因,显得有些虚弱,可怜巴巴的,叫得像婴儿,嘴里“呜呜呜”的低鸣。

但它的危险性还不确定,白霜感染者,多狂暴凶残,特别是拥有野性的野兽,虽然这只小金毛属于被驯化后的宠物,但谁也不知道它的野性有没有被激活。

沈束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范雎嘱咐了一声小心一些,不过只要那狗一时间咬不死沈束,沈束就还能恶心的满身鲜血的活过来。

沈束伸手试图摸摸狗子的脑袋,那狗子似乎认出是经常遛他的人,脑袋一个劲在伸过来的手掌上蹭着。

沈束一喜:“它好像认得我。”

范雎也松了一口气,至少今天不用拧断二颗狗脑袋,毕竟这狗子原本看上去又温暖又乖巧,有点舍不得。

但依旧不能放松警惕。

几人决定轮流休息,剩下那个人看着这狗,也就是说几人都得在范雎房间呆着。

将其他房间的被子抱过来,打地铺也行,就是不知道这一群少爷习不习惯。

期间,周宥若无其事靠近范雎:“将分数改一个改。”

别以为他没有看到,将他的实地评调打了个0分。

实地学习都没开始呢,他就得了个大鸭蛋,要说这不是针对他,他都不信。

范雎十分认真的道:“怎么评分我自有标准。”

周宥心里哼了一声,说得好像十分有准则一样,他看着怎么都是临时决议,这准则改变得未免也太快了一些,范雎这人表面看上去时而冷淡时而热情,其实内心腹黑着呢,心眼贼多。

周宥:“以前这狗我养着的时候并不这样,就今天你抱过之后,它长出了二颗脑袋。”

范雎眼睛都眯了一下,周宥这人观察得挺仔细,这么小的差别都被对方捕捉到了。

范雎眼睛有些虚:“你可别将责任抵赖给我。”

被子一拉,躺下睡觉。

其实所有人都睡不着,沈束和肖耀正在那逗狗,一个人逗一个脑袋都还能剩下一个。

周宥横着眼和范雎哔哔。

范雎干脆将电视打开,本想着打发一点时间的,没想到电视上的新闻,让范雎的身体直接立了起来。

这是一个当地的地方电视台,正在播放着一则奇闻。

“晚间新闻,考古队自一矿洞中发现一古棺,棺中男子或有千年历史,但其肉身不腐,栩栩如生……”

“现这具奇尸已经送往本市仁爱医院,将由医疗教授们联合会诊,取其“神仙血”进行研究……”

千年古尸,岁月不腐,其血可不就是神仙血。()

不知道参加这次医疗会诊的教授们会多兴奋。

卍想看肥皂有点滑的《大秦》吗?请记住[]的域名[()]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范雎的眼睛都缩了起来,新闻上有一些画面,似乎为了证实新闻的真实性,还给了古尸一个正面的画面。

而这古尸正是周宥他们上次去矿洞拍摄到的那具,公子熊的尸体。

范雎十分确定,就是长大后的公子熊,除了那陪葬的青铜号角,也就是那只和公子熊一模一样的地母器皿“走兽”外,公子熊的眉间有一颗不起眼的黑斑,像是胎记,平时不注意的话看不清楚,而这古尸的眉间也有这么个一模一样的斑点。

周宥也是愣了一下,逗狗的沈束也惊讶道:“是他,怎么被送到医院去了!”

照片还是沈束深入矿洞亲自拍摄的,所以印象深刻。

这时范雎已经起身,穿戴好,将运动包背在身上:“我出去一趟,给狗买只婴儿车和被子,明日遮挡着一点,或许也能掩人耳目。”

然后又对肖耀道:“借你的罐子用一用。”

等范雎匆忙走后,沈束才反应过来:“这个时间去哪里买婴儿车?店铺都关门了,况且出门买东西也没必要背那么大个运动包,还带上那调皮的小干尸。”

周宥指了指电视上的新闻:“看看明天有没有什么大新闻发生就知道他去干什么去了。”

也没人跟着范雎前去,因为房间还有一只危险程度未知的狗需要照顾,谁也不敢让这狗单独呆着,因为一不留神,可能就成了凶案现场。

范雎出门后,直接叫了个出租车抵达新闻上提到的仁爱医院。

医院楼下,虽然是夜晚,看病的少了很多,但依旧灯火通明,时不时有进出的患者和医生。

现代社会,按理医学已经足够发达,但各种乱七八糟的疾病也多了很多,医院是少有的彻夜不眠之地。

疾病,痛苦,折磨,这里或许是体现人类磨难的缩影。

范雎站定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肖耀的那只罐子拿了出来。

里面的小干尸委屈巴巴的顶开罐子盖子,咿咿呀呀地叫唤着,它也是要睡觉的好不好。

叉着腰,气呼呼。

范雎正要将盖子盖上,睡吧,他自己找,反正这医院不算大。

那小干尸直接盖子顶开,然后指着医院的一个位置发出呜呜声。

这小孩调皮得很,有人找它玩,它才不肯睡。

范雎看了一眼小干尸指的地方,嘀咕了一句:“那里吗?”

然后戴上了青铜面具。

医院的大楼,一排的玻璃落地窗,楼里的病患吊点滴的吊点滴,在病床上□□的□□。

会安排住院的病人,病情都不会太轻。

值夜班的护士正在巡班。

夜间也有急救车不断驶进医院带来新的患者。

这时“砰”的一声巨响,将所有人的动作都震得停顿了下来,只见医院的玻璃窗炸裂开来。

() 一排的玻璃窗,挨着挨着炸开,就像有什么锋利之物从中间进行了切割。

然后是一些房间的门,直接弯曲地被斩断。

范雎根据大致的方位寻找,但有些房间的门是锁着的,根本没时间去挨个寻找钥匙,干脆直接削门。

速度得快,不然引来围观的人就不好了。

至于监控,倒是不用担心,电子监控拍摄不下来这些画面。

有那小干尸指路,倒也不至于漫无目的。

在一冷藏尸体的门口,范雎用锋利的翅膀“刷刷刷”地切割着门,电光火石之后,门被打开。

里面有些冷,冰冷的灯光让整个冷冻室看上去有些惨白。

屋内一明显区别与其他床位的棺材还算显眼。

范雎走了过去,这就是考古专家医疗专家一起研究,准备抽出“神仙血”的……实验品。

范雎揭开遮挡的白布,露出里面栩栩如生的尸体。

范雎站定了半响,看着一个死去的公子熊,内心有些异样的波动,毕竟公子熊在范雎的印象中还是栩栩如生的少年,充满了野性,洒脱,倔强……

而如今却是一具冰冷的一动不动的尸体,一个被称为实验品的存在。

范雎低语了一句:“死了两千年还被人挖出来取血,以你的脾气怕是要气得从棺材里面爬起来。”

以前看那些考古队将古尸翻来覆去的研究,范雎其实也没什么感觉。

但现在放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种不甘和屈辱。

两千多年前的人估计也没有想过,他们本来是葬在地底安息的,结果却被人挖出来观赏,说是更好的保存他们的遗骨,但可得到过他本人的同意?甚至通过他们的遗体赚了不少钱,更别说被当成实验品了。

范雎现在的感觉十分的微妙。

这时外面似乎有声响传来,应该是医院的保安跟着现场的破坏情况寻了过来。

范雎将公子熊的尸体扶起,随手将陪葬的青铜号角也拿在了手上。

等有人进来的时候,一队人只感觉一条黑影从他们眼中闯过,然后再无声无息。

警车,消防,记者,医院一片大乱。

一会儿后,范雎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给周宥打电话。

周宥到的时候,沈束和肖耀也没睡着,抱着狗子一起下来。

就看到范雎站在学校的大巴车旁。

范雎面无表情:“去问司机师傅要一下钥匙,我有点东西需要装车上。”

周宥问了一句:“什么东西需要大半夜的弄车上?”

范雎向车后面指了指。

周宥二人走过去看了一眼,就不说话了。

大半夜……藏尸啊。

咕噜,喉咙都忍不住滑动了起来。

沈束:“这可不是门内世界,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刺激了一点。”

如果将门内世界看作虚拟的游戏,可以为所欲为

,虽然在门内世界受伤和死亡在现实世界也会体现在身体上,但和现实世界还是不一样。

他们这样藏一具尸体在车上,怎么感觉都好诡异。

他们生活的可是一个法制社会。

范雎继续道:“尸体不会腐坏,所以不会有异味,但不能见光,一但见光会引起小面积降雨,凡沾染这些雨水者会快速的老化苍老,就像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很快就会经历人的一生,并死去。()”

这些结论,都是范雎从赵国挖掘出来的周幽王的迎亲队身上得出来的。

公子熊的尸体不腐不坏,那些迎亲队伍的尸体同样不腐不败,应该和赵王偃拼尽全力正在研究的地母长生术有关。

至于为何地母长生术会使用到了公子熊身上,就不得而知了。

几人:“……?()『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周宥去借的钥匙,沈束和肖耀去其他酒店高价买了一个闲置的冰柜,范雎守尸。

尸体不会腐烂且无异味,所以冰柜有无冰都不重要。

等将公子熊的尸体装进冰柜,抬进大巴的后备箱,勉强装了进去,还好这车设计得就有帮旅客放置行李的功能,相对较大,不然这么一冰柜还真放不进去。

范雎说道:“先委屈一下,等我有机会给你换一个大房间。”

其他几人脸都黑了,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他们以后得和这具尸体同进同出,关键是车上除了他们还有其他人,光是那司机说不定他闲得无事就会打开后备箱看看,一看到他的车里多了一具尸体,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这一路上,需要经过一些检查口,路上还有可能遇到查车的交警。

光是想一想,心都扑通扑通的跳不停。

等范雎他们弄完这些,天差不多都亮了。

几个人一夜未睡,有些无精打采,直接在车上补瞌睡。

范雎给几个学生打了电话,让他们吃了早饭就上车。

几个学生看到车上无精打采的人,有些惊讶,马栋梁:“你们昨晚上作贼去了?”

沈束都不想回答,比作贼可刺激多了,要是你们知道车上有一具尸体,估计不知道会被刺激成什么样。

这时,周宥推着个婴儿车上车,婴儿车里面二只金毛用被子盖着,似乎也有些无精打采,正呼呼地睡着大觉。

那个女学生苏雨有些惊讶:“我记得你带的不是一只狗吗?怎么变成了二只?”

正伸手进罩在婴儿车上的纱罩里准确摸摸狗子,直接被周宥伸手拦下了:“有蚊虫。”

目不斜视地推着狗向后排走去。

苏雨:“?”

狗子多乖,人怎么这么没礼貌。

沈束又叹息了一声,差点忘记了还有这刺激在。

怎么感觉他们这队伍,怎么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存在,对了,还有肖耀那只经常跑出来的小干尸,那小干尸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他大早上的还看到那小干尸在几个人脚边遛弯,关键是看到

() 什么都好奇,非得去凑热闹,殊不知它才是最让人好奇那个。()

范雎清点了人数,就等司机师傅来开车出发了。

√本作者肥皂有点滑提醒您最全的《大秦》尽在[],域名[()]√『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

这时肖耀拿着手机,播放着一则新闻给几人看。

是一则本地新闻,新闻上播放的是本市仁爱医院的一场莫名其妙的混乱。

现场一片狼藉,跟科幻片现场一样。

马栋梁:“昨晚上地震了,还是雷雨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周宥几人眼睛时不时瞟一眼已经找了个好位置休息的范雎,要说和范雎无关,他们是一点不信。

范雎也颇为感兴趣,接过肖耀的手机看了起来。

“本市仁爱医院发生一起不明原因的诡异事件,夜晚12时许,医院4楼的玻璃窗全部炸裂,一部分房间的门因不可抗力扭曲,所幸并未发生人员伤亡……”

“仁爱医院丢失一具实验用古尸,该古尸极具研究价值,下面是相关专家的回复。”

画面转到一白大褂医生:“对于盗尸者,我们医疗学者和考古界的学者进行强烈谴责,这种卑劣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各医疗机构相互竞争共同发展的原则。”

“我们这个时代医学发展已经陷入了瓶颈,但各种各样的疾病还没找到根治的办法,无数人还在受病痛和疾病的折磨,而R源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新的希望,让我们有望在我们这一代创造医学奇迹。”

“这一具古尸经考古专家鉴定拥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经历这么长久的时间还没有腐败,极可能和它常年侵泡在R源的源体中有关。”

“我们若能研究出尸体千年不腐的秘密,对我们医学界的发展将起到划时代的突破作用,或许有一天我们不再受疾病身体损伤等折磨,癌症也将永远离我们人类而去,R源将带给我们一个没有病痛的完美世界。”

“然而,某些自私的医疗机构,却使用非法的暴力的手段强行占有,阻碍我们研究的进程……”

范雎从这些发言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各医学机构对R源的研究已经到了十分激烈的程度,甚至不惜发动争抢,不然这医学博士不会如此断定,古尸是被其他医学机构偷走的。

疯狂得几乎开始试探法律的底线。

从侧面也说明,他们发现了R源的一些不可思议的性质,所以才会如此拼尽全力地去研究R源。

范雎又看了看评论,都是一些觉得不可思议和玩梗的人。

“和谐社会,不偷金银,只偷尸体。”

“这些医疗机构研究得都魔怔了吧,再研究下去,他们估计都说R源能让人长生了,现在走到哪都是R源相关产品的广告。”

“这玩意感觉一下就铺天盖地的冒出来了,跟全能的神仙药一样。”

“说不得真有机构在研究人类长生的秘密了,我们有前科啊,历朝历代哪个没有研究过。”

“要是真能让一个活人的身体千年不腐,肉身不坏,说不定这人真能长生一样。”

“某些人的D

() NA肯定要动了,要是我手握权力或者财富,成为那拥有1%财富的人,我也不想死。”

“最近不是有很多新的医疗机构成立了么?到处高薪挖医学专家,背后的资金是谁的,这谁知道,我都准备让我儿子学医,怎么看都有前途。”

这时司机师傅刚好上车,询问了一声人齐了没有,然后出发。

范雎将手机还给肖耀,心里想着事情,人类研究R源是好是坏,是否能结束人类长久以来面临的病痛和疾病,甚至改变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范雎不知道,但他能看清楚的一点是,被青铜盒子里面的门拉进去的白霜感染者,越来越多了。

范雎想着,或许他在青铜盒子那个镜子里面听到的“灾难将临”说的就是白霜感染者吧,而门的世界负责清除这些白霜感染者,不然……

这么多的白霜感染者存活在现实中,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混乱。

范雎看着车窗外,波澜不惊的世界,至少因为门世界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并没有经历大的混乱。

普通人甘于平凡的生活,这或许也是一种幸福,至于那些超凡者,渴望非凡的命运者,先渡过每一次门世界的召唤再说吧,不然性命都没有了,何来超凡。

沈束也在看着窗外碌碌无为的人群,他有时候心态非常的奇怪,就像在看……一群凡人。

生命层次的进化,若是整个集体都发生着同样的变化或许还没什么,但若只是其中一部分人呢?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灾难,所以才有了门世界的洗礼,将这群可能自命不凡之人压进泥里,在生命面前,他们甚至活得不如普通人长久,将那些生出来的傲慢,倨傲和自大全部像垃圾一样碾//压成卑微。

路上,车里比较安静,因为范雎他们要补瞌睡,其他几个同学也不敢太大声。

周宥本是有事问范雎,坐到了范雎身边,结果范雎睡得太死,身体都倾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