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让我们迈进新时代(1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482 字 1个月前

第二日,范雎正在听赵政讲昨天晚上成蟜的遭遇。

成蟜站在一旁:“掉地上怎么了?我还不是捡起来吃掉了。”

哼。

然后默默地坐到了凳子上,因为范雎的早饭小馄饨煮好了,煮了好大一锅,为什么?因为那只妖魔现在都知道催促范雎弄饭了,以前是随便随时投喂一点就行,现在时间一到,必然第一时间催促范雎。

范雎稍微慢了点,就得被含在嘴里甩来甩去。

也亏得这妖魔大半时间都在沉睡,不然范雎觉得也得是个事儿精。

睡觉好啊,这妖魔一睡着,范雎就将藏起来的放大镜拿出来,新的物种,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不能放过,可惜自己不是生物方面的专家,不然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来。

最近范雎就在研究这地母生物是如何繁殖的,按照地母石板上的描述,似乎他们是永恒不死的,遵循着不死定律,也就是说他们并不会生育后代也没有情欲?

范雎先是给妖魔盛了一大盆,然后才是赵政和成蟜。

赵政看着那妖魔吃东西的速度,都忍不住在心里道,以前觉得公子熊吃得多,那真是冤枉公子熊了。

要是在赵国邯郸,他和仙人恐怕都养不起这妖魔,太能吃了。

成蟜也用勺子将馄饨勺起来往嘴巴送,好吃得怎么都停不下来,还有那汤底,一勺子能勺十来只小白虾,汤的味道又新鲜又好喝。

今日的任务依旧很悠闲,早上出门去街上的家庭作坊检查一下卫生情况,现在赵政和成蟜都快被范雎训练出来了,两小孩都能按照范雎的要求一项一项地进行检查。

家庭作坊的卫生问题,的确是最难把控的。

然后就是卖黄豆油和酱油了,最近完全不愁卖,供不应求,都是预约好的,上门来取,光是预约的都能排到下个月去了。

生产量严重不足,市场需求太大了,没办法范雎的黄豆油和酱油又好又便宜,名声稍微起来一点,就能势头凶猛地占据市场,特别是在大部分人都必须节约过日子的时代,况且这里是咸阳,本就是人口聚集之地。

即便是口口相传的名声,连秦国殿堂之上的大臣都有所耳闻了。

所以在这个时代做生意,只要货品好,再有个能保证自己安全的身份就可以了。

范雎正准备带着赵政出门,后面的小尾巴成蟜肯定也是要跟着的。

这时有人突然上门,说实话范雎都愣住了,因为来人风尘仆仆,看上像是忙碌的商人,最重要的是这人身边带着两小孩,褚太平和晋澜。

范雎一愣之后,将人迎了进来,一问大概就知道了原因。

褚太平和晋澜都是白色感染者,因为治疗冷漠症才到了范雎那里,结果范雎他们一走,这两小孩的白色感染症又开始露头了,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极可能会失控。

白色感染者死得特别快,这可不是谣言而是残酷的现实,不然各国那么多白色感染者,早就乱了

套了。

褚夫人和晋夫人两人实在没办法,最终不得不找了关系花了些钱,含着泪让一个较为靠谱的商队将两小孩带来了秦国寻找范雎。

那商人对范雎说道:“两位夫人说,以后就让这两孩子跟着先生,随便做点什么都可以,只要……只要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就行,别无所求。”

范雎:“……”

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生死面前,两位夫人最终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哪怕今生和她们的孩子再无相见之日,只要能保住她们孩子的性命,便愿意忍受这份母子隔离的痛苦,且赵王室如此追杀范雎,两位夫人却私下将孩子托付给范雎,若是被人知道了,她们恐怕必受牵连,这里面的风险想必她们也是定然十分清楚的。

旁边,褚太平和晋澜正在数落赵政:“你走的时候居然都不和我们告别!”

赵政先是脸上一喜,这两小显眼包怎么来了?赵国邯郸离秦国咸阳可不是短距离,路上餐风露宿的可不好走,老辛苦了,能让人整整瘦一圈。

然后小脖子一缩:“我那是……那是事态紧急没来得急。”

哎呀,为什么他有一种特别心虚的感觉?当时是走得急啊,连夜就走了,哪有时间告别,他还想将家里的盆栽和秋千送给褚太平二人,都没时间交代。

旁边的成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两人:“你们谁啊?”

褚太平和晋澜两人小身板一挺:“仙人座下小仙童。”

成蟜:“!!”

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又……又两小仙童,他也想当小仙童,默默地脚步往三人中间挤。

范雎那里,感谢了一番将人送来的商人,然后正看到褚太平和晋澜正在院子里面玩:“怎么都没有看到秋千和跷跷板?”

“盆栽也没有。”

赵政:“我们忙着赚钱呢,还没来得及弄。”

在赵政眼中,赚钱是最重要的,花花草草和娱乐是其次,但在褚太平和晋澜心中,这些比钱重要。

范雎看着两小孩,也是一笑,他也没有想到,再见面会来得如此快。

人生的境遇本就谁也猜测不到。

连赵政自己恐怕都不知道,看上去都开心了很多。

范雎上前,两小孩乖巧的行礼,范雎直接从兜里掏出糖果往两小孩手里塞,然后问道:“路上累不累。”

“有没有受风寒。”

两小孩一边吃着糖果,一边回答着。

辛苦肯定是辛苦的,本是养在府邸的功勋子弟,突然这么长途跋涉,定然不适应。

但这两小孩都算懂事,也知道他们父母为什么送他们来秦国咸阳的原因。

“就是路上特别想我娘。”两人答道。

这回答倒是让赵政和成蟜有些不理解,他们不明白有什么好想娘的,赵政根本都快忘记了他娘的存在,赵姬每天都在公子异和韩姬身边转悠,他就在府邸住,也没见过几次,而成蟜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见

到他娘就想躲,没办法他偷偷找赵政玩,被他娘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阵责备。

范雎心中感叹,短时间很难见到褚太平和晋澜的父母,若时机不到而从秦国让这孩子回去相见,反而会害了褚夫人和晋夫人,但应该也不是今生难见。

等以后去邯郸如同去自家城池的时候,就方便多了。