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让我们迈进新时代(2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482 字 2个月前

那时,范雎应该将两小孩养得特别好了,说不定都是模样俊俏的少年了,若再见到他们的父母,不知道会是何种场面。

像这种无奈的离别,范雎还是期盼他们能再相见的,毕竟并非什么卖儿卖女或者遗弃。

范雎想了想:“今天给你们弄大餐,接风洗尘。”

两小孩立马精神了起来,一路上吃得太差了,都面黄肌瘦了,加上范雎弄的饭菜他们太久没吃到,早就想了。

范雎给他们打开手机放动画片,今天就让他们看过够,以前每天都限制了他们看一集。

范雎出门买菜的时候,四个小孩正看得十分专注,笑声就像有感染力一样,还有那个成蟜,偷偷地使劲地往三小孩中间挤,一会儿看看动画片,一会儿看看身边的三小孩,乐呵得不得了。

市集离范雎他们这不算太远但也不太近。

采购了一番,等回来的时候,弄了好几个菜,一个西湖醋鱼,一个麻婆豆腐,一个宫保鸡丁,一个糖醋排骨,一个红烧肉,一个飞龙汤。

不用担心浪费,那妖魔能一碗一口直接倒嘴巴里面。

十分丰盛。

四个小孩吃得脑袋都埋碗里面去了。

就是成蟜因为贪玩,晚上回去晚了,又被韩夫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半夜又钻狗洞跑去赵政那述苦,也不知道等他长大一点,那狗洞钻不过去了怎么办。

接下来的数日,因为褚太平和晋澜的到来,范雎这里倒是热闹极了,范雎想着也正好打理一下院子。

秋千和跷跷板肯定是要安装起来,然后盆栽和地栽都需要一些,以前的盆栽其实都是范雎在周宥那随手拿的,因为在异国他乡也没有好好打整。

范雎以前就特别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带大院子的独门独院,当然那就太奢侈且遥不可及了,没想到现在倒是实现了。

所以范雎让周宥帮了点小忙,购买了一片……桂花林,其实也就十几棵带花蕾的桂花树,人高左右。

这种带花蕾的,需要当天挖出来且不能破坏树的根须当天栽种才行,不然花蕾没盛开就会掉落。

花了几天时间将十几棵桂花树移栽到了院子中,也亏得这院足够大。

一片桂花林就这么出现了。

当然,等范雎询问周宥价格的时候,脸都黑了,加上以前代购的那些,他发现他已经举债了,周宥买东西他是完全不看价格的啊,范雎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以前让周宥买个小白菜都非得是空运过来的。

完了完了,回到现代得喝西北风,他也就一时疏忽,忘记给周宥说,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的消费水平是什么标准了,

路边的超市小白菜也是可以吃的。

几个小孩欣喜地在桂花林里面,小鼻头凑近花朵闻花香。

“比我们以前那些盆栽还大,花儿还多。”

“好香,也太好闻了。”

“我去抽点板凳,我们在这下象棋。”

这才是生活。

若是生活能这般悠闲自在下去,自然也是好的。

但有时候,会有极多的意外。

第一,范雎举债开始了,不算不知道,一算才清楚,用周宥的标准购买,连材米油盐都如此昂贵,范雎以前还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小存款来着,结果呢,结果呢,饭钱都不够,这是他未预料到的。

现实好残酷,在春秋战国玩得开始顺风顺水,都快忘记他在现代还是个灵活就业者。

第二,范雎有让沈束和肖耀两高中生有空的时候帮他照顾一下摆放在他家里的公子熊和公子丹的尸体,但最近除了点问题,出现了几次孕妇试图潜入范雎无人的房间偷东西。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

或许那些孕妇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房间偷什么,但范雎隐约觉得,应该和公子熊和公子丹的尸体有关。

第三,现代的情况开始出现很微妙的变化,在网上搜索的话,能很容易搜到一种名叫“门”的游戏,讨论的人甚至组成了自己的论坛。

但奇怪的是看不懂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个“门”的游戏在哪里下载,入口在哪里,只是听说特别的刺激,且玩游戏能玩死人,目前也就是网络在发酵,真相如何也没人说得清楚。

而看得懂的人渐渐形成了一个暗地里的网络,互相交织在一起,互相接触,形成了他们自己的社区,社区中开始对门深入研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论。

也出现了一起过门,帮忙带过门等混乱的链条。

也不知道最后会走向何方。

第四,在现代,遇到白霜感染者的概率越来越高了,也就是说白霜的感染范围在扩大,卷席全球。

只不过,在普通人眼中的现象是,意外死亡死得奇特蹊跷的人多了,有时候莫名其妙的自然灾难也发生得频繁了些,世界好像还是那个世界,但似乎又有了什么不同。

第五,应该算是范雎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公子异居然也开始卖黄豆油和酱油了。

真当所有人都说黄豆油和酱油是他的产业,他还真当成他的了,关键是他也不解释,范雎先前打出来的那些名声那些顾客,直接以为两家是一样的,范雎这产量有限且位置偏僻,不少人都跑去公子异那里去了。

黄豆油的工艺并不复杂,重要的是炒豆和细心研磨,不要为求量而放低质量要求,这样磨出来的黄豆油才黄橙橙的,又清亮又好看。

而公子异那些,油的杂质很多,有些还带了焦糊味,一看就是为了量产而没有严格把关。

酱油的工艺就更复杂了,范雎是用了一些食物添加剂才缩短了发酵的时间,公子异依葫芦画瓢弄出来的,简直不敢恭维。

公子异的大面积售卖,范雎也明白其中关键,公子异背后有一个秦国第一大商人吕不韦。

范雎这点小本生意,税却是公子异缴的,公子异何许看不懂这多赚钱,但他后面的人肯定看得懂。

质量没有范雎的好,但卖得比范雎便宜且生产量大,也是一个门路。

范雎嘴角上扬,占便宜都占他身上来了?

继续扩大生产吧,有你们好受的。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咸阳的黄豆价格变高了好多。

黄豆本就不是主要耕种的品种,现在被大面积收购,自然涨价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